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本報

愛無國境電子報
報主:台灣愛無國境協會
創刊日期:2010-11-30
發報頻率:不定期
訂閱人數:50
官網:

近期電子報


訂閱便利貼


將貼紙語法置入您的網站或部落格當中, 訪客可以輸入mail取得認證信,並按下確認連結後, 快速訂閱您的報紙。
預覽圖
訂閱愛無國境電子報報
愛無國境電子報
-----------------------------------------------------------------------------------------------------
Plurk FaceBook Twitter 收進你的MyShare個人書籤 MyShare
  顯示內嵌語法

愛無國境電子報
發報時間: 2011-07-28 05:00:00 / 報主:CWBA Angel
本期目錄
柬單愛 牙醫義診團出發囉!
從天堂到地獄 Part III---Jimmy
柬單愛 不簡單
感恩,這世界沒有好人與壞人,
沒有富人與窮人。
這世界只有兩種人,
愛人與被愛的人。
很高興在我身上兩者兼具。
我珍惜我所擁有的,
也願把我所擁有的
一切"愛與祝福"
送給柬埔寨的每一個人
我相信全世界的每一個孩子
都可以有書可讀,
有筆可以寫字,
有玩具可玩
這份美好"愛與祝福"
從台灣開始,傳遍全世界
感恩每一個愛都有"我"在其中


愛心捐款帳號
※轉帳匯款帳戶
 戶名:社團法人台灣愛無國境協會
 郵局:木柵郵局 (代號:700)
 帳號:00027031034729
 
※郵政劃撥帳戶:表格下載
 戶名:社團法人台灣愛無國境協會
 帳號:50195577
 
※信用卡捐款: 表格下載
 
聯絡我們:service@tcwba.org
[公益聯播]歡迎加入傑瑞粉絲團
柬單愛 牙醫義診團出發囉!

籌備許久的牙醫義診團首發團八人,今天一早也搭著早班機出發前往Graphis醫療中心了!
從今年年初,在阮醫師和多位好友的全力贊助下,在柬埔寨的Graphis醫療中心,設立了全新的牙科診療椅和設備,我們的牙科就這樣正式開張了!除了全新的硬體設備以外,優良的牙醫師也很重要。以阮醫師為首,王醫師,張醫師,楊醫師,各各都是身經百戰,在國內外的偏鄉區域,有豐富的從事義診的經驗。越是資源缺乏的地方,也越能顯現出這些百戰醫師,如何化腐朽為神奇,”巧婦”做無米之炊了!不用說,經驗和萬全的準備也是非常重要的! 

他們這次準備器材大包小包,一直到出發的前一晚,晚上11,12點,阮醫師都還在忙著打包,和清點這次要帶的器具有沒有遺漏呢!每個人都帶著非常少的隨身衣物,就是為了,要挪出最大的空間和公斤數,讓這些器材可以順利跟著義診團出去!

 婉莉,牙科助理,這是她第二次去參與牙科義診。上飛機前,看她手上還拖著一個重重地登機箱,問她為什麼沒有一起跟其他的行李Check IN? 她說剛剛的醫療器材物資已經超重了,所以除了她手上這一箱以外,其他團員們手上也都各自還拖著一大箱物資呢。而她這一大箱裡面,裝著她媽媽幫忙準備的整箱地鉛筆,因為她媽媽之前有讀到人間福報報導國立台中技術學院的師生,寒假期間在我們附近的小學從事志工教學時,每個小朋友手上都只有短的不能在短的鉛筆頭。所以這次無論如何,都要婉莉將這些鉛筆帶到柬埔寨給當地的小朋友。她臉上帶著非常燦爛的笑容,娓娓道來,這些鉛筆跟著她,遠從澎湖到台灣,再從台灣到柬埔寨。重量已經不是問題,感動的是那份滿滿的愛!

 牙痛不是病,但痛起來要人命!很多人都有這樣的體驗!在柬埔寨因為貧窮和資源不足,多數人都沒有刷牙的習慣,更別提牙齒保健了!你也可以想像這裡不論是大人或小孩,多數人的牙齒狀況都很糟!牙齒不好除了影響外觀,營養攝取以外,最怕得是很多疾病也可能透過牙齒而造成嚴重的感染!所以牙科在這裡也是背負著重要的使命呢!

