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本報

台灣光華電子報
報主:台灣光華雜誌
創刊日期:2005-05-26
發報頻率:週刊
訂閱人數:1,025
官網:

近期電子報


訂閱便利貼


將貼紙語法置入您的網站或部落格當中, 訪客可以輸入mail取得認證信,並按下確認連結後, 快速訂閱您的報紙。
預覽圖
訂閱台灣光華電子報報
台灣光華電子報
-----------------------------------------------------------------------------------------------------
Plurk FaceBook Twitter 收進你的MyShare個人書籤 MyShare
  顯示內嵌語法

台灣光華電子報
發報時間: 2018-03-14 16:00:00 / 報主:台灣光華雜誌
[公益聯播]107森林小學朱台翔校長免費演講
本期目錄
只識琴中趣,留連古琴音斲琴者––––林立正
只識琴中趣,留連古琴音斲琴者––––林立正

 


文‧鄧慧純 圖‧莊坤儒

2003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古琴藝術列入「無形文化遺產」。但更早在1977年,古琴大師管平湖演奏的《流水》就被收錄進「向外星人傳達人類問候」的金唱片中,搭上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的探險家太空船到外太空。

我們不知至今外星人是否聽到《流水》了,但是林立正卻被這有著悠久歷史的樂器古琴所演奏的《流水》而撼動,自此開啟他斲琴(指製作古琴之技術)、修復古琴的生涯。


曾是遠洋漁業船長的林立正,跑遍的地方已族繁不及備載。長年生活在海上,林立正說他聽這曲《流水》很多回了,卻在某一天,在古琴的旋律中感受到流水的磅礴,琴音勾起他的船旅生涯中的回憶,遭遇風浪時一切操之在天的無助、恐懼,及對大自然萌生的敬畏。

當時被古琴的音色吸引,而動手製琴則是受朋友請託。古琴的形制自唐以下無大更變,上下兩片板子,刨空內部形成共鳴空間,再配上7根弦。有木工、漆工底子的林立正自覺做得來,就著古書便開始鑽研,途中又拜古琴大師孫毓芹為師,林立正解釋,孫毓芹以演奏見長,非以製琴著稱,但在觀念上提點他,往好的方向邁進。

現已八十多歲的林立正,大半輩子都在斲琴、修琴。2009年他獲選為「台北市文化資產保存技術保存者」,是斲琴藝術受官方肯定的第一人。

擇良木,求美音

古琴的音色取決於木頭,老木料尤佳。從老房子、寺廟上換下來的木頭都是林立正的最愛。為擇良材,年輕時的他在跑船之餘,常常一上陸就往山裡鑽,一待就一個多月,沿著溪谷,找倒木。林立正解釋,水能把木材處理的最好,倒在水裡的木頭,枝幹中的樹脂、蛋白質和醣類都被水沖刷掉,木材細胞的空隙大了,更利於共鳴。

早年,他曾溯立霧溪而上,忽在溪水中發現一段枯幹,是製琴的良材。拿著鋸子潛下水,林立正在水中與急流、阻力奮戰,千辛萬苦鋸下一小截木頭。這段木料後來做了兩床琴,一床就是他至今最滿意的作品「古澗泉」。「古澗泉」三字是古琴大師孫毓芹在琴裡落款,寫下「此材由林君立正取自深山古澗泉中」,爰以「古澗泉」命名。「古澗泉」轉手後,聽說去了美國,後來又回台灣,但林立正始終沒機會再看過它。林立正有個心願:「從前做的外型和漆藝都不行,我始終希望(古澗泉)能夠回來,我再幫它完善一點。」

年紀漸長,身體已不堪屢入山林的操勞。兩岸開放後,林立正改從中國大陸找老木材。他說適才適所,別人不愛的材料,在他眼中卻是寶,林立正拿到木料就知道做出來的琴會是什麼音色、什麼等級,把別人看不上眼的木頭,經過自己巧手改造,成為名琴的過程,是製琴讓人著迷之處。

慢工細活,斲好琴

製琴的步驟工序,林立正多從古書中學來。他表示,古代傳承的技法至今改變有限,可是透過鑽研,他理解每一道工序所謂何來,再精進改良。如琴面的木料多用質材較為鬆軟的梧桐或杉木類;琴底則是軟、硬木皆可,這是他累積四十多年的經驗法則。

而古書記載要把琴體上灰,他也實際操作,從中藥行買來鹿角,表面的動物性蛋白和黴菌需經數次水煮,才能去味。經夏日陽光曝曬,再把中心的髓挖掉,研磨成粉後,混合生漆成為鹿角灰。林立正說明,鹿角磨成粉後,在顯微鏡下觀察,顆粒類似雪的結晶,中間有許多空隙,再調入生漆敷在琴體上,就等於每一個分子都輔助古琴傳音和共鳴。

