關於本報

聖靈的見證
報主:田珍寶
創刊日期:2004-02-12
發報頻率:每日出刊
訂閱人數:804
官網:
https://www.facejesus.org/

近期電子報


訂閱便利貼


將貼紙語法置入您的網站或部落格當中, 訪客可以輸入mail取得認證信,並按下確認連結後, 快速訂閱您的報紙。
預覽圖
訂閱聖靈的見證報
聖靈的見證
-----------------------------------------------------------------------------------------------------
Plurk FaceBook Twitter 收進你的MyShare個人書籤 MyShare
  顯示內嵌語法

聖靈的見證
發報時間: 2021-04-17 16:00:00 / 報主:田珍寶
[公益聯播]支持目睹家庭暴力兒童的心靈重建工作
本期目錄
祂也真的太愛我們家100~11
祂也真的太愛我們家100~11

祂也真的太愛我們家100~11

/田吉雅雲

   這是一篇真實的見證,請您一起分享。

   被百步蛇咬傷,蒙神存留性命

   利路亞!奉主耶穌基督的聖名。我所要見證的是「被百步蛇咬傷,蒙神存留性命」。一九七二年七月七日,國小學童都已放暑假,我要去撿木柴;鄉下生活極不便,沒有瓦斯可供需用,此亦因交通不便,無運輸工具之故。凡是煮開水、煮飯等最主要的民生問題,皆非靠木材生火才行。下午二時許,我告訴孩子,我要去撿取木柴,四個孩童搶著要跟去。長子是田輝煌傳道,當時他十一歲,名字是「參孫」,乃我們未信真耶穌教會時由其他教會的牧師所取的,信主後於國中一年級時更改名字為「輝煌」;次子桂銘九歲;長女惠美六歲,次女珍寶四歲;我且懷七個月的身孕。我跟孩子們說不能都跟我去,因為小妹還小,她無法行走陡峭的山路,極不方便,所以,只能兩位小孩可以同行,另一位必須在家照顧小妹。我即帶著輝煌和惠美去。出發前,我們一起跪在神面前禱告;經過部落,然後走大馬路,往羅娜村的路途中,經「希希拉烏」(原住民語言所稱之一地名,譯音)往岥陡山壁走下去。就快到目的地,溪底十分陡峭,兩個孩子邊跑邊唱歌,很快即跑得很遠。不一會兒,大兒子回頭跑過來問我:「媽媽!滿山的樹上結出果實累累的百香果,有的掉落地上,我們可以撿來吃嗎?」我說:「可以,因為這些不是人種的,是自然生長,滿山都有。」他即大聲喊著:「大妹!可以!我們可以吃!」他又放聲高歌,高興地撿取果子。一邊撿,怎麼突然間歌聲停了。在那一剎那,我以為他正在吃百香果,所以停止唱歌。可是他突然尖叫說:「媽!!我被蛇咬了!」我不相信蛇怎麼會咬他呢?因為蛇看到人也會嚇跑!除非我們觸碰到蛇,蛇就會攻擊我們。他就開始哭了!我立刻走到他面前說:「這不是蛇咬的,一定是蟲;你誤以為是蛇。」可是他給我看傷口,在右手小指上頭,真的有牙痕;正在流血。才須臾時間,一下子他的手腫起來。意識告訴我--沒有錯!這個就是蛇咬的。我嚇得自己都不知道要怎麼辦?!可是我振作起來問他:「你怎麼那麼不小心?!你怎麼不看清楚?!」他說:「有一片茅草垂下去,我正在採百香果時,蛇從百香果下面突然咬到我的小指頭,結果我一看拿在手中的百香果,蛇也正在吃百香果,仍留著牠吃的小洞口。蛇嚇到了!牠一下子閃過去時,我就看到牠的尾巴,所以我認定那是蛇。」

