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本報

向日葵電子報
報主:全球綠人台灣之友
創刊日期:2008-10-01
發報頻率:月刊
訂閱人數:210
官網:

近期電子報


訂閱便利貼


將貼紙語法置入您的網站或部落格當中, 訪客可以輸入mail取得認證信,並按下確認連結後, 快速訂閱您的報紙。
預覽圖
訂閱向日葵電子報報
向日葵電子報
-----------------------------------------------------------------------------------------------------
Plurk FaceBook Twitter 收進你的MyShare個人書籤 MyShare
  顯示內嵌語法

向日葵電子報
發報時間: 2010-05-19 16:00:00 / 報主:向日葵電子報
[公益聯播]鸚鵡螺小房子 社區參與工作坊
八月柏林全球青年綠人會議台灣代表團籌備團隊招募

全球青年綠人是全球綠人聯盟的分支組織,具有獨立決策權與行動力,成員以卅五歲以下的年輕綠人為主。在這個國際性的青年組織裡,來自世界各地的年輕人共同為環境及人權努力奮鬥著。今年八月,全球青年綠人會議將在德國柏林召開。

 

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讓台灣關心環境議題的年輕人可以在一個全球性的舞台上發聲,不但吸收國際環保與社會運動的經驗,更透過國際串連來強化彼此的力量,將改變現況的腳步更往前邁進一步。
 
現在,已經有一群台灣青年綠人開始籌備出席會議相關事宜,儘管經費還沒有募到、代表團成員還沒選出、整體計畫也尚待規劃,但是這個全球在環境與人權方面都面臨嚴峻考驗的這個關鍵時刻,每一個機會都應該全力以赴、每一分努力都應當毫無保留。
 
為了讓這次前往柏林的台灣青年綠人代表團能夠發揮最大的效用,我們希望招募更多對環境與人權議題有興趣的朋友,一起來籌備這次行動。
 
籌備團隊的運作需要一段磨合期,八月又是轉眼就到的時間,因此希望有興趣的伙伴儘早加入,開始著手各項工作。籌備團隊的招募將到5月31日截止。
 
報名籌備團隊,請填寫:
 
要讓這個代表團順利成行,我們需要儘快討論並且確定很多事情,比方如何募款、出席會議的目的何在、希望達到哪些具體目標等等。請在加入後盡量對各種事項表達你的意見。
 
下一次籌備會議,將在5月21日至23日的週末召開,報名後請留意會議通知信件。
 
對八月柏林全球青年綠人會議台灣代表團有任何意見與提醒,請寫信給:
籌備團隊連絡人 王鐘銘 mingwangx@gmail.com

不一樣的國際會議語言:英語和台語的交會

不一樣的國際會議語言:英語和台語的交會 這次APGN大會一直要做到不一樣。國際會議當然要有最大共通性的語言,但在地的語言也同樣需要受到重視,Bob Brown給很多人激勵,我的發言方式,外國友人也覺得有趣,還有評常用台語的人覺得更有信心,當然以後要更加學習英語等等。晚上和日本綠黨幾個縣議員共進晚餐,談到我說的原住民及語言問題,大家覺得很有趣,幸好拔尚來跟我們同桌,方便傳達一些原住民的狀況。

 

APGN開幕詞的漢字與英文:
各位早,我是台灣綠黨的共同召集人潘翰聲,我要講媽媽教我的話-河洛台語,因為我害怕她會像父親的話-巴宰語一樣幾乎消失了,連我祖父都不曾跟我們說過一句巴宰語(Pazih),差點要故意忘掉自己祖先是誰。
剛剛Bob Brown,澳洲綠黨的領袖,使用較多數人方便溝通的英語,希望語言不會阻礙亞太綠人的合作,我們會用相近的地球心跳來溝通。
希望這次會議,透過許多語言夥伴志工的協助,我們可以自在地,公平分攤一個綠色的未來。
不一樣的國際會議語言:英語和台語的交會

Good morning everyone, I am Pan Han-Shen the convener of the Green Party Taiwan . I will like to start off by addressing you using hoklo Taiwanese  which was taught by my mother. This is because I am afraid the language will disappear like my father’s language Pazih. My grandfather had never spoken to us using Pazih before and this makes me sometimes think that I might forget who my ancestors are.

Like Mr. Bob Brown from Australia, most people choose to converse in English as it an international language and I hope that language will not be the barrier that affects the cooperation of the Greens from Aaia Pacific region, instead we can use the heart that we care for the world to communicate.