從天堂到地獄 Part III---Jimmy

我的第一個星期,遇到了兩個長期(幾個月)發燒咳嗽,體重下降疑似肺結核感染的病人,尤其是那位女病人(簡稱A女士),理學檢查上我還發現了她有中度的左邊肺部肋膜積水( pleural effusion ),非常嚴重;至於另外一位男病人(簡稱B君),情況也不會比A 女士好很多。面對這兩位病人,除了把他們送到醫院治療外,實在別無他法。我徵詢了TLC 職員們的意見,發現他們的主要任務是在湖上看診,限於人力財力的缺乏,他們似乎很少有把病人接到岸外入院治療的經驗。

有過在GHC眼睜睜看著病人病情嚴重,卻無法作進一步處理的苦澀經驗,這一次,我決定排除萬難獨資幫助這兩位病人把他們送到暹粒公家醫院去接受治療。我和TLC職員們再次商量,告訴了他們我的決定以及肺結核的高度傳染力(別忘了,我們會和兩位病人共處回程的 10個小時),結果熱血的他們統統投了贊成票,讓我感動不已。第二天早上,A女生帶來了她的幾個月大的小Baby,而B君也把老婆和小Baby(就是前幾篇文章提到那位看似4個月,實則8個月的嬰孩)以及草蓆炊煮工具等等都帶上了船。因為船上突然多載了幾位乘客,我們還特地就地多買了一些白米和鮮魚,以備路程上午餐用。

在GHC服務時,曾經好奇的問過蘭妮醫師, 為什麼GHC不是蓋在國道4號公路旁,而離主要道路有點距離? 現在終於親眼見識到,柬埔寨人因為貧困還有交通不便利,通常家裏有一人生病時,就必須攜家帶眷全家一起到醫院來。而大多數的醫院也沒有多餘的空間讓家屬留宿,所以也常常可以看見全家大小,就很自然的在醫院的院子裡搭起帳篷,生著柴火煮飯”露營”的奇景了。因此GHC的地點,好處是腹地比較大,除了讓病人可以安心養病以外,也讓家屬有地方可以安頓,不用餐風露宿。

輾轉抵達暹粒市區後,時間已經來到黃昏時分,TLC 職員建議先把病人和家屬帶到另外一所兒童慈善醫院的門診等候區去過夜;具有台灣醫療思維的我登時不解--暹粒X立醫院,不就在附近嗎?為什麼不把嚴重的病人直接帶到就診醫院急診處去辦理入院,反正我會負責他們兩位的一切醫療費用。結果我得到的答案是匪夷所思的:晚上急診室不一定會有醫生,不如讓他們先睡這裡的凳子上,待明兒一早,再把病人們帶到暹粒X立醫院去。入鄉隨俗,我還能說什麼呢?

第二天早上七點半,TLC的男護士Savann 和我僱用了當地的Tuk-Tuk 車 (摩托三輪機車), 把病人接到暹粒X立醫院急診室去,急診室內人潮洶湧,病人很多,可是除了護士以外,我看不到醫生;一直到了九點半,我才看到了狀似醫生者停了車子,脖子掛了聽筒姍姍來遲。一直到了下午,我的病人終於入住進病房。讓人奇怪的是,病人在急診處並沒有被推去照胸部X光,雖然他們兩位在急診室裡發燒又咳嗽。

 B君最幸運,先被送進來普通病房,病房非常的擁擠,約莫一個20 尺 x 70尺的空間裡擠了30幾位的病人,病床與病床間幾乎完全沒有可以供人活動的空隙。我大略的觀望了一下,除了護士站 可以看到穿著白色制服白色頭套的醫護人員外,在病房內鮮見他們在那裡走動。我們等了許久,Savann多方詢問,我們才被告知必須先繳費,病人才能夠被抽血檢查或照X光。我看了一下檢驗單,白血球紅血球的一般檢查被打了一個勾勾外,然後是C-  reactive protein (發炎指數)檢查,然後就沒有了(我很納悶:病人的腎臟功能,肝功能檢查在這裡好像都不很重要)。抽血外加胸部X光,我一共繳付了美金九塊半(台幣大約 280 )。一整個下午,我們不斷的在普通病房和急診室(A女士還在哪裡)來回走動,就是沒看到病人被推到X光室去照X光,雖然我們已經通知醫護人員我們已經代病人繳付了費用。