   全身癱軟,無法行走

   我扶他到小路上時,我即安慰他:「不要怕!不要難過!我們信的神是真神。聖經上馬可福音第十六章第十六節上記載:『信祂的必有神蹟奇事隨著他們。就算是病人,病會好;喝錯了毒物,也不會受毒害;被蛇咬,也不會受傷害。所以你不用怕!你不會有事的。』」而後我們準備再爬山、折回時,我發現他已經全身都軟起來,不能走路。我要蹲下來背他,但是我背不動;因為他從小就已經長得壯壯的,我背不上來。我又不能勉強背他,因為我懷著身孕。所以我即跟他說:「那就這樣好了!我們停下來,再禱告。」禱告完,我說:「可以走嗎?」走幾步,又不行。他一直哀求我:「給我躺著睡,好不好?我真想睡!」我摸了他的脈搏,頻率不整、非常差且無力。我說:「沒有關係!你走不動的時候,我們停下來禱告。」本來走不到三十分鐘的路程,已經走了兩個多小時卻還沒走到村莊。我一直用神的話來激勵他,我說:「你一定要勇敢地走回去。」

   火燒手逼蛇毒無效,惟主是靠

   就這樣經過衛生室,剛好有人在衛生室,門是大開的。我就告訴孩子說,我們去問醫生有無蛇的血清。結果跟醫生說時,醫生嚇了一跳!驚呼:「怎麼這樣子!被蛇咬呢!?我們這裡設備不好,沒有冰箱,沒有血清可以存放。那我打電話到信義鄉衛生所詢問有沒有血清。」衛生所人員回覆,其也無冰箱,沒有血清。衛生所醫護人員打電話到南投縣衛生局時,那兒有,但是已快到下班時間,而我們山上最後一班公車已下山,我們實在是沒辦法出去就醫。又翌日是星期六,那怎麼辦呢?而與衛生室主任聯繫,他叫我不要離開衛生室,他馬上就回來,還有最後一班車將上山,在山裡過夜。那位主任是我們本村的醫師,他說他有辦法。我們就在衛生室等他來。他一來時,就一邊問一邊手從口袋裡掏出一張說明書。原來他看說明書上寫著如果被蛇咬,可以用火燒蛇毒。可是那時輝煌被蛇咬已過了三個鐘頭,手已經腫得很大,連脖子都腫起來了;他還拿著火柴點燃油燈,將火燙燒著刀片,以刀片在有牙痕的傷口上一直挖,也抓起小兒的手拉近熱火之上,讓火不停地燒著他的手,目的為將蛇毒燙死。可是小兒力量大,我一人無法抓住他,幾個人合力才能將因極度的痛楚而掙紮的他穩住接受醫生的治療。醫生表示救命要緊,不要顧慮他被火燒的痛苦。我的孩子說:「媽媽!我不要被燒了!很痛呢!很痛哪!燒得手痛死了!不要燒了!!不要燒了!!」我不住地喊著哈利路亞!哈利路亞!突然間心裡想到現在已來不及了,蛇毒已經蔓延到上身,脖子都腫起來了,現在燒已來不及了;可能是剛被蛇咬、毒還未散發時有效,現在毒已經蔓延到全身了,用火燒有什麼用?!醫生還不罷休呢!我表示謝意說:「謝謝您!夠了!夠了!孩子已經痛到這樣!夠了!夠了!放他啦!我們要回家。」醫生說:「妳回家有辦法嗎?」我說:「有!我要靠禱告來交託給神。」好幾個抓小兒的年輕人即冷笑著看我,質疑著禱告怎麼會好?!後來我還是扶著他慢慢地走回去。

   哥哥!你不能死!

   已近天黑;到了家,看到桂銘和珍寶相擁而哭;他們見到我,立刻迎過來。我問:「你們為什麼哭?」次兒說:「別人告訴我們,哥哥被蛇咬了!會死啦!」我說:「不要哭!哥哥有回來;他不會死。」輝煌和惠美進客廳後,四個孩子抱在一起、哭了!三個孩子一直說:「哥哥!你不能死!你不能死!我們不能沒有哥哥!」輝煌說:「我也不想死,我不能失去你們!」我看到他們,我心裡很感動。我就跟他們說:「要哭麼!要在禱告裡哭!不要隨便流眼淚。聖經裡面,神說:『你們流淚的禱告,我不輕看。』我們就哭在禱告裡吧!求神可憐我們!」我們正在禱告時,鄰居信徒們就進屋裡,幫我們代禱。而後教會負責人也來表示今晚即在此做家庭聚會。我心裡就感到溫暖一點;還有這些信徒同情我們。

