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本報

自從六輕來了
報主:人耕食共同體
創刊日期:2012-09-20
發報頻率:不定期
訂閱人數:1,839
官網:
https://www.facebook.com/pdinyunlin/

近期電子報


訂閱便利貼


將貼紙語法置入您的網站或部落格當中, 訪客可以輸入mail取得認證信,並按下確認連結後, 快速訂閱您的報紙。
預覽圖
訂閱自從六輕來了報
自從六輕來了
-----------------------------------------------------------------------------------------------------
Plurk FaceBook Twitter 收進你的MyShare個人書籤 MyShare
  顯示內嵌語法

自從六輕來了
發報時間: 2021-06-13 16:00:00 / 報主:人耕食共同體
[公益聯播]立即捐款 請用❤支持我們
本期目錄
光靠政府治理也無解的老化危機, 為何參與式預算能?(下)
光靠政府治理也無解的老化危機, 為何參與式預算能?(下)

#摘錄自《2020年龍潭村參與式預算實踐手冊》

 

光靠政府治理也無解的老化危機,

為何參與式預算能?(下)

 

文/雲林縣參與式民主協會

 

十二、成立共餐自治委員會,推動持恆穩定的制度化運作

 

此外,為了使龍潭村共餐能夠朝向村民群策群力、民主自治的方向發展,避免落入依賴頭人及少數志工提供單向服務,因此,緊接著共餐正式上路,這群由阿公阿嬤們組成的共餐志工,也轉型成立「龍潭村共餐自治委員會」,固定兩週開會一次,除了討論如何建立持恆穩定的制度化運作,也討論村裡的大小公共事務,這13個月來風雨無阻。

 

十三、延續2019年之基礎,2020年持續實踐參與式預算

 

由於敝協會所主張之參與式算路線,根本目的是為了重建社區民主自治共同體,因此,我們並不會因為一輪的參與式預算順利落幕,而以為任務結束,反而,還要延續初步民主凝聚之基礎,持續實踐參與式預算。

 

在2020年的實踐過程中,村民們一起落實了更多的民主討論與會議決議,這些將在這本小手冊後面文章裡一一說明。

 

十四、為何龍潭村在短短一年半載內能有如此改變?

 

看到這裡,大家是否納悶:龍潭村過去數十年來不曾如此熱鬧,為何在這短短一年半載內就能有如此改變?

 

我們認為,誠如本文開頭所述,高齡化社會治理有兩種路線:其一,是一切仰賴政府治理,並依靠少數人來提供單向服務,結果,就是人人維持原子化,單打獨鬥,個別承擔一切社會矛盾,只能成為一切政府治理之「被動受體」,從而,也禁錮了人人參與公共治理的無窮潛能!

 

另一,則是不斷地打破原子化,以「不大於一個村/里」的社區為範圍,將已逐漸原子化之居民重新民主凝聚起來,重建為人人相依共存,群策群力,以滿足社區各種公共需求,解決社區各種矛盾,發展各種社區公共服務與公共事業,追求共享、共利、共好、共善之社區民主自治共同體COMMUNITY。

 

而龍潭村的實踐經驗,就是試圖以「社區參與式預算」做為全新動力,解放人人參與公共治理的無限潛能。

 

然而,有人又問:要推動社區民主凝聚、培力人人公共參與,需要漫長經營,光是要讓一個小小的龍潭村跨出第一步,就如此不易了,而當前人口老化飛速,全雲林還有四百多個社區,咱的政府和縣民能等得來嗎?

 

十五、兩種治老路線之投資報酬率比一比 -- 以社區共餐為例

 

首先,我們就以社區共餐為例,來看既有的政策路線--「一切仰賴政府治理」並依靠少數人提供單向服務,多年以來的投資報酬率表現如何?