 到了下午快五點,A女士也被推進來普通病房;這次更離譜,只被交待要抽血檢查,沒有胸部X光項目,我這時按捺不住了,向病房一位年輕醫生(實習醫生?)表明了我的身份,並告訴他病人有肋膜積水的情況,他跑去聽診了以後,才同意並補上一張X光申請單。我們一直耗到快晚上7點了,兩位病人還是只被吊上葡萄糖水(這個似乎是柬埔寨人的最愛),然後什麼也沒做。 

在等候過程期間,Savann 告訴我,這裡醫護人員不太理會病人,醫生在外面有自己的診所,來醫院只是來拉客人打廣告,露了幾下臉就回去自己的診所開店做生意。Savann也一臉憂傷的告訴我說他的祖母去年病重在這裡住院,結果到了晚上病情惡化,他摸了她脈搏,很慢很微弱,趕忙呼喚醫生來急救,結果醫生完全沒有出現,最後他逼於無奈,只能向護理站借來一瓶生理食鹽水點滴,然後自行急救自己的老祖母,一直到祖母停止了呼吸,沒有任何一位醫護人員過來幫忙。我聽著他的故事,不禁倒抽了幾口涼氣,天!這裡還算是醫院嗎?稱之為地獄,恐怕還比較恰當。Savann 也告訴我,因為這裡公家醫院護士們的薪水很低,月薪大概 美金30-50 (台幣 900—1500 ),所以很多護士在下班後,都偷偷的在家裡開起診所,當起秘醫來;怪不得,在病房內的護士都很冷漠:在自己的肚子還沒被餵飽以前,有可能還有多餘的愛心去顧及別人嗎? 

天色漸漸晚了,我決定放棄等待X光片子,雖然我很想知道兩位病人的肺部的情況到底有多糟糕。 

第二天,也就是星期六早上,我和TLC另外的一位女職員Maly ,又回到醫院去探望病人。好奇怪,X光還是沒照,這間醫院到底出什麼問題呀?等到快中午12點了,Maly 才遇到一位在醫院工作的舊識,詢問之下,才大驚失色的知道,柬埔寨不像台灣,會有護士或醫佐主動推送病人去進行一切檢查,一切程序,家屬必須自行推送病人去進行,我的天呀?為什麼那些醫護人員明明知道我們在等待X光的結果,卻完全沒有善意告知我們這些。搞清楚了X光室的正確位置後,Maly和我匆匆忙忙的跑回去病房想說把病人帶到X光室去。

 

問題是兩位病人完全沒有辦法走路,才走了幾公尺,兩個人不約而同的都蹲下來喘氣。Maly 看到這樣不是辦法,就到護理站想說借用輪椅一下,結果,居然被告之,我們必須“租用”輪椅以及僱用“專屬推送人員”,一個人要價 5000 里爾;我早就知道,這裡公家醫院處處都是以金錢為導向,卻沒想到他們可以為了賺錢而巧立名目?!付了2.5美金後,我的病人們終於照了X光,我馬上把新鮮出爐的片子攤開來一看,沒錯,是肺結核,是非常典型,連實習醫生也不會看走眼的肺結核片子。 

這下子,病人們終於可以得到恰當的肺結核治療,而且應該會被馬上轉入隔離病房了吧?沒想到,我們被護士通知說,當天是星期六,醫生只工作半天,我們完成胸部X 光作業時,時間業已來到下午一點,此時醫生們都“落跑”了。我透過翻譯,問了護士:那麼值班醫生呢? 你們總有值班醫生吧? Maly 得到答案後,對我苦澀的笑了一下,通過這個肢體語言,我大概知道我們今天又是白忙一場了。兩位肺結核病人在普通病房內,一個在東一個在西的不斷咳嗽著,我不知道,今天這個晚上,又有多少同房的病人以及家屬們會默默地被肺結核菌給感染?!我越來越覺得,這裡不是醫院,這裡根本就是人間地獄;本來有某某疾病的,住院以後,有可能被隔壁病人感染上另外一種更嚴重的致命疾病。也就在那個晚上,我躺在guest house的床上輾轉難眠,我反覆的想:我把病人們帶離漁村,是不是個錯誤的決定呢?

後來的幾天,發生的事,更印證了:這裡真的是地獄。

推薦訂閱
中 秋 節 物 資 募 集@【救世慈善協會-朝陽時報】
【新象兒童劇】狐狸大老闆 《智邦藝訊617期》@【智邦藝訊】
轉寄『柬單愛 不簡單』這期電子報

寄信人暱稱  寄信人email
收信人暱稱  收信人email

  • 社群留言
  • 留言報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