   耆老徹夜說故事

   很快地許多信徒皆來,尤其當中年紀最長的七十、八十幾歲的老阿公們都來,身體不健康的阿公、阿媽都來。原來他們說,從古時至今,凡是小孩被蛇咬的,無一人存活。他們很同情、可憐輝煌那麼小即被蛇咬;他們就是針對孩子來的。晚上我們聚會禱告,輝煌說要睡覺。年輕的弟兄姊妹不懂而體貼地對他說:「你去休息好了,你很累!」可是老阿公、阿媽們說:「不可以睡!不可以睡!你要振作起來!你一閉上眼睛,就不會醒來了!」而後老人家輪流講故事給輝煌聽;一整晚,說了很多古時代的故事給他聽,為的是不要讓他睡。

   手臂腫痛,忍耐赴醫

   黎明前四點鐘,有些弟兄說:「我們一起禱告後、回家。」禱告完,我父親說:「妳準備怎麼處理這孩子?」我說我很想帶他到台中醫院就醫;因為昨日衛生所來電告知台中省立醫院有各種蛇類的血清,要就醫則須逕赴台中。想去那兒,但不知我能否去。我的父親說:「妳一個人帶小孩,可以嗎?其他孩子留在這裡,我們會照顧;但是你這孩子,妳怎麼照顧?如果在路上發生意外、一下子暴死,妳怎麼處理?我去叫妳的哥哥陪妳去。」那時我的哥哥還沒有當傳道,他是望美教會負責人吉明春。我回答父親,他正準備稻苗插秧的事情,很忙碌,恐怕不能陪我去。父親說:「今天是安息日,還有什麼忙不忙的事!好啦!我去叫他,無論如何一定要陪妳去。」幾分鐘後,家兄來了。即準備於清晨五時許步行至信義車站,方能趕上六點多的早班車。當我要更換輝煌的衣服時,才知他的手臂異常腫脹,無法脫下衣服。只好以剪刀剪破衣袖,始能換上寬鬆的衣服。他的手臂腫得非常大,先前被火烤之處已不停流出汁液。孩子說很痛!很痛!我說:「你要忍耐!你說很痛,我心裡多痛苦!我們現在就要到醫院去。」七點多抵達水里車站,剛好台汽客運往台中之公車已發動,家兄跑過去攔車,我和孩子隨後到。他敲車門,車掌小姐將門打開。我們即上車;我滿腦子都在想這孩子快要死了,我怎麼辦?怎麼辦?我連買車票的事都忘了。她向我伸手要車票,我卻跟她說:「妳看!這孩子的手昨天被毒蛇咬,現在腫得那麼大!好厲害!」小姐一聽到是毒蛇咬傷而嚇了一跳,她即收手,把她的座位讓給小孩坐;因為人多,車上已無空座位。她也沒有再向我要車票。

