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本報

社工工會電子報
報主:社工工會
創刊日期:2008-09-30
發報頻率:月刊
訂閱人數:462
官網:

近期電子報


訂閱便利貼


將貼紙語法置入您的網站或部落格當中, 訪客可以輸入mail取得認證信,並按下確認連結後, 快速訂閱您的報紙。
預覽圖
訂閱社工工會電子報報
社工工會電子報
-----------------------------------------------------------------------------------------------------
Plurk FaceBook Twitter 收進你的MyShare個人書籤 MyShare
  顯示內嵌語法

社工工會電子報
發報時間: 2010-04-22 05:00:00 / 報主:社工工會電子報
[公益聯播]鸚鵡螺小房子 社區參與工作坊
本期目錄
抗議政府帶頭卸責社工 模糊社福困境
4/19才是社工日
新聞後有感
『彭懷真:社工疏失太嚴重了』新聞有感
社工工會電子報
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都云社工痴、誰解其中味。請(傾)聽社工的聲音.....
抗議政府帶頭卸責社工 模糊社福困境

抗議政府帶頭卸責社工
模糊社福困境
要求內政部長立即向前線社工員道歉
並落實訴求 解決兒少工作困境


親愛的社工夥伴們:

社工工會籌備小組將於四月二十三日(星期五)上午十時至內政部,針對日前台中縣發生母女燒炭身亡案,工會小組認為政府帶頭指責前線社工員不夠積極、疏失、不警覺、經驗不足、判斷力差、不應有休假等,只是模糊社會認識兒童少年保護之工作困境,缺乏從根本反省現行兒少保政策思維之不足與謬誤,最終,前線社工成為事件的祭品,然而並未真正解決兒童少年保護之問題。工會小組將於抗議現場,表演「拒當替罪羊 還原兒少工作困境」行動劇,表達前線社工員的心聲。

敬請社工夥伴一同前往,向內政部高聲喊出我們的心聲。


集合時間:四月二十三日 上午九點四十五分
集合地點:內政部(徐州路5號)


如有需要者,可向現場工作人員索取口罩,或自行攜帶。

活動流程:
09:45-10:00 參與人員集合
10:00-10:15 「拒當替罪羊 還原兒少工作困境」行動劇
10:15-10:30 社工大聲說
10:30~10:45 提出解決兒少保工作困境訴求

活動聯絡人:沈後山0919-013-899
            鄭天睿0953-339-284

4/19才是社工日
 小陳

本來正準備著明天要和服務使用者晤談的資料,順便趕著拖欠著的紀錄,原本預計又要熬過ㄧ個通宵。
打開電視,切換著幾個新聞頻道,卻看見了幾個熟悉的臉孔,即使不認得,也是赫赫有名的老師們。
看完心情沉重無比,根本沒有其他心思。
我,真的,好想舉手跟老師們提問。


親愛的老師們:

因為你們的教導,我們學到了人性的價值和服務的光輝,所以從畢業到現在,我始終都沒有離開社工界的懷抱。
在這段不算很短的社工路途中,一路從委託方案的社工員、公部門約聘的兒保社工員,輾轉離開公部門又回到民間單位繼續承辦政府方案。
即使中間有許多讓人灰心或挫敗的事發生,從事社工工作的夥伴們總是互相鼓勵、互相支持打氣,或者,也可以說是,
互相支撐、互相為彼此敷藥療傷......
我們真的相信,我們可以讓世界更美好,我們可以為這個社會呼喊出公平正義的聲音。

但是,親愛的老師們,學校沒有教的事真的太多了。

你們沒有教,社工員雖然好不容易稱得上是勞工,但是勞保會被低報,而很多社工人不清楚也不敢要求更多。
雖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但我還沒有學會換算,要被低報幾級的勞保來換七級浮屠會比較划算。

你們沒有教,訪視未遇不能寫進紀錄裡頭,也不能再用留言、留紙條的方式,因為被發現之後會被批評我們僅是到此一遊、冷血無情。 如果訪視未遇,也不可以、不應該休假,一定要不停禱告服務的家庭不要出事、不要上新聞。

你們沒有教,如果服務的家庭抵死不開門,我們仍務必要想盡辦法突圍,即使法律沒有賦予我們破門而入的權利。
是不是我們只要通報,所有辛苦的警消朋友都可以立刻幫我們破門呢?他們有這麼大的權力嗎?
警察人員不可以濫用權力恣意破門,會被說成警察國家,社工人員也不可以濫用職權隨便帶走孩子,會被說成毀人家庭...
如果在沒有任何規範跟條件的規定之下我們破了門,那家屬要我們賠的話,可以國賠嗎?

你們沒有教,社工績效究竟要怎麼算才正確,是要算我一年救了幾條命?走近幾個個案的家門?
一年核發出多少救助金?還是要算讓我被壓得喘不過氣來的個案到底有幾個?
或是像我一直以來聽到、學到的,要看服務品質跟滿意度呢?