 

雲林縣政府自民國104年推動長青食堂共餐政策以來,截至109年9月底縣府公佈統計,在全縣登記總共435個社區裡,已接受政府補助開辦長青食堂的社區共124個,換算下來,五年的開辦比例只達28.5%,其中,部分社區只能每週供應三餐。

 

這意味著,雖然縣內各社區普遍老化問題嚴重,都迫切需要公共食堂,而且即使政府提供頗為充足的經費補助(人事費、餐費、交通費及設備費等),等著各社區來申請,但是,對各社區而言,真正困難之處仍在於如何把原子化居民凝聚起來。

 

相較之下,龍潭村透過實踐參與式預算,第一輪僅歷時七個月,初步帶動社區民主凝聚,就足以讓居民開始群策群力,在尚未申請政府補助的情況下,全靠村民自己繳費、捐款並擔任志工與義務廚工,每週五餐,至今已辦滿13個月,而且,每個月都有萬元不等的村民自主捐款,持續不斷。

 

此外,有別於普遍長青食堂大多仰賴社區頭人及少數志工提供單向服務,且參與共餐者也往往仍然各吃各的;龍潭村則試圖追求村民的民主自治,由村民擔任共餐自治委員,固定隔週開會一次,13個月來不曾間斷、風雨無阻,並經常善用共餐前、後進行民主討論。這些改變,是「一切依賴政府治理」所能實現的嗎?

 

十六、兩種治老路線之投資報酬率比一比 -- 以環境清潔為例

 

再者,我們再以社區環境清潔為例,來比較兩種路線的投資報酬率。

 

眾所皆知,目前縣內倘若有社區能夠成立環保志工隊,已屬非常難得,如果還要定期運作,則是難上加難!況且,各社區志工隊大多仰賴社區頭人的不懈帶領,才能勉強組織一小群志工,進行「犧牲奉獻式」的單向服務,也因受限於有限的人力,導致能提供服務的範圍與頻率必然有限。

 

然而相較之下,龍潭村透過實踐參與式預算,第一輪僅歷時七個月,藉由社區會議反覆民主討論,凝聚居民共識,因此,在不到兩年內,已經發動五次全村總動員大掃除,每次還區分三大部落,逐一進行全面且徹底的打掃,即便是老老少少與身心障礙者皆積極參與群策群力。這些改變,是「一切依賴政府治理」所能實現的嗎?

 

總的來說,龍潭村第一輪參與式預算,向教育部爭取總計10萬元實施經費,歷時七個月,雖然只有跨出小小的一步,但初步民主凝聚之成效,卻已為社區帶來如此驚艷的改變。我們不禁反問,提供每個社區十萬與七個月的一個改變機會,很困難嗎?不划算嗎?

 

十七、一切依賴頭人的社造模式有何必然困境?

 

很多人也問:龍潭村參與式預算,和台灣常見社區營造的做法有何不同?

 

平心而論,我們之所以能夠看到社區營造在台灣遍地開花,除了政府政策的支持外,最主要仍依靠各地社區頭人一肩扛起大小工作,不畏艱難地不懈努力,才能有此成果,他們都是各社區裡非常難得的人才。

 

然而,誠如本文前面所述,這種凡事需由頭人親力親為的模式,仍然屬於「一切依賴政府治理」並由少數人提供單向服務之治理路線,必然維持人人原子化,禁錮人人參與公共治理的無限潛能,實在非常可惜!

 

此外,這種治理模式,通常是由社區頭人(大多為村里長或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總幹事)向政府爭取有限的經費補助,再由頭人動員出來的少數志工(大多是頭人的家人與親友)為社區提供「犧牲奉獻式」的單向服務。

 

雖然在這個模式下,往往只需極少數人就能決策(通常是一人決策),無須召集村民進行民主討論,貌似快速且單純;然而,其餘99%的居民,卻因此必然對社區公共事務始,終保持「不知情、不參與、不在乎」且視之為理所當然的狀態,進而也必然「不滿意」,而使得社區頭人及少數志工,無論再怎麼「做到流汗」,也永遠會被其他居民「嫌到流涎」;此外,也因為缺乏民主討論機制來解決各種矛盾,必然使得各種公共服務動輒中輟或人去政息。

 

十八、如何突破當前社造困境?