   病情危急,各醫院拒收

   到了台中,已九點多;我們搭乘計程車直接到省立醫院,院長和眾醫師看了小孩的病情,都搖頭並言無藥可治。醫師說:「我坦白告訴妳,凡從創立本院開始至今,小孩子被蛇咬的,無一人活著從醫院走出去。所以趁著他能走路,趕快回去家裡,比較好。小孩子心臟小,毒到心臟裡,小孩隨時即會心臟麻痺而死。」然後我們又到其他醫院、診所,其規模比省立醫院小,更不會接受我們就醫,反而告訴我們到省立醫院就醫,他們無法診治。可是我們是從省立醫院而來,醫院不要我們,我們又能怎麼辦?!我的心很難過,不知該怎麼辦?我就邊喊:「哈利路亞!主啊!可憐我吧!」心裡面旋即受感動說:「今天是安息日,你們只管到教會去聚會,孩子的事情聚會後再說。」我們即坐計程車到台灣總會(台中教會)聚會。抵達時崇拜聚會即將開始,我們即參加禮拜。十一點多聚會完,有弟兄問家兄從何處來?他即告知我們的來意,對方嚇到了!驚呼怎麼會這樣子?!趕快領我們走到郭頂順長老那兒。郭長老問:「你們什麼時候到這裡的?」「聚會前到」。「怎麼不早說呢?!這人命關天,應該要趕快就醫!現在趕快!我們到省立醫院去!台中只有省立醫院比較大,設備較好。」我說:「我們剛剛從那兒來,『她』不要我們。」郭長老說:「好!我帶妳去;沒有問題!」我們一到醫院,他跟醫生講,醫生搖頭拒絕。他再直接跟院長說,院長即對我說:「剛才我跟妳講這個沒有辦法,妳為什麼還要來!?」郭長老說:「不要這樣子,她很可憐!她的先生是我們的傳道,現在正好派到台東縣池上教會駐牧。行行好吧!無論如何一定要把他收下來!」院長就通知所有的醫生集合開會,他們都非常反對而言:「這孩子留下來沒有用,隨時就死了!」無人贊成。院長說:「沒有用的啦!聽診小孩的心臟時,已知毒性已達心臟,他隨時都會死。」我哭了!郭長老一直拜託院長:「拜託啦!就看在我的面子!」許東霖長老(當時為傳道)也跟著來。院長說:「好吧!可是我把話先說在前,我把妳的孩子留下來,是看在紅十字會會長(指郭長老)的面子上,還不到兩天就會死翹翹喔!」院長伸出二根手指頭肯定地說。他講「死翹翹」,我的心立即痛得沒辦法忍受,我哭得很大聲!放聲地哭出來啦!我心裡想:「我已經在醫院裡了,還是沒有辦法!我怎麼辦?!我就失去孩子啦!」

   時刻為孩子禱告

   打完了,輝煌立刻坐起來,對我說:「媽媽!!妳不要哭!我信耶穌!!我不會死在這裡!我會平安回家。不要難過!主耶穌會救我!」那時郭長老也嚇了一跳!他即拍我的肩膀說:「傳道娘!傳道娘!不要哭!妳看妳的孩子很有信心!我們要相信就憑著他的信心,他一定會被主耶穌救好的!」就這樣郭長老替我辦妥住院手續,送我們到病房住院。下午他聚會完後,帶著溫水瓶、洗臉盆、吃的、用的東西來給我們,如同照顧他的家人般幫助我們。主治醫師和護士們常常來看輝煌是否已經死了。因為醫師說不要兩天就死了。我也很怕這兩天恐怕他熬不過。我一直在他的旁邊禱告;因有別的病人在旁,我沒有辦法用靈言禱告,但我找機會,到浴室以靈言禱告。要休息時在他的病床旁握著他的手,留意其脈搏是否仍會跳動;我幾乎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為他禱告。我已經忘了我自己;可以不要喝、不要吃東西,我都在為他禱告。

   神在異夢中顯現

   在浴室禱告時,我向神說:「即使我的孩子是短命的人;可能這就是他的時候了!因為都有命定。但是祢是神啊!我們的生命操之在祢的手中,祢讓我們活很久,我們可以活很久。求祢不要聽院長的話而設定在兩天以內;祢可以把這事實改變!」我這樣祈求神。而後我回到孩子的身旁,握著他的脈搏睡著了。我夢見有一位穿白衣的老人,祂問:「妳為什麼那麼憂愁呢?」我說因為這孩子被蛇咬,身上有毒,即將死亡;當然我會憂愁。祂說:「妳相信有耶穌嗎?」我馬上回答:「我相信!因為我信的神是耶穌!」祂即說:「那就好了!他這樣(祂伸出兩根手指頭)就會好了!」我夢醒後思考著,為什麼神的意思也是兩天呢?難道院長說的對嗎?後來我又再禱告,懇求神:「求祢不要設定兩天,要改變過來!祢讓我們活很久,我們可以活很久。祢不要這樣子對我;我的先生作祢的僕人(田水木傳道),我不配求,但是我沒有別的人可以求救啊!沒有人可以幫助我啊!先生不在,祢應該做我家裡的丈夫、作我家裡的爸爸來照顧孩子啊!不然我們如孤兒寡婦,都沒有人可以幫助我們。」