Hopefully, through this meeting, with the help of many volunteer, we can communicate and help and share the green future equally.

1970年代,全世界第一個綠黨出現在澳洲塔司馬尼亞島,第一個全國性綠黨出現在紐西蘭。二三十年前開始有第一個綠黨議員,現在全球綠黨超過一千個議員。
最近,亞太各國綠黨屢屢創下佳績,尚未取得席次的夥伴團體也有愈來愈大的影響力。
儘管未來面對官商勾結的銅牆鐵壁,我們希望未來五到十年內,亞太地區每個國家都有綠色議員!

The first Green Party  start in 1970s, in Tasmania, Australia, and the first national wide Green Party start in New Zealand and in the 1990s countries like Mongolia, Taiwan and other countries also founded their Green Party . 

In the recent times, the members from our  Aaia Pacific region have all show good results and those who have not gotten a seat in the group are getting influential. Even with facing business-government collusion problems, we hope in the next 5 or 10 years, there will be a Greens delegate in parliament in every  Asia Pacific country.

2001年全球綠人第一次大會,就在澳洲坎培拉,通過綠人憲章的六大核心價值,在前一年我們就決定必須建立APGN的網絡。
2005年京都議定書生效的前夕,第一屆亞太綠人大會在京都舉行,我們播下綠色種子,五年後的今天,我們來看看這種子是否已經發芽,尤其是在這個昏天暗地的惡劣環境裡。
緊接著這三天,讓我們透過開放空間的會議技巧,分享全球化、單一化威脅之下類似的經驗,讓我們在一起平等的來創造集體智慧,面對共同的未來,規劃一份鬥陣打拚的五年工作計畫,好讓這些綠芽長成大樹。

In 2001, the first world wide meeting of Global Greens in Canberra, Australia, people of Greens based on the 6 core value of the Greens .We decided the creation of the APGN network one year before. 

In 2005, the day before the Kyoto Protocol  entry into force  , our first APGN congress was held in Kyoto, and participants all take part in planting green seeds. Now, 5 years from 2005, we should see if these seeds had sprout, especially with the current poor environment situation over the world in last few years. These 3 days we shall be using an open space environment for our meeting and share the world. We shall share our experiences and brainstorm new ways and methods, together we draw a battle plan for the next 5 years, so that we can let these new sprouts become trees.

最後我們介紹一下台灣(Taiwan)這塊土地,河洛台語讀起來就是「埋冤」--「埋」藏這塊土地數百年殖民史的「冤」屈。
漢字字面上的意思,則是靜如平「台」的潟湖邊上的海「灣」土地。在漢人最早殖民的台江內海,去年底設立了國家公園,澈底終結了將近二十年前的高污染產業開發案,讓黑面琵鷺冬天的家留下來,感謝國際綠人給我們的幫忙。
我們要努力把這裡復育成一座「美麗島」,讓葡萄牙人初次驚艷的讚嘆「Formosa」再度響起。
最後一批的大規模移民,從中國過來的人稱這裡是「寶島」--香蕉吃不完的天堂。但現任總統馬英九上星期地球日的時候說得很不一樣,「台灣天然資源太少,天然災害太多」,他不知道自己的土地有世界第二高的生物多樣性。
歡迎各位來到「那魯灣」(Naluwan)!原住民說這裡是你我的家鄉!
請隨時準備接受驚喜!

We will like to strive to make this place a “beautiful island” Let joy sound again just like when Portuguese first saw the beauty of Taiwan and proclaim this place “Formosa” 

Finally, I like to welcome all to Naluwan, this is how we Indigenous peoples of Taiwan say this is my home.

文章來源:潘翰聲blog

綠色會議的典範!我們還在向前走…

政府花大錢想把台灣搞成像香港、新加坡那樣的會展中心,台灣究竟有何競爭利基?而這樣的事情,對地球、對台灣環境又是好是壞?

先從小地方說起,綠色會議的典範!我們還在向前走… 這個常見的圓形別針,是為了用在袋子上的,也可以別在身上。

古早時候,每次會議都是像百貨公司的大紙袋,總是承受不住書面資料和紀念禮品的重量,容易破損無法再利用,後來大家都改用環保袋(其實哪裡有什麼環保?你說說看),很多人家裡都堆得到處都是,拿出來購物也用不完。

所以,我們就不做裝資料的袋子,用募的,果然很快就從四面八方送來好多好多。 

再來,很多活動或會議都會做紀念T恤,材質是可以用有機棉啦,上次我們去巴西開第二屆全球綠人大會就是如此,但是否真的有必要?

