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本報

社工工會電子報
報主:社工工會
創刊日期:2008-09-30
發報頻率:月刊
訂閱人數:461
官網:

近期電子報


訂閱便利貼


將貼紙語法置入您的網站或部落格當中, 訪客可以輸入mail取得認證信,並按下確認連結後, 快速訂閱您的報紙。
預覽圖
訂閱社工工會電子報報
社工工會電子報
-----------------------------------------------------------------------------------------------------
Plurk FaceBook Twitter 收進你的MyShare個人書籤 MyShare
  顯示內嵌語法

社工工會電子報
發報時間: 2010-06-30 11:00:00 / 報主:社工工會電子報
[公益聯播]新聞專區
本期目錄
531座談會社工工會小組表達之訴求
寫在531會議後
531心得
不舒服的東海半日遊
531座談會社工工會小組表達之訴求
1.座談會報名時間太短,能夠參與的人太少,實務社工很難出席,這樣的形式,很難讓社工充分的表達意見(423當天300人上街只能來60個人參與,很多人心聲沒辦法說出來)。

2.社工普遍面對勞動權益的問題,兒少保工作多數都是約聘雇的社工,不適用勞基法工作不穩定,方案的社工即使適用勞基法,也並未落實,希望能夠讓約聘雇社工適用勞基法,讓所有社工都受到訪律保障。

3.兒少保社工是在高危險環境下工作,社工的勞動安全並沒有受到保障,希望社工能夠適用勞工安全衛生法,並且增列社工專章,明訂社工所需要受到的安全保障,讓社工能無後顧之憂的工作。

以上為當天小組夥伴於會議之中所表達之訴求
然而...並未獲得充分回應

小組另有進行整場論壇之記錄
礙於篇幅
詳細內容請至以下網址閱讀
「從曹小妹攜子自殺事件探討兒少保護工作及社工專業體制之困境及未來」座談會活動實記


寫在531會議後
鄭天睿 實踐社工所研究生 社工工會籌備小組成員
 
一、有意見表達、無充分對話
雖然有基層社工人員參與,也有專家學者的出席。但是在進行方式上,一開始讓社工夥進行意見陳述,原以為學者專家會給予回應討論,但是接下來的學者專家,大多也是在進行意見陳述。參與的政府代表,也並未充分回應問題,所回應的的內容大多是既定政策。沒有一來一往的提問與直接回應,著實讓人失望。不過能夠讓多達15位的基層代表表述意見,還是要嘉許一下。

未來類似座談,應該重新規劃,讓社工能夠與專家學者、政府代表能夠有更充分的對話。

二、勞動權益不只有薪資
在提出社工普遍面對勞動權益的問題,期望納入並落實勞基法保障意見之後。後續的討論,針對勞動權益議題,所出現的意見(或回應),大多表示很重要、大家一起努力,但是並無實質討論。只有針對薪資上,提出加薪、比照學校社工職等、起薪提高、或是升遷管道等等。
兒少保護工作的社工,除了薪資外,更有高工時、常加班、難休假等等問題。真不知道是薪資可以補足一切勞動權益問題,還是其他權益問題根本不在他們的思考範疇?

三、危險津貼無法解決勞動安全問題
提出希望社工納入勞工安全衛生法,並且設立專章,這個意見也沒有被回應。大家的意見陳述,大多停留在增加危險津貼、保險等等。然而這些都只是補救性的措施。根本沒辦法讓社工遠離危險。
透過勞工安全衛生法的納入,以及專章的設置,能夠重新檢視社工在職場上可能遭遇的勞工安全以及衛生問題,並且針對相關問題進行討論,研擬出能夠充分保障社工勞動安全衛生的相關條文。很可惜,這個意見完全沒有被回應。

這次會議少見的聽到許多實務社工的意見,可惜沒有充分對話。整體來說,這次會議我所設定的目標是意見表達,以及觀察傾聽參與者的意見。參與的目標算是有達到,小組的意見沒有被回應也算是意料中事。

531心得
撰文者:社工工會籌備小組成員之一  劉金鎮

一、嚴重忽略社工勞動困境
從與會者觀之:官方代表六席、學界代表七席、公部門社政主管十二席、公部門第一線人員九席、公部門實習生代表一席以及與會來賓及學生四十席;似乎僅有籌備小組關注之焦點在於擔負起整個基層保護性業務之勞動困境上。而在此部分學者及官方代表將其約聘僱社工推定為「準公務員」後,其勞動條件及所欲擔負職務上之風險皆為漠視以待;殊不知第一線約聘僱之實務工作者在面臨高壓力及高風險情境的同時,基本勞動權益保障之吶喊有誰人能知其心酸與無奈,更妄論於上級直屬長官之蒞臨下,如何得以為其自身或社工友伴間之勞動權益為之伸張,實令人扼腕以對。