   蒙神保佑,存留性命

   我心裡已認定輝煌只能存活兩天,但兩天已過卻沒事;未死但毒藥仍在體內。我想是否兩個星期即會死?一天天傷口愈惡化,而他無法說出被何種蛇所咬,醫生即猜想是眼鏡蛇、龜殼花、雨傘節、青竹絲等四種毒蛇所咬,故已施打上述四種台灣最毒的蛇類之血清,每天都打針。但醫師最後懷疑可能不是這些毒蛇所咬,不然怎麼仍未消毒、消腫呢?第五天時醫生一大早走到病房孩子面前,對他說:「你真是命大啊!」我嚇了一跳!人都要死了,還什麼命大?他攤開報紙指著新聞說:「你看報紙上記載在花蓮縣卓溪鄉有兩個兄弟,因放暑假,父母親到林班工作賺錢,而隨著父母前往。有一晚,兩個兄弟睡在一塊兒,被雨傘節咬傷。人們立即覺察此事而合力將毒蛇打死,故知是雨傘節。眾人砍木材作成簡易擔架,旋即載送孩子們下山往醫院直奔。在赴醫途中,事發不到三小時即死亡。而且他們的年齡是十二、十三歲,還比你大呢!你看!你被咬到今天,已經幾天了都還沒有死?!你真的命大啊!」我聽了,真感謝神!雖然小孩的住院卡片一直都是粉紅色的,表示病人隨時會死。但聽聞醫生如此說,心裡還是感到安慰;感謝神!雖然是危險,但人還活著;別人被蛇咬三個小時即死亡,輝煌還活了一百多個鐘頭。到第六天、第七天,輝煌的小指頭的肉都沒有了,只剩下三節骨頭;肉因潰爛而漸漸消失,其他的手指也早已失去知覺,無法動彈。傷口愈腫痛腐敗、流出膿液,皮鼻呈黑色;醫師捏他的手指時,他並無知覺,惟感到其內疼痛非常。醫師言其肉已敗壞、潰爛已無法可治;腐肉已蔓延到整隻手臂,故必須從上切除整隻手,方能挽回性命;否則爛到胸部,不能開刀了。我極力反對切除手臂!輝煌若沒有一隻手,他怎麼面對未來呢?活著豈不更痛苦?!醫生不同意,直言腐爛到整隻手臂了,妳又怎能留下他的右手呢?我建議醫生能否只是局部性地進行開刀手術,切除手掌上的腐肉;若仍無法止住潰爛情形,以後再開刀手臂還來得及。醫師表示沒有辦法,他說:「妳先要求這樣開,以後還要再開刀,很麻煩;乾脆一次開刀到這裡(指整隻手臂)即萬事OK了,不要再來第二次開刀。」我堅決表示不可以。並向他述說我擔任護士時親身參與手術之事:

   神賜智慧做正確判斷

   昔日我也是醫護人員,在醫院裡也參與過開刀手術。有一位病人腿腫得很大又腐臭,其主治醫師認為是罹患骨癌,言須開刀將整條腿切除。另一位外科醫師診斷並非骨癌,強調只須在傷口處作局部性地開刀即可,因其徵狀並非骨癌。但主治醫師認為是骨癌,非切除整條腿不可。旋即安排手術。身為護士的我們,聽從醫師的吩咐也進入開刀房協助。手術中,醫師用鋸子切除了他的腿。反對如此貿然開刀的醫師,卻將病人的骨髓送至台大醫院化驗,結果出來得知並非骨癌,只是肌肉潰爛而已。然而腿已被切除、埋在土裡了,怎能再接回身上呢?而後每當在醫院裡看見那位病人手持柺杖,一柺一枴地行走時,我的心很痛。所有當時參與開刀的醫護人員,皆深深覺得很對不起他。我將此事告訴院長後,說:「求你高擡貴手,先作局部性地開刀,若還能挽救,那不是更好嗎?」他說:「絕對不是啦!因手指頭都毫無知覺;留下來,也都不會動啊!」我說:「我們沒有試一試,你怎麼知道?我們先試試看嘛!」他們說不動我,即請郭長老到醫院勸我。我對郭長老說:「我不贊成!先開手掌部分,將爛肉清除。」醫師轉而說服輝煌,對他說:「你這個全部爛到身體,你就沒辦法活了!你跟你的媽媽說,把它切掉,你就馬上好了!」我即對孩子說:「你還小,你不懂;我以前在醫院也有遇到這種例子(即將事情經過再告訴他)。現在你不覺得你不方便,因為還有媽媽;如果媽媽比你先死,誰要幫助你呢?你的後半輩子,什麼都不方便!你就非常痛苦!我們不要怕麻煩,我們先局部開刀看看!」孩子回答:「媽媽!開刀啦!這個手臂拿掉有什麼關係?我沒有關係,我不在乎這隻手臂;只要我不死就好啦!」醫生即說:「既然妳這樣不同意,妳就轉院吧!」他即跟郭長老說:「辦理出院吧!我們沒有辦法!」我表示我沒有辦法轉院。郭長老說:「臺大醫院很大,那兒有我認識的醫生;我帶妳到臺大醫院。」我說:「我真的不方便,我家裡還有三個小孩,在台中可以往返;我可以照顧兩邊的孩子們。我到台北,我沒有辦法一天中來回往返照顧孩子。」醫生說:「可是妳不跟我們配合!」我說:「我不是不相信你們,只要你們聽我的話,來試一試先把這又臭又爛的肉清理掉,或許還有救。等到腫的地方消了,那手的知覺即會恢復。」後來醫師看我也不要轉院,只好說:「好吧!照妳的意思!」其實我為此事一直向神禱告,求神感動醫生照我的意思去做。

   憂傷不已,迫切祈禱

   第十二天要開刀了。手術前我一再叮嚀醫生們只能拿掉腐肉,絕對不可切除手臂喔!醫生說:「妳放心!我們照妳的意思。」孩子被送到手術房時,我一直在手術房的門口禱告;等孩子出手術房。我不管人家是否看到我禱告,我還是跪在那裡向神禱告。救孩子重要!我不管人家看我、笑我!我只要自己面對神就好了。我還稍微聽到人們從旁經過時說:「她在做什麼?」有的人說好像在禱告;這樣子議論我。

   生命在神的手中

   後來醫生也將拿掉的腐肉送至臺大醫院化驗。一星期後化驗結果出來了,原來是百步蛇所咬傷的。整整二十天,才知原來是百步蛇,醫生更是嚇一跳!被百步蛇咬?還可以活到今天?!被百步蛇咬的人,存活的時間非常地短,故人言彷若行走一百步之內的光景般短暫必會喪命,而命名為「百步蛇」。醫生立即以百步蛇的血清注射,真的消腫了。醫生告知孩子的身子已完全沒有蛇毒了。持續打點滴,不多久連藥也不必吃了,只剩下傷口尚未痊癒。我即對醫生說:「可以出院了!只剩下傷口,我可以自己處理消毒、擦藥之事。」

   穿花衣,為加深日後回憶

   感謝神!雖然我們經歷了二十幾天非常漫長、痛苦的日子。在初到院、醫師宣佈只剩二天可活之時,我向神許願禱告。我跟神說:「讓他活久一點,我要把他還給你。不要在這兩天以內死。因為我沒有好好照顧他,讓他被蛇咬了。」當我作了異夢,神伸出二根手指頭說這樣就好了時,我卻誤會神的意思,以為這也是指著兩天即會喪命。因為我的信心不足。我的心太憂傷了;醫生也常常跟我說要有心理準備,他隨時會死。那時我聽醫師的話後,有時也告訴自己心裡也要有所準備。所以我去買了一件女孩子   穿的有花襯衫之套裝給他穿。醫生問他:「你為什麼穿女生的衣服?紅紅花花的?」以前的時代,男生、女生的穿著分得清楚。我是刻意買給他穿。如果他死的時候,讓我留下他還存活於世的那段時光裡的印象,要深刻在我的腦海裡;就是穿花色的衣服。他的活潑、他的聰明、他的乖,他的什麼什麼,都要讓我記得清楚,所以刻意給他穿花色的衣服。