在琴體表面鋪上鹿角灰,還有類似補土的作用。木材因夏冬生長速度不同,冬天長得結實且密,夏天則質地鬆軟,因此木材表面久了一定會凹凸不平。鹿角灰能阻絕木料接觸空氣,減少變形風化的速度,能維持古琴表面的平整。

在程序上,將琴體均勻刷上鹿角灰後,把琴掛起陰乾,靜置20~30日,待鹿角灰乾透,再以磨石沾水將琴面打磨平整,上灰加上水磨的工序要循環三次。做一床琴至少一年半,半點投機不成。

這些理解、技法和態度,他都一步步傳承給兒子林法和學生。林立正從1996年成立「造琴技藝研究班」,開班授課,1998年更名為「梓作坊」。從1974年完成第一床琴,已經過了22個年頭,他自覺技術圓熟了,才敢開班收徒弟。如今徒弟有六十多人,還有遠從香港來學斲琴的。斲琴班每隔兩三年辦一次斲琴展,向大眾推廣古琴藝術。

巧手修琴,復古音

林立正製琴的名聲漸在古琴界傳開,開始有人找他修琴。他修過不少舉世名琴,國立故宮博物院的元琴「雪夜冰」、古琴名家張清治收藏的唐琴「桐雅」、畫家蔡本烈的宋琴「松風致和」、香港唐建垣的元琴「青山」和孫毓芹之明琴「鏗韶」,還有宋琴「玉壺冰」,都經他急救後能再發聲。

受故宮委託修復的「雪夜冰」,推測是元朝製琴家朱致遠製造。林立正曾為此寫下一篇〈修琴記〉,記錄如何以高壓蒸氣和冷空氣交替吹入琴腹內,去除琴體的灰塵、腐爛木屑及霉味,再把外觀修整完成。原初故宮只要求保持古物的完整即可,但林立正覺得「琴是有生命、有聲音的活體」,故不只修復表面,更願意大費周章地把琴修復到能夠彈奏,並發揮其蘊藏的音色。

林立正回憶,經手修復的古琴中,最慘烈的該是唐琴「桐雅」。骨架還在,但內部木材被蟲蛀蝕;琴面剝裂、斷紋皆是,他形容像初春剛破冰的海面,讓人不難想像是如何地肝腸寸斷。更有甚者,這床名琴有許多名人在琴面落款,更加深修復的難度。

百廢待興,怎麼下手?林立正說明,琴腹的木材被蟲蛀掉了,見不著內部的情況,就只能拿著鐵絲從破損處鑽入,探測木頭被蟲吃掉的狀況,再用削成細細的竹籤,沾上生漆跟鹿角灰,探進破損處,一點一滴地把被吃掉的木頭填實,鞏固木材。琴面的狀況要先拍照記錄,才能依原樣修補。已剝離的漆皮還能使用的就用生漆再黏回原處;遇到缺損的情況,只能另作新的漆皮,且要依著破損的形狀,一片片裁剪切割後再貼回。林立正補充說,因為漆皮在空氣中很脆弱,要放到水中施作方可減輕阻力,但這又增加修復的難度。

晚近修復的宋琴「玉壺冰」,則是林立正在中國大陸的流動攤上尋著的。他說:「這琴當初損爛到從外觀根本看不出是床古琴,要內行人才能一眼辨識出來。」這回他大刀一剖,分解琴面和琴底,把損壞的木頭刨除後,填補的木料另有講究,宋朝的琴他用漢朝的木頭修補,這樣音色才能相近。其餘就依著製琴的工序一道道施作,這床琴修復花了兩年多,不但音色極佳,也成了兒子林法的御用琴。

坐在琴上的傳人

去年年中,林立正開了斲琴體驗班,從選料、製作粗胚、刨刮成形、上灰、上漆、定徽、上弦逐個步驟把手教。一對十三,他直言:「累死我這頭老牛。」所幸有兒子林法和一群師兄、師姐當助教,幫著張羅、指導。

林法,是林立正的二兒子,四個兄弟中,只有他繼承家業。林立正說,林法從小跟著他工作、打雜,製琴他學得最紮實。以前製琴沒有夾具,要有人幫忙壓著,就叫孩子坐著壓,林法就是這樣坐著琴長大。