你們沒有教,如何讓家人了解、接納我們的工作,並且讓他們免於擔憂、恐懼。
在永無止盡的加班中、在無數個挑燈夜戰的凌晨、在on call手機不停響起的夜裡、在一次一次車水馬龍間的穿梭
在僻靜無人的山野田間、在被凶惡野狗吠追的午後、在隻身踏進陌生人逕自放下的鐵門內、在接觸無法捉摸的加害人時
在被質疑薪資與付出不成比例時、在理想尊嚴與現實拉鋸之間、在人身安全遭到威脅之際
在我們踏進家門看著孩子的臉想不起我們究竟花了多少時間在自己家人身上的那瞬間...

你們沒有教,政府部門的社工真的可以比照公務人員嗎?那民間單位的社工是不是也可以呢?
社工師跟社工員有什麼不一樣呢?基層社工員少了一張執照就不值得被保護嗎?
社工師法保障的不只是社工師嗎?我們除了法條以外,還有其他可以支持我們、保護我們的制度或是組織嗎?

你們沒有教,萬一我們在服務過程中被砍殺、性侵、綁架、恐嚇、傷害了...是不是也有撫卹呢?
 
我不禁懷疑,究竟是老師沒有教,還是我以前都在偷偷打瞌睡沒有好好學習呢?

2010年4月19日,臉書上在一瞬間湧出無數社工夥伴的心聲。
有夾帶著怒火噴燒出來的,有含著心酸的眼淚的,有原本已經是灰燼又燃起火花的,當然也有被重擊在地不願再抬頭的...


第一次發現,社工真的不是只能沉默不吭聲。
對我來說,今天,才是真正的社工日啊。


新聞後有感

小吸

曹姓女童與死意堅決的母親共赴黃泉,這個事件怎麼樣都使人開心不起來,對於生命的消逝總是唏噓。

 

這的確是無法彌補、挽回的錯誤,然彭懷真老師將這一切指稱為『社工單位的疏失』才是使我難以置信的點,東海大學社工系一向以『社工屆龍頭』自居,師資優秀,全都是社工界有頭有臉的大老級人物,當然,彭懷真老師也是。

 

我身為第一線社工的時間非常短暫,僅有3個月。離開的原因就是因為勞動條件差勁,即便有滿腔的熱血、愛與和平,都無法抵擋龐大的工作壓力,以及睡眠時間零散的工作型態,當然,也有可能是我抗壓性本來就比較低,無法面對付出與收支打不平的薪水,無法面對自己『助人的專業』其實也只不過是『廉價的勞動』而已。

 

社工圈汰換率很高,是一個不爭的事實,但是其中的結構性問題是否真真無法撼動?或是,導致現存結構不動如山,不見任何能動性的,又是怎樣的幕後黑手?主導社工師考試、與社會現實(有點)脫節、強調助人專業性,卻無意提昇社工社經地位、每年都有許多著作生產、對同理傾聽以及社福政策(顯然)很有概念的社工大老們能做什麼?

 

背負個案壓力(生命)、查訪案家有可能遭遇人身危險、面對督導制度不完善、基本薪資不斷下降、汰換率很高、勞健保被低報、半夜可能要飛奔警察局安排個案安置、個案出問題就必須完全承擔責任、常常遭遇道德兩難卻無支持系統、薪水可能要『回捐』機構的第一線社工人員又能做些什麼?

 

某政論節目討論:『社工可以休息嗎?』是的,社工的責任很大,但是為什麼不能休息?為什麼不是討論社工的就業條件太差、人力配置不夠導致社工員不能休息,而是直接聯想『社工你憑什麼休息?』

 

社工大老說:『社工警覺心不夠、太不積極!』是的,因為個案的生命無法回復,但是為什麼不同理社工在面對個案無法聯繫的當下,是否可以馬上聯想到『喔,他有生命危險』(很多時候,個案真的很難找,而一個社工手上他媽的少說有60個以上的個案),社工又是不是有足夠的公權力,在聯絡不到個案時,可以偕同警察破門而入?或是,有足夠的權限指揮社福資源予以協助(就是當一個社工『很有警覺』的時候,整個社福體系會不會鳥你)?

