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本報

自從六輕來了
報主:人耕食共同體
創刊日期:2012-09-20
發報頻率:不定期
訂閱人數:1,840
官網:
https://www.facebook.com/pdinyunlin/

近期電子報


訂閱便利貼


將貼紙語法置入您的網站或部落格當中, 訪客可以輸入mail取得認證信,並按下確認連結後, 快速訂閱您的報紙。
預覽圖
訂閱自從六輕來了報
自從六輕來了
-----------------------------------------------------------------------------------------------------
Plurk FaceBook Twitter 收進你的MyShare個人書籤 MyShare
  顯示內嵌語法

自從六輕來了
發報時間: 2020-06-12 11:00:00 / 報主:人耕食共同體
[公益聯播]支持目睹家庭暴力兒童的心靈重建工作
本期目錄
人人都有一顆期待改革的心
時代力量桃園市議員簡智翔:建議款應用於參與式預算 方使爭議最小化!
人人都有一顆期待改革的心

#實踐參與式預算,我成長了什麼?

人人都有一顆期待改革的心

文/江尚謙(2019年斗六市民生社區參與式預算實踐工作者)

 

在民生社區挨家逐戶訪談的時間裡,我認識了不少令我印象深刻的居民,不僅僅是幫助我這麼一個外來志工能在短期間內建立對民生社區的瞭解,更讓我直觀的感受到,即便是貌似對公共事務冷漠的居民,其實都有一顆期待改革社區現況的心。

 

社區內有一位曾是環保志工隊隊長的黃先生,是社區內的積極公民。雖然初認識他時,他表露自己只關心公園用地能否從水利地變更為市公所用地,好讓運動健身器材得以設立,以及社區淹水的問題,但只要我們有什麼需求,他都一定幫忙到底。訪談初期,我們無從得悉社區有哪些需求,想要透過訪問鄰長獲得一些資訊,但問了很多居民卻都不知道鄰長住哪。直到問到黃先生,他二話不說,就騎著他的檔車,緩緩的帶著騎單車的我,找尋兩位鄰長的住處。這一幕讓我十分感動,或許這在外人看來沒什麼,但對我而言,這麼一位方才認識不久的居民願意這樣引路,除了展現對我們年輕人的疼惜外,也無形透露出居民們對於改變社區現況的渴望。

 

社區內曾任鄰長的另一位領導人,張太太,在理解我們希望透過凝聚社區共識共同改變社區的目的後,就很熱心地帶我登門拜訪、引介其他鄰居給我認識。在我看來,她大可不必這樣做,但是她卻願意撥出時間,不僅替我省去不少因居民不信任而來的質疑與麻煩,降低我訪談時擔心踩到「地雷」的心理門檻,更重要的是,重建我對民生社區能夠改變的信心。

 

還有一位曹太太,原本也因一些人際矛盾不願意參加討論會,後來在我們三番兩次遊說下,終於有點動心,我們是這麼跟他說的:「我們知道您擔心在會上遇到令你不喜的鄰居,其實,他不一定會來參加討論會,即使他來,我們現場也會場控,不會讓私人恩怨以及人身攻擊影響開會秩序,這點請你放心。」聽完這些,曹太太就主動詢問開會日期,並答應出席。這也讓我們學習到,原來居民不出席討論會不代表他不關心,而可能是他們也有阻礙參與的絆腳石需要我們協助挪開。

 

其他還有許多令人感動的部分,像是很多居民雖然自始自終都未出席討論會,但在巷弄中遇到我們時,都會很認真告訴我們,他們的確有看社區討論LINE群組的資訊,並產生很多想法,只是有些人害羞不敢公開發言。也有很多居民跟我們成為朋友後,就會互相餽贈食物等等,這些都讓我們這些年輕人深深的感受到民生社區的「人情味」!

 

延伸閱讀:

挨家逐戶拜訪並不簡單

民生社區黃師父教我的事

從「社區事不關我的事」 到「社區事就是我的事」!

從充滿敵意到無話不談

青年人於參與式預算中的角色


#感謝2020年1-5月捐款者

 

 人人都有一顆期待改革的心

參與式預算不只是一筆預算經費,我們相信它是能讓社區重新民主凝聚的動力。雖然參與式預算的精神已經漸漸在這兩個社區萌芽,但是我們未來要持續深根下去,就必須要有經費的支持,在此希望認同理念的朋友願意小額捐款,協助我們繼續前進。

捐款帳號:

帳號:戶名:雲林縣參與式民主協會黃勝豊(郵局代碼:700)

郵政劃撥帳號:2285-0313,郵局存簿帳號:0301056-0218270

(因存簿無法顯示捐款者,匯款後懇請來電告知:劉小姐0928-900364)

時代力量桃園市議員簡智翔:建議款應用於參與式預算 方使爭議最小化!

《專訪 時代力量桃園市議員簡智翔》

時代力量桃園市議員簡智翔:建議款應用於參與式預算 方使爭議最小化!

 

江尚謙 雲林縣東勢鄉龍潭村實踐工作者

劉育宗 苗栗縣參與式民主協會籌備處主任

 時代力量桃園市議員簡智翔:建議款應用於參與式預算 方使爭議最小化!

簡智翔議員力推參與式預算,頗受好評

 

去年五月,因為看到一篇報導,看到桃園市市議員簡智翔將他的半數建議款五百萬用於參與式預算,力推公民參與,本會認為其作法非常值得一探究竟、效法,於是前去取經。

 

「我有時候覺得政府公務人員可能都非常厲害,編列預算時政府可能有一百件事情要做,但只編列八十件事情上去,剩下二十件,因為議員可能會提,就是建議款這邊會出。」簡議員笑道。

 

他表示,自從他採用這樣的方式「大量分享」建議款後,實際上很多提案,在原本主責的政府局處都可以找到相關的行政執行款項,但許多時候議員可能怕麻煩、或是並沒有深入研究政府預算使用,直接表示從他的建議款方面出,而並非朝著「政府施政最佳化」的角度運作。

 

而多筆預算的衝突、未朝政府施政優化的結果,便造成可能原本局處已經有編列一筆專款預算,但因為與議員建議項目「撞」在一起,執行的效率與預算使用並沒有辦法反映公共需求。

 

「所以第一期的提案已經出來了,結果是零案。為何是零個案子?因為就如我剛剛所說,原本局處可能就有相關的行政項目,實際上議員能做的就是轉介過去,讓政府知道市民的需求,而不使用建議款、亦能擴展效能。」

 

而對於參與式預算與建議款,簡議員認為建議款本身就是一個「例外程序」,並舉自身為一個工程師來比喻:

「今天一個流程好了,你例外越多,那就只能代表這個流程並不精細、過時了,那我的工作就是處理好這個程序,讓未來能盡量的不使用這樣的例外,也能讓這樣的制度與程序順暢跑下去。」

 

總結來說,簡智翔議員認為:各地建議款爭議不斷,在建議款尚未廢止前,建議款適合作為推動公民參與的經費,因為唯有還權於民,將所有政府資訊公開透明,才能使建議款的爭議最小化。

推薦訂閱
轉寄『人人都有一顆期待改革的心』這期電子報

寄信人暱稱  寄信人email
收信人暱稱  收信人email

  • 社群留言
  • 留言報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