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本報

愛無國境電子報
報主:台灣愛無國境協會
創刊日期:2010-11-30
發報頻率:不定期
訂閱人數:51
官網:

近期電子報


訂閱便利貼


將貼紙語法置入您的網站或部落格當中, 訪客可以輸入mail取得認證信,並按下確認連結後, 快速訂閱您的報紙。
預覽圖
訂閱愛無國境電子報報
愛無國境電子報
-----------------------------------------------------------------------------------------------------
Plurk FaceBook Twitter 收進你的MyShare個人書籤 MyShare
  顯示內嵌語法

發報時間: 2011-08-05 05:00:00 / 報主:CWBA Angel
本期目錄
柬單愛 各地的愛心捐款和祝福
從天堂到地獄 Part V---Jimmy
活動訊息
[募款]柬單愛 不簡單 兒童圖書館募款公益活動
柬單愛 不簡單
感恩,這世界沒有好人與壞人,
沒有富人與窮人。
這世界只有兩種人,
愛人與被愛的人。
很高興在我身上兩者兼具。
我珍惜我所擁有的,
也願把我所擁有的
一切"愛與祝福"
送給柬埔寨的每一個人
我相信全世界的每一個孩子
都可以有書可讀,
有筆可以寫字,
有玩具可玩
這份美好"愛與祝福"
從台灣開始,傳遍全世界
感恩每一個愛都有"我"在其中
[公益聯播]陽光基金會 100年度1-6月徵信財報
柬單愛 各地的愛心捐款和祝福

辦活動不容易,特別是對第一次挑戰辦募款活動的我們。從柬單愛 兒童圖書館興建募款公益活動開始後,陸續有來自各地方的捐款。認識的朋友們的支持和義氣相挺,不用說非常感恩。但是最感動的應該是來自各地,素未謀面的愛心朋友們,在捐款的同時,也不忘給予我們溫暖的祝福和加油! 在這裡特別想要跟大家分享幾段!

小威廉的祝福 

還記得小一的威廉吧!除了在上一波募書活動時,大方地將他的玩具書籍送出國,陪伴柬埔寨的小朋友外,這次在募款活動一開始時,也將他的壓歲錢慷慨地捐出,還細心地用紅包袋裝起來,上面用國字和注音寫下祝福,祝福蓋圖書館成功。不用說我想您應該可以體會到我親手收到這份可愛紅包袋時的感動吧!

 佳如的小熊存錢筒

這個可愛的小熊存錢筒是我的鄰居小六的佳如捐贈的!佳如昨天剛從國外遊學回來,聽說我們第二波的圖書館募款活動已經開跑,隨即捧著她的小熊存錢筒來,希望也可以幫得上忙!

 來自高雄的愛心

這是來自高雄兩位愛心朋友的捐款,素未謀面,但您們的祝福讓我們很開心!

 小港一家人的祝福

這是來自小港的黃小姐一家人,在還未來得及感謝她們之前,反而收到她們的感謝!

還有表示”Just want to help”,和默默行善不願具名的愛心朋友!

不管碰到多少挑戰,來自大家的祝福是支持我們繼續往前的原動力! 離目標還有一大段距離,但是我們會繼續加油努力的! 也希望有更多的愛心朋友一起加入支持我們喔! 感恩!^___^

 

 

 

 

 

從天堂到地獄 Part V---Jimmy

透過Savann的協助,護士讓我稍稍過目了一下住院至今的所有藥物記錄,我的天!她被注射的是Streptomycin的同屬藥物 – Gentamicin,那是歸屬於aminoglycoside胺基配醣體一類的抗生素,據文獻記載,Gentamicin 的確有抑制結核菌的功能,但是卻不是第一線抗結核菌治療藥物  ( 1st line treatment )(況且沒給病人檢查腎功能就這樣的用上了這個會傷害腎臟的藥物,真是不智)。在治療結核菌時,一般上醫生先投予幾種組合式的抗生素,這樣做的目的是要全面圍攻一舉纖滅結核菌,以防止因為局部治療而衍生出抗藥性菌種( resistant type )的可能。 

另外,我們還有其他的第二線( 很多隸屬aminoglycoside的抗生素就是第二線藥物),甚至第三線藥物以便在第一線藥物失效時,得以派上戰場以繼續抗結核戰役。所以,在肺炎的治療上,只要有一點點懷疑是肺結核的可能性時,有些屬於第二線或第三線的抗生素就要盡量避免使用,以避免混淆(簡單來說也就是這些第二線或第三線的抗生素也可以有效的用來治療其他細菌性肺炎,如果病人痊癒了,你到了最後就不知道肺炎最後的真兇,到底是結核菌抑或是其他菌種了。有興趣者可參閱http://urochordate.com/mt2/medical/post_58.html

這個算是治療肺結核方面相對基本的一項常識了,我不明白為什麼柬埔寨醫生會不知道。而且只給予單一種抗生素,那不是有可能導致抗藥性結核菌的可能嗎?如果這種抗藥性菌種在病房內散播出去,那無疑就是等同院方用石頭來砸自己的腳了。 

我再也忍不住了,第二天終於等到了那位年輕醫生(從一開始只在病房遇見過這個醫生,實在搞不清楚,他到底是實習還是住院醫師/主治醫師),我開始用英文試圖進行一些學術討論,以探討目前用在A女士的抗生素是否恰當,只見他很尷尬的用簡單的英文回答了幾句,再揮揮手參雜地說了No No 和Yes Yes, 到了最後,我還是搞不清楚No 在何處,Yes 在何方?此時此刻,肉在沾板上了,徒呼何奈也! 

就這樣,A女士自覺在住院後,呼吸狀況越來越好,雖然她的痰液反應結果,依然遙遙無期,雖然也有可能注射Gentamycin後,痰塗片檢驗結果不會再呈現陽性了,我還是希望千山萬水把她送到暹粒後,她可以得到應得的抗結核菌治療。不幸的是,在某一天的早上,A女士因為想念遠在漁村的先生,加上感覺自己已經“痊癒”了,在沒有和TLC商量的情況下,自行向醫生要求出院。然後,很不可思議的,醫生居然也答應了。 

我在隔天知道了這啟落跑事件後,感到悲憤萬分,我辛苦的把病人帶出來治療,當中不斷的囑咐病人要好好的接受治療直到我們安排她回家,也給她說過了結核菌傳播能力之可怕,她居然在沒有通知我們的情形下,自行離開。我不知道她在回家的一路上,又會把可怕的結核菌給散播給多少無辜人士? 

我當天晚上,一直很後悔作出把她帶出來治療的決定,也深深的體會到醫療雖然可以救急,但是也只能治標而已。教育,才是一切的根本!  無論你提供多先進的醫療方式,只要柬埔寨人的知識水平仍然低下,一切努力,皆是枉然;提升柬埔寨人民的教育水平,才是徹底的解決問題之匙。也是在那個晚上,我才明白為什麼愛無國境協會那麼辛苦地,為提拔柬埔寨下一代而努力著,沒有教育作為根基,萬丈大樓也是搖搖欲墜。   (待續)

推薦訂閱
簡約速報2009.12.25@【尋找閱讀的姿勢:簡約風格面面觀】
轉寄『柬單愛 愛心和祝福』這期電子報

寄信人暱稱  寄信人email
收信人暱稱  收信人email

  • 社群留言
  • 留言報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