二、社工勞動安全沒有未來
雖然,因組織層級或其所屬職掌範圍不同而對其勞動安全之擔負有所保留,然在其部分之箝制與現實困境下所為暫時妥適因應,此為筆者乃屬肯認之範疇。惟,不論是危險加給之探討或查察風險之擔負,實務社會工作人員仍每分每秒的處於無任何防備之狀態,其勞動安全已無未來改進可言。反觀其憲法第一五三條國家對於勞工所為之保護與政策制定之誡命,似僅流於文字記載,而無任何實益產生,甚至無以期許社會工作者之勞動安全有何未來可期。

三、服務對象生命不能等,社工勞動安全可犧牲
生命的價值維護似乎是普世之價值,亦是生為人類應享有之基本保障。然而,社會工作者於從事此之「職場高風險、勞動高危險」場域中,似乎因其自身專業使命與其專業的堅持,盡其拋開自身勞動安全,甚至職場安全之考量,而予之服務對象最佳利益之展現。是其,若相關主管機關或是自身將其生命、身體安全置身於水深火熱之中,何得以兼顧服務對象最佳利益與專業價值之衡平。
   
四、勞動安全是權益,而非福利
長期以來,福利津貼之用語因西化移入本土經驗觀之,其津貼一詞常年流於政治支票及社會民眾最能貼切瞭解之用語。換句話說,舉凡本屬社會工作者之勞動安全權益基本保障事項,因其職業的變革及新興行業之更迭,造成社會工作者之勞動安全遭致長期漠視,甚或危險加給亦有如危險津貼而淪為貪求社會福利之嫌。然而,本諸其勞動安全意旨,社會制度、法令或整體社會政策對於社會工作者之勞動安全仍屬保障未周,抑或欠缺與不足。相關單位或主管機關,似難將其社會工作者之勞動安全視為「權益」基本保障之一環,反而將其視為國家操弄整體社會安全制度下之藉口與糖衣。別忘記了,我們要的是基本應有的勞動安全權益上的保障,而非恩給式的給付項目。


錯的是我們,不是我:勞動權益的動力關係  ─ 531 心得後傳

    從發生事件以來,「我」常常在檢視行政裁量與行政執行到底是如何的被無限上綱到每一位社工應具備的防身工具,或是社會上責難「我們」的利刃,甚至於FB的部分網站或是社工界的大佬們亦為之苛責「我們」的如是、如非。而這把尺或利刃到底要怎麼用,都是問題;「我」想,「我們」不能拿:養不教,父之過。為之搪塞的藉口或理由;「我」想,「我們」似乎自己亦曾深切地檢討:專業實踐與實務處遇的可能。但,這就是「我」要的嗎。還是「我們」所想要的。甚至是「我們」能給「我們」的。

    最近常常和交情略深的某機構主任深談到畢業季已來到,但機構內確仍徵不到二至三位的「我們」。「她」一直肯認的說道:「我們」提供加班補休制度、有供員工膳宿、1.5個月年終獎金、生日獎金、國外旅行補助…等等福利,應該算是業界裡福利算是很好的機構了,真的搞不懂,為什麼過了快四個月了,仍然沒有「我們」來應徵這個工作…。

    這二件事剛好讓「我」有一個強烈的對照:前者係抱著「望子成龍、望女成鳳」;而後者係為之「明主求才若渴之飢」。從這裡看來,「我」似乎找到了彼此皆忽略的焦點,那就是【勞動條件】與【勞動福利】所構築而成的【勞動權益】被「我們」給混淆了。

    五三一的座談會「我」看到了,「我們」都想要去努力改變一些已發生的事,也看了「我們」對這事件不同層面的解讀與學術自由的展現,甚至,也看到了「我們」在祈求上位者能略施恩給,給「我們」有一些的喘息與利刃。但,恩給者施的小惠確是:「我們」不夠專業、「我們」訓練不夠、「我們」要強化專業訓練、「我們」會改了,但礙於現今時勢的困難,「我們」要體認…。於會場之際不斷的浮現出功能學派的論理基礎與社工霸權階級的論斷;於是乎,猶如是進入霍格華茲學院班,被施了魔法,並也預知了未來「我們」專業上的苦痛與包袱。