   向神許願,獻兒給神

   感謝神!我告訴他:「我已將你許願給神,所以你沒有死。如果我沒有向神許願,我想你已經走啦!如果沒有神幫助你,你是死定了;沒有今天的你。是神聽了媽媽的禱告,所以你現在的『活』,乃神再給的生命。你不但要懂得感恩,你要還願給神。這個責任你自己負責,因為你已經十一歲了,你自己知道媽媽是怎麼跟你交代。」就從十一歲起,輝煌的爸爸開始培養他。他父親到哪裡辦靈恩會,就帶他在身邊,讓他看怎麼做,也讓他參與聖工。十四歲,讀國中一、二年級的年齡時,即安排他在會堂聚會中練習講道。他父親說:「不是只有我們許願,也要看神認為你配不配給神。你要愛神,神就會愛你。」

   凡事交託,必見主奇妙作為

   感謝神!並不是只有這些我們所看到的醫病啦!還有其它我們在聖經裡看到的神蹟奇事,其實我們現在的生活裡面,也能看到神怎麼帶領我們。一九九三年六月二十日,西山區在上巴陵教會舉開慕道者聯誼會。清晨六時許,於望美教會駐牧的田傳道(即上述見證之我的長子輝煌)跟我說:「媽媽!我先走,一小時後教務和總務負責人會到您這裡來領取加油費,你務必告訴他們須經過台中我的住處,因我平時忙碌而車子無法送至保養廠修護,所以我先出發,我將車子送到保養廠後,我即返家等候他們接我同行。不可以忘記喔!您若忘了!我怎麼趕去?來不及了;因下午有疑難問題解答之課程,是由我來回覆、主講。」(我當時是財務負責人)他一再地叮嚀我不可以忘記了!果然,一小時後教務來了,我即將油費交給他,卻忘了告知田傳道交代的事。在一個鐘頭後,有一輛叫賣物品的流動車子開進我家廣場倒車,廣播聲量很大,我即出門正要跟老闆說請將音量關小聲一些,以免吵醒刻正休憩的小孫女時,反而立即想起我忘了告訴教務必須往台中接田傳道之要事,立刻打電話給教務的父親何執事,詢問教務是否還在家?他言其早已出發了。我再詢問教務的call機有沒有帶去?他說:教務因上巴陵教會位於高山上,收訊恐怕不良而未攜帶。我請何執事能否聯繫沿路認識的友人攔下教務的車輛,好與其聯繫。他表示並無認識之人。

   與主對話,神啟示解決問題的方法

   我正在難過自責怎麼將如此重要的事給忘了時,突然心裡受感動:「妳怎麼那麼難過?妳一向都是凡事藉著禱告求問神的,為什麼妳要求人呢?」我立即頓悟,對呀!神在天上看得清清楚楚,我們在哪裡;祂可以告訴我教務在哪裡啊!「神從天上垂看世人,要看有明白的沒有,有尋求神的沒有」(詩十四2)。我想起聖經上的話,立即對何執事說:「我有辦法啦!我要禱告求神告訴我。」我趕緊禱告,對神說:「主啊!祢在天上看到我們每一個人在作什麼,祢看到教務在哪裡;我們每一個人的行蹤沒有辦法逃避祢的眼中。請祢告訴我,我該怎麼辦、跟他聯絡?」結果聖靈感動我說:「妳不要擔心啦!他們要到加油站加油。」我即回答:「好!好!我要打電話到信義加油站。」祂說:「來不及啦!來不及啦!早就過去啦!妳打到水里加油站;再幾分鐘就到了。」我就說:「好了!好了!謝謝祢!謝謝祢!」說「阿們」後,我要打電話,卻不知道水里加油站的電話號碼。我即拿出電話簿,正翻閱時覺得很麻煩,一直再尋找;我撥查號台詢問。旋即打電話至水里加油站。電話接通時,對方詢問我是誰?我說:「你不要問我,我是誰?你不知道的。」「那妳有什麼事?」「我煩請你幫一下忙,好嗎?你看到何忠義先生時,跟他說打電話到831577831577給我!」他說:「我又不認識何忠義是誰?」我說:「那好啦!看紅色的轎車,你跟他說打到831577。」他說:「紅色的轎車從早到現在,已經幾十台過去啦!」「過去的不要算,現在進來的算!」他說:「妳知道他要到這裡,你為什麼不要直接講,還要跟我講什麼?」「你廢話不要說啦!你要照我的意思就好了。你一定要幫助我。」「我盡量,但我不知道能不能幫得上?我盡量!」