 

這個事件不是『你社工不盡責v.s社工我要推卸責任』這樣的對立,而是整個社工體系的問題,是不被彰顯、看見,甚至社工員本身在接受社工專業教育時,只知道助人的專業、只知道同理傾聽、只知道社工志工不同,卻不知道社工也是勞工,勞工就要有基本的勞動權益、工作責任和權利爭取不衝突,面對機構低報勞健保、要求回捐薪資、假日要訪個案卻沒有加班費的時候,總是以『愛與關懷』的大帽子來邊緣勞動基本權益的問題。

 

社工的勞動條件低廉、身分角色也與警察、檢察官大不相同,沒有資源也沒有正當化的公權力,政府無視社工本身就是被嚴重剝削、邊緣化以及壓迫的行業,而專業的大老們是不是也看不見?而身為社工員本身,是不是也沒有發現?協助弱勢個案的社工,其實也非常的弱勢。

 

然後,在面對社會輿論壓力的指控時,社工員在一片討伐中,自然而然承擔起一切結構性的錯,而那些所謂握有資源、說話有力的菁英們也就雲淡風輕,當然,也可能順勢踩社工一腳,而不是順勢帶出社工無能為力的勞動處境。

 

這次新聞事件中的曹媽媽帶著女兒自殺,是沒有人樂見的悲劇,是怎樣的複雜結構與社會問題導致個體做出這樣的選擇?社工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是什麼?能有多大的決定權、能動性?社工固然有責任,但何嘗不是體制下的代罪羔羊?

 

我書沒有念很多,彭懷真老師,請教教我。
『彭懷真:社工疏失太嚴重了』新聞有感
鄭天睿 實踐大學社工系研究生
每當發生類似的事件,總是讓人不勝欷歔。

每一個生命都是寶貴,每一起事件背後都隱藏著許多不為人知的人事。

社會工作者,身為福利服務輸送的提供者,總是在第一線提供服務給予需要者。
然而,在類似事件發生之後,社會工作者,往往是社會大眾、學者,爭相指責的對象。
說一句社工人員應該不分你我、全年無休,固然容易,但是,社工已經背負了多少案子?又有哪一起不緊急,又有哪一起不是該不分你我、全年無休?
社工人員應該全年無休,沒有找到當事人,更應追查下去,不能怠惰。發生這樣的悲劇,絕不是社工所樂見的,然而這句話的重量就這樣壓在社工的肩上。

在事件發生之外,多起新聞報導出現後,各大社工相關討論版,FACEBOOK等平台,出現了許多不同的討論,討論這起事件社工的責任,討論政府制度問題,討論社會工作者人力的不足等等。

我想針對這句話提出討論:社工人員應該全年無休

這句話說來容易,社工沒有家庭,沒有休閒,沒有其他生活,只有不斷的提供社會服務?

社會服務的提供可以全年無休,但是沒有任何一位社會工作者能夠全年無休的工作。那麼,如何讓社會服務全年無休的提供?或許增加社會工作者的人力是解套的方。但是增加社會工作者人力,必須要建構在提供社工合理的勞動條件:合理的工作時間、良好的輪班制度、加班費用的給予、合理的休假時間;而且為了讓社會工作者能夠提供永續的服務,相關單位應該應當給予社工不定期的契約,而非方案式的短期雇用方式。
如果社會工作者沒有良好的勞動條件,要如何提供良好的服務輸送?如果人力的增加,只是短期的、低勞動條件、高工時,那麼,再多的社會工作者,也難以提供良好的服務。
讓每一位社會工作者處於良好的工作環境之下,擁有良好的工作條件,才能讓社會工作者能夠無後顧之憂的提供服務。

但是 增加人力真是治根之法嗎?

由於學者提出社工應全年無休工作,社工不可能全年無休工作,因此為了全年提供服務,增加社工人力似乎是解答。
但是,增加人力真的是解答嗎?

社會工作是一門與人接觸的工作,社工需要與需要服務的對象接觸、溝通、互動、彼此認識、熟悉,瞭解需要 服務的對象的需求,再根據需求,提供可能滿足其需求的服務。
社工要怎麼了解服務對象的需求?電話訪視、家庭訪視、會談、與親朋鄰里互動;透過這樣的過程,社工才能 夠真正了解服務對象的需求。
然而,社工有多少時間能夠真正運用在與案主互動?有多少時間能夠運用在與案主建立真正良好的信任關係? 讓服務對象願意把自己內心真正的需求告訴社工?
社工要花多少時間填寫表單?進行多少的paper work?

我想社會工作的工作進行方式需要進行改變。社會工作本質上就是個與人互動的工作,是人的工作。讓社工能 夠花更多時間在與服務對象互動吧!


在此我還想提出一個疑問,經過這起事件後,是否有人能夠關心負責該案的社會工作者?給予其適切的關懷或是心理輔導?讓社會工作者不至於在社會、政府、案家等多重壓力之下,造成創傷。社會工作者任用單位,應該提供社會工作者身心安全的工作環境。

推薦訂閱
共同為弱勢婦女勞工發聲@【台灣勞工陣線-勞動者電子報】
轉寄『社工工會電子報第14期』這期電子報

寄信人暱稱  寄信人email
收信人暱稱  收信人email

  • 社群留言
  • 留言報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