    「我」或「我們」似乎真正的忽視了「我們」到底欠缺了什麼,而壓著「我們」喘不過氣來、壓著「我們」想要自我充實的能量、壓著「我們」身心俱疲的去活著面對,每一刻鐘那顆專業又既火熱的心;而談起【勞動權益】似乎是一種洪水猛獸般,「我們」都非常的害怕,害怕什麼呢。害怕「我們」是貪婪的納美人、害怕「我們」要已經很多的【勞動福利】、害怕「我們」會造成彼此間對立的氛圍與相互抗衡的團體、害怕「我們」…。
    「我」似乎不是站在戰爭的導火線上,為著「我們」的【勞動權益】引發新的一場廿一世紀新的戰爭,而是希望在「我們」已忽略甚久的基本能量為之覺醒起來,為著服務對象、機構、國家或「我們」共同創造多贏的契機,而不是讓「我們」犧牲一點點應享有的【勞動權益】,去換取「我們」在專業與熱誠上的生態耗竭。「我」想,「我」要的好像不是這樣,這好像也與「我」學到的社會工作背道而馳,「我」只能竭盡所能的嘶吼著,這不是「我」要的結論。但,好像這些都在每每事件發生後,「我」所能挨到的當頭棒,每每敲醒「我」再一次投入「我們」所謂的專業生態耗竭上。

   
勞委會說,從廠商普遍喊缺工情況來看,的確反映景氣回溫後的急單及短工現象,市場已進入「事求人」時代。但是勞委會也發現,廠商找不到工,除了馬總統所說的「學」、「用」落差外,也有不少企業停留在以往低勞動條件心態,以致無法媒合,在大陸企業都往加薪方向前邁進之際,台灣企業恐怕也要修正求才勞動條件,才能解決缺工問題。

【2010-06-22/聯合晚報/A4版/焦點】

註:531 心得後傳中,文中所述之「我」及「我們」專有名詞定義皆可為之:社會工作人員、機構、公部門及服務對象。



不舒服的東海半日遊
黑羊

彭主辦的誠意度70分
薛政委的官腔程度90分
底下小綿羊的溫馴程度120分
被浪費的青春 無價

會議內容大致上都有了,我來說說當日的會議氛圍感受
還沒到達會場時,就接到金鎮來電,主辦單位有把我們放在與談人耶~~
由於主辦單位沒有邀請,我們也沒有通盤討論對這個座談會(事後證明是摸頭會)的整合意見,我們只願意做一個參與者,所以請金鎮趕快請主辦方撤下來。

到了會場之後,其實超過我的想像,會場是小,但也塞的滿滿的,拿到與會名單後其實就不意外了;學者,各縣市代表,相關NGO代表,再來就是官員跟東海靜宜的學生就佔了八成,一線實務社工真的不多~~

而從發言順序就充分展現的這個會議的權力結構
1地方代表.
2NGO代表.
3學生.
4學者.
5中央官員總結
雖然是因為時間很短所以這樣做,但是從順序上就有了定論(也許是我不友善的推論),學界跟中央就佔有較高的權力地位,困境並不難發現,因為困境就一直發生在基層社工的日常工作當中,但是反映了又如何?問題並不是現在才發生,也不是現在才加劇,會認真的開這種座談會只是因為火燒到自己身上了,不得不撲滅罷了,在問題未被發現之前,何時看到中央會如此重視?而重視的問替真的就是想解決社工在工作上的困境嗎?

制度,也許是改善問題的根本,但用錯誤的方式來解讀,之後就是一連串的錯誤,家暴事件需要的也不只是社工增進專業知能、擁有專業證照等等;但在現今公務體系當中,擁有專業證照之公職社工師多不執行第一線業務,從事的第一線的實務工作者卻多是以短期約聘僱為主,而一些專業團體及政府主事者的想法卻是以增進專業就對了的想法作出發,但難道有專業證照就萬事都OK了嗎?;這裡反映一種現象,處理第一線家暴業務的社工在專業上雖未必遜於有證照者,但有證照者卻被制度移去做了未必然絕對需要証照的工作;事實上,每一份工作都需要有專業來做解讀及解決,家暴、兒少保等保護行業務重要,那難道身心障礙、長期照護等等其他社會工作領域的工作就較不需要較具專業人士的投入嗎?社區工作就不需要人力的長期投入嗎?對於會議,我是失望的(雖然在預料之中),因為對於整體社會工作,只是見樹不見林,仍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整體社會工作的環境雖有不同場域而產生的不同待遇,但整體而言,我們有受到合理對待嗎?整體社會工作勞動環境真的健全嗎?也許這些提問很空泛,也出現在一般的職場當中,但我仍不禁要問,開這種座談會真的有誠意及真的能解決社工在職場中的不平等對待嗎?

再者,社工是不是勞工,這個問題在不同人的腦袋裡,有著截然不同的答案,但我們是不是用自己的知識來從事勞務?但我們卻還在爭取勞基法內應有的勞動保障,我們真的是個對社工友善的社會及國家嗎?我們真的是對勞工友善的社會及國家嗎?

推薦訂閱
【展翅】展翅協會守護兒少多年有成 連續破獲大型兒少色情網站@【台灣展翅協會電子報】
台塑恫嚇學界之訴駁回@【蠻野心足Wild at Heart】
轉寄『531內政部座談會特輯』這期電子報

寄信人暱稱  寄信人email
收信人暱稱  收信人email

  • 社群留言
  • 留言報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