   親見神,摸到神的愛

   電話一掛之後,他出門時,剛好看到紅色的轎車進來加油站;因前有他人的車輛正在加油,故停在辦公室前。他也不看裡面乘坐的人,即順手拍著車尾,大聲說:「請你打831577831577!」總務坐在後座,驚嚇著說:「這不是財務家的電話嗎?」教務立刻將握住方向盤的手鬆開,衝出去跑到公用電話旁打電話。我家裡的電話鈴聲響起時,我也嚇了一跳;因為才幾分鐘的光景而已。我一接電話,聽到他萬分著急地問究竟何事讓我如此緊急地追著他呢?我即將田傳道交代之事及蒙神告知其行蹤之經過皆告訴他。他說:「感謝主!神感動妳的同時,也感動我。我們早已過了加油站,往水里街上與慕道者會面,並吃了早餐。正準備離開水里時,我的心裡不知為什麼很想去加油。要去加油是得走回頭路的。同車的總務與慕道者皆看著油表上的顯示而說到下一站之集集加油站加油,還足足有餘,不必掉頭往回走。我看著油表也相信油還很多,可是心裡一定要到加油站、真的想要到加油站。他們直說『不要去!不要去!』可是方向盤握在我的手中,我要去、還是可以去啊!」就差那麼幾分鐘啊!車子一到加油站,他看到服務員剛好將門打開,出來一位先生拍他的車子;就這樣和我通電話。我們通電話後,我心裡非常、非常地感動神的大愛!我說:「神啊!祢真的那麼愛我!我不配祢愛我;我算什麼呢?人不能做到的事情,祢做給我看!」在這樣沒有辦法的時刻,只有神可以讓我們聯繫。「祢真的愛我!我看到祢的愛!摸到祢的愛!我真的沒話說!但是我沒有東西可以報答祢。」我即哭了!

   蒙主恩的記號

   感謝神!在我剛才見證我的孩子,我看到他的右手雖然少了一根小指;然卻是恩典的手!如果不是神救了他,沒有今天的他;更遑論今天能做神的工。感謝神!這一切榮耀都是神的作為、都歸給神。願神繼續地施恩予我們,繼續保守我們走天國路。感謝神!讚美詩第九十一首所言之「黃金街、碧玉城」,和我蒙神賜福做異夢、看異象時所見的天國一樣,真的就是這樣,非常漂亮、美好。我們要努力奔跑,緊緊抓住神的應許,遵守聖經神的話。世上那極少的操練,不必害怕!主耶穌必會帶領我們的腳步,幫助我們勝過一切的苦難,賜給我們豐盛的生命。哈利路亞!阿們。

 

(寫於2004)

    

   First Born Bitten By Poisonous Snake 田輝煌傳道小時被毒蛇咬受神保護 -- Sis. Tien Chi Ya-Yun 田吉雅雲 傳道娘 音頻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3Bvo4coO4o&list=PL7w-VE4_8FjN2gpmxVO36U2uHTa2sajNK&index=8

 

(下期待續)

 

   聖靈的見證~~Face Jesus

   https://1drv.ms/f/s!AgO2Geu3dlEHhDb9h4bnXr0r8sHs

推薦訂閱
心靈電子報第639期──【清新自在】深夜11:54的陽光@【心靈電子報】
唐美雲這一句簡單的話 道盡她看待人生的身段@【慈濟大愛公益電子報】
聖靈的見證
轉寄『祂也真的太愛我們家100~11』這期電子報

寄信人暱稱  寄信人email
收信人暱稱  收信人email

  • 社群留言
  • 留言報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