林立正想著兒子未來終究要接他的衣缽製琴,怕他不會彈琴被外界批評,就哄著、騙著兒子去學琴,未料到林法居然學出興趣來,在北京中央音樂學院古琴演奏專業畢業,又回台灣在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傳統音樂學系深造。現在是專業的古琴演奏者,走出了自己的路。

採訪途中,有個徒弟拿了兩床琴來試音。這步驟是在合琴前先以工具模擬,假裝上弦,先聽木胚的音色如何,若有不妥還可補救修正。

只見林法俐落的裝上試音工具,手指快速的在琴面壓弦、撥弦、聽音。然後翻過琴面,用筆圈出數個部位,告訴他槽腹要再修薄一點,音色才好。而林立正在一旁跟我說明:「現在要試音,都交給他。要聽音色,沒有人能比他更強。從小聽到大,又正式去學演奏,學院派的教授都沒接觸過製琴這一塊,所以沒有人像他感觸那麼深。」他語間透露了對兒子的驕傲和一生志業得以傳續的喜悅。

剛辦完斲琴展的梓作坊,工作室內還一片凌亂,林立正不知從何處翻出了一把古琴,說明這是他當年在中國大陸收到的清朝古琴。琴體雅致,卻只修了一半,擱著就忘了。林立正說:「這床琴修好後,聲音會不得了。」徒兒們聞言雀躍不已,三言兩語地討論,纏著林立正說:「師傅,修吧!修吧!我們一起修。」

面對著一群興致高昂的子弟,只見林立正帶著笑意說:「好,一起修。」

(本文摘自台灣光華雜誌3月號)

 

只識琴中趣,留連古琴音斲琴者––––林立正

林立正指導從香港來學斲琴的弟子, 他的技藝已揚名海外。

 

只識琴中趣,留連古琴音斲琴者––––林立正

鑲嵌於古琴尾端的冠角已脫落,林立正拿起鑿子細細修整。

 

只識琴中趣,留連古琴音斲琴者––––林立正

琴面槽腹裡,林立正的 落款,是名琴的印記。

 

只識琴中趣,留連古琴音斲琴者––––林立正

收集了一整屋的老木頭, 就為了斲好琴,求美音。

 

只識琴中趣,留連古琴音斲琴者––––林立正

慢工細活,斲好琴

 

只識琴中趣,留連古琴音斲琴者––––林立正

鑲嵌於古琴尾端的冠角已脫落,林立正拿起鑿子細細修整,林法幫忙壓著,以前林法就是這樣坐在琴上長大。 (莊坤儒攝)

 

只識琴中趣,留連古琴音斲琴者––––林立正

從古琴的用料、配件到製作工序, 林立正都親力親為、不假他人。

 

只識琴中趣,留連古琴音斲琴者––––林立正

從古琴的用料、配件到製作工序, 林立正都親力親為、不假他人。

 

只識琴中趣,留連古琴音斲琴者––––林立正

鑲嵌於古琴尾端的冠角已脫落,林立正拿起鑿子細細修整。

 

只識琴中趣,留連古琴音斲琴者––––林立正

林法從小跟著父親斲琴, 是幫手,是知音,更是傳人。

 

只識琴中趣,留連古琴音斲琴者––––林立正

從古琴的用料、配件到製作工序, 林立正都親力親為、不假他人。

 

只識琴中趣,留連古琴音斲琴者––––林立正

林立正工作室裡掛著許多床等著被完成的古琴。

 

只識琴中趣,留連古琴音斲琴者––––林立正

斲琴者––林立正(莊坤儒攝)



 

  1. 琴音勾起他的船旅生涯中的回憶,遭遇風浪時一切操之在天的無助、恐懼。
    The sound of the instrument evoked memories of his life at sea, and his feelings of helplessness, terror and awe when buffeted by wind and waves, at the mercy of fate. 
  • at the mercy of 受…擺布、支配
    Farmers are always at the mercy of the weather.
  1. 從古琴的用料、配件到製作工序,林立正都親力親為、不假他人。
    From choosing materials and parts to the process of constructing the guqin, Lin Li-cheng does everything personally, without farming out the work to anyone else.
  • farm out  把(工作)外包…把(小孩)託人照顧
    We can farm out the typing and filing work to part-timers during the peak period.
推薦訂閱
瓦薩里大師講座鋼琴獨奏會《Arttime藝術網767期》@【智邦藝訊】
這世代你絕對不會忽視的天才導演@【兩廳院電子報】
轉寄『只識琴中趣,留連古琴音斲琴者––––林立正』這期電子報

寄信人暱稱  寄信人email
收信人暱稱  收信人email

  • 社群留言
  • 留言報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