 

相較之下,龍潭村參與式預算,則試圖突破上述困境:打破人人原子化,不再仰賴少數人專斷決策,取而代之的是,透過反覆挨家逐戶訪談及聚集民主討論,盡可能培力每位居民,針對大小社區公共事務共議、共智、共學、共力、共治並共享成果。

 

雖然,如此做法看起來確實辛苦且不容易,但是長遠來看,人人維持原子化則必然只能單打獨鬥、獨自承擔一切社會矛盾,這其實才是真正的辛苦,且人人只能任由各種矛盾不斷繁衍、加劇,卻仍束手無策。

 

相反地,倘若能以「社區參與式預算」作為全新動力,不斷將社區居民重新民主凝聚起來,民主,不再只是兩年一次之投票,而被日常化,民主討論社區一切公共事務,並分工合作,構成居民日常生活不可或缺之一部份,也融為居民之間日常關係不可或缺之一部份,是以,其必空前地,將社區之人力、智力、物力、財力、資源力組織起來,善用於解決代議體制所不能解決卻日益緊迫之危機,在鄉村,則以人口外移有增無減、長照重負如桎梏、長者原子化孤老為最。

 

現在,雖然龍潭村才剛跨出小小的一步,也始終要不斷面斷各種矛盾與挑戰,但是,我們期盼,這一鄉村之實驗性民主,對治“原子化人民主”之缺陷,煥發鄉村之生機、活力、朝氣,引青年人口回流,培力(EMPOWER) 長者從「養老意識」之自我框限解放潛能,共同實踐「公民不退休」運動!



延伸閱讀:

《2020年龍潭村參與式預算實踐手冊》

影片:參與式預算帶來哪些改變?——以東勢鄉龍潭村為例

 

 


 

#專案募款 (距離募款目標尚缺19,500元)

 

《社區大家庭 並肩向前行:2020龍潭村參與式預算實踐紀實手冊》出爐了!

 

文/雲林縣參與式民主協會

 

 

 

光靠政府治理也無解的老化危機,  為何參與式預算能?(下)

 

今年初(2021年)的時候,我們有幸與龍潭村民一起寫下這本《社區大家庭 並肩向前行——2020年龍潭村參與式預算實踐紀實手冊》。沒有龍潭村民的共同努力,不僅不可能誕生這本書,參與式預算對廣大的農村地帶,也只會是一個「曾經聽說過的名詞」。

 

 

 

2019 年,在虎尾溪社區大學對參與式預算的支持下,參與式民主協會有幸透過「學習型城市」計畫,來到東勢鄉龍潭村嘗試實踐參與式預算。2020年,在龍潭村民的支持下,即便在不確定是否仍有經費的狀態下,仍然在龍潭村繼續開展。

 

 

 

透過手冊,我們確信了農村不是民主的化外之地,透過日常化民主的深耕實踐,我們不僅可以改變生活,更可以讓村莊充滿歡笑與希望,更可能成為台灣推動參與式民主、社區民主自治共同體的基石。

 

 

 

因此,再度懇請您的助力,共同催生《社區大家庭 並肩向前行——2020年龍潭村參與式預算實踐紀實手冊》,一同助力龍潭村的民主實踐,從深耕邁向生根。

 

 

 

社區大家庭 並肩向前行——2020年龍潭村參與式預算實踐紀實手冊

 

●下載手冊電子檔:https://reurl.cc/GdMx1p

 

光靠政府治理也無解的老化危機,  為何參與式預算能?(下)

 

●經費:伍萬元整

 

●迄今為止收到捐款:30,500元

 

●捐款帳號:

 

郵政劃撥帳號:2285-0313,郵局存簿帳號:0301056-0218270】

 

(因存簿無法顯示捐款者,匯款後懇請來電告知:劉小姐0928-900364,本會將會提供捐款收據,您可作為報稅時申報列舉捐贈扣除額之用。)【戶名:雲林縣參與式民主協會黃勝豊(郵局代碼:700)

 

推薦訂閱
青島消保委提醒青島市民來台旅遊應注意事項@【台灣消費者協會《消保專欄》】
轉寄『光靠政府治理也無解的老化危機, 為何參與式預算能?(下)』這期電子報

寄信人暱稱  寄信人email
收信人暱稱  收信人email

  • 社群留言
  • 留言報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