 

我們決定還是用有機棉,但不做T恤,做手帕,這樣也請大家重拾小學生的好習慣,不要動不動就用衛生紙,別拿地球來抹嘴巴、擦桌子! 餐具呢,實在受夠了錯誤的免洗餐具政策下的「環保筷」,想說國外應該沒有像台灣這麼離譜,所以也不送了。

至於杯子,實在不想給塑膠杯,所以就選了有點台灣特色的竹製杯。(當然你也可以找一百個理由反對)

 其實,我們的會議最有特色的綠,還是要講究「吃」!

原本農訓中心就是台灣各地農會的集合體,所以餐廳標榜百分之百不摻外國米,也可做到每樣食物皆為本土生產。

但我們也有一些好農民要鼓勵,所以找了幾個不同的農民網絡,還沒有將食材全部替換,加一加就要好幾十萬,超出原本預算很多,餐廳廚房老闆說,這個比一般行情高出三四倍ㄟ。

 其實不用他提醒,這倒不是什麼有機太昂貴的歪理,再說什麼都是有錢的中產階級才關心環保,我就要罵人了。

 真相是:政府對有毒的化學肥料和農藥做了大量補貼,讓慣行農法的蔬果太便宜,這是一個不公平的競爭!所以有人說政府是最大的販毒集團,這一點也沒錯。

更具特色的是,我們在會議場所前面的單調耗水的草坪,改造為漂亮的可食地景! 

好健康的蔬菜,看起來好綠色會議的典範!我們還在向前走…吃到流口水了嗎?

美國總統歐巴馬上台之後,白宮草坪就馬上這樣改了,2012年的倫敦奧運,也是要講綠色,跟中國北京奧運不一樣的,他們將打造一千座都市菜園,也是同樣的概念。這都沒聽過?多看看國際新聞吧!電視沒報過?請打電話去你愛看的電視台罵罵如何?

  還有很多細節,實在沒有時間說了,總之如果媒體沒興趣不報,你就自己來看吧。這個事情的源頭,我們爭取APGN在台舉辦第二屆大會(每五年一次、這是第二屆),就提出「不一樣的會議」的概念,包括「綠色會議」的構想。

「綠色不只是理念更是實踐」官方正式、完整的、硬式的新聞稿:

http://www.greenparty.org.tw/index.php/actions/release/1183-2010-04-28-17-12-25
 

地點應該是最重要的!

曾經想過在文建會ROT出去的華山藝文特區,也洽談過構想:透過這次會議,將華山硬體空間做節能改造,變成一個綠色會展場所。我們的合作團體大地旅人工作室也先幫他們做了一個小的落葉堆肥設施,後來對方覺得我們的合作提案,對他們並沒有太大的吸引力而正式告吹,蹉跎好幾個月時間,我則在內部被檢討不夠積極去爭取。

 接下來轉到土城舊彈藥庫,交通相對比較不便,但環境很自然,可以做很多創意展現,變成真的非常綠的綠色會議,但就為了喬定場地又花好幾個月。主管的國防部軍備局營產中心不願意借給民間團體,除非由某個合辦的公家機關來借。因為台北縣政府一直垂涎要把這裡變成名為土城看守所的監獄,不可能幫忙,當然就是找土城市公所啦,又因為原本的土城市長盧嘉臣故意在當選立委後延期報到,讓市長不必改選變成官派,那也不用聽民意啦。我去市公所報告的時候,是層級很低卻不太看得起我們的公務員,連幾個長期支持舊彈藥庫農民的市民代表一起幫忙也沒用。最後大家忍痛決議放棄,土城農民感到愧疚是他們不夠積極,我因為在前一個地點的失誤上,也不能再多說什麼爭取一週之類的話了。

等到確定是現在的天母農訓中心,已經不到半年了,所以很多事情做不完。

導致綠色會議的構想也一減再減,最後可說嘴的事情實在不多,

但畢竟我們還是努力過了,往後如果要成立一家「綠色會議暨展覽顧問公司」的社會企業,應該還是有一點基礎的啦,繼續往前進吧,至少我們每天都是在過綠色生活。

推薦訂閱
共同為弱勢婦女勞工發聲@【台灣勞工陣線-勞動者電子報】
【展翅】展翅協會守護兒少多年有成 連續破獲大型兒少色情網站@【台灣展翅協會電子報】
轉寄『八月柏林全球青年綠人會議台灣代表團籌備團隊招募』這期電子報

寄信人暱稱  寄信人email
收信人暱稱  收信人email

  • 社群留言
  • 留言報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