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本報

愛無國境電子報
報主:台灣愛無國境協會
創刊日期:2010-11-30
發報頻率:不定期
訂閱人數:50
官網:

近期電子報


訂閱便利貼


將貼紙語法置入您的網站或部落格當中, 訪客可以輸入mail取得認證信,並按下確認連結後, 快速訂閱您的報紙。
預覽圖
訂閱愛無國境電子報報
愛無國境電子報
-----------------------------------------------------------------------------------------------------
Plurk FaceBook Twitter 收進你的MyShare個人書籤 MyShare
  顯示內嵌語法

發報時間: 2011-08-02 05:00:00 / 報主:CWBA Angel
本期目錄
牙醫義診紀實
牙醫義診團和國防醫學院學生在GHC的合作
從天堂到地獄 Part IV---Jimmy
活動訊息
[募款]柬單愛 不簡單 兒童圖書館募款公益活動
柬單愛 不簡單
感恩,這世界沒有好人與壞人,
沒有富人與窮人。
這世界只有兩種人,
愛人與被愛的人。
很高興在我身上兩者兼具。
我珍惜我所擁有的,
也願把我所擁有的
一切"愛與祝福"
送給柬埔寨的每一個人
我相信全世界的每一個孩子
都可以有書可讀,
有筆可以寫字,
有玩具可玩
這份美好"愛與祝福"
從台灣開始,傳遍全世界
感恩每一個愛都有"我"在其中
[公益聯播]人本台北總會─財務部徵會計及人事助理一名
牙醫義診紀實

牙醫一行人抵達金邊後,跟當地的翻譯會合,以及把在當地的採買義診時所需要的物資都裝上車後,就直奔醫療中心了。抵達後,沒有休息,大家馬上開始做隔天義診的準備工作!

第二天,典型的柬埔寨雨季天氣,雷陣雨交加,我們有準備交通車載送病人到醫療中心,只見小朋友蹦蹦跳跳的往前進,先行抵達的國防醫學院的學生志工們,也加入一起幫忙! 當起小朋友的大玩具,小朋友雖不懂屬於志工的哼唱旋律,不過音樂無國界,也能一起隨之轉圈圈,其間嘻笑聲圍繞醫院外圍。 

這次的義診除了附近的村民以外,也以小朋友為重點對象。來醫院的小朋友,也以距離醫院最近的村落的為優先。這裡的小朋友也異常勇敢,沒有父母的陪同,不管拔牙或是洗牙的痛苦,只是緊抓著床沿,雙腳交叉以示痛苦難耐,卻沒有聽見任何的哭喊。 

無意間訪問小朋友的家庭背景時,訝異於她們的身高體型通常小於他們的實際年齡。經過翻譯解釋,農村的小朋友,家庭窮困,長期的營養不良,導致與柬埔寨城市的小朋友身高幾乎差一個頭身。而發現此現象,是因為在診間看見一位小女孩食指嚴重瘀血,醫生被告知小女孩是協助家庭使用搾甘蔗的機器而被壓傷,我驚訝於這眼前的小孩童,竟然需要作這樣的粗活,孰不知這只是一般農業家庭的基本工作。孩童滿手址垢,醫生半開玩笑的指正小朋友,卻以擔心的口吻提到,長期的指垢很容易引發灰指甲。 在這裡的所見所聞,和我們在台灣的生活完全不同。

 牙醫盡全力的修補病人的牙齒

有位病人前門牙的假牙已經搖晃好久,但因為經濟的因素,只能放任不理,當醫生拿下病人的假牙, 牙垠已經被破壞殆盡。病人也被第一次見到的假牙構造吸引目光。醫生只能就目前的現狀,盡全力做修補。 他說:無須訝異這個世界的任何事情,因為這是她們的世界,所以當我們所見所及,只要常反省自我,盡己之力協助,並感恩我們自己的環境是如何的幸福美好即可。 

到達的這幾天,地表總是溼滑不易行走,整日暴雨讓夏日的酷暑減壓不少,晚餐結束之後,志工們紛紛表達自己的一整天的感想,和檢討今天的工作事項,期待明天會做得更好。 

晚上熄燈睡覺時,發現烏黑的空間,多了幾點閃光在空中飛舞,螢火蟲圍繞在蚊帳外圍,我曾見過螢火蟲,在人類賜與牠們的保護區內,但這一次應該是我們住進螢火蟲的家中吧!

 

 

 

牙醫義診團和國防醫學院學生在GHC的合作

柬埔寨的典型夏日,整晚的雷聲隆隆,彷彿大軍壓境踩踏過屋頂,有好幾次夜裡睡裡不安穩. 雨過天青之後,不久,可能又有令一陣大雨來襲,夏日的天氣,一日多變,不變的永遠是落雨聲不絕於耳. 

或許是整夜的大雨,一早醒來就診的病人零散不如昨日盛況,又聽聞義診車前去載運病人時,發現唯一的路徑被倒落得樹木擋住去路, 比起昨日的熱絡,心理不免有幾分擔心.幸好義診車將病人及時送達,今日客滿的狀況, 應該比第一日的人數更多吧!

前來Graphis醫療中心就診的病患

 這次國防醫學院師生和牙醫義診團也合作無間。國防醫學院師生和Graphis醫療中心的醫護人員先對病患看診,並做基本的健康檢查。特別是第一次來的病患,我們將每一個病患的病歷制度建立起來。這也可以做為牙醫要幫病患拔牙時的重要參考資料。

首次就診病患,需做基本健康檢查,並建立病例資料表

 由於考量動線流暢,今日將就診單位細分,將初診病患在進入問診之前,檢查視力,血壓,身高體重,希望以更完善的完成基本檢查,減少排隊人數,也減低問診醫生的壓力.其間,國防醫學院的志工,也拿起教學齒模, 以輕鬆活潑的方法,正確的教導小朋友如何刷牙,病患不論老幼都發送牙刷ㄧ把,並當場告知如何使用牙刷,不僅讓醫學院的學生學以致用,並增加當地公共衛生知識. 最後,小女孩拿起牙刷,現學現賣,可愛的模樣讓大家拿起相機猛拍照留念.

 下午的診間一樣熱絡, 瀏覽著散坐在地板上等待的病患,不免對其中一位孩童特別投以關心。他長得與別的小孩不一樣, 在這裡很少看到光頭的孩童, 她的母親的衣物並不乾淨, 雖說這裡的貧窮已不再讓我震驚. 渾亂的環境,時而下雨的天氣,令人悶熱不堪, 屋裡百味飄散。突然就診間學生聚集起來,好像針對某一個個案的研究.

 就是那位引起我注意的小孩,她的腳底因為金黃色葡萄球菌感染,導致腳底板發膿潰爛,又因為交叉感染,另一個腳底板也被感染,也因為手指觸摸,頭部已經開始出現局部腫脹. 當準備包紮小孩時,她卻開始嚎啕大哭而且尿床,媽媽先將孩童作基本的沖洗時,我才確定眼前這位孩童是個小女娃,她嬴弱的四肢,腹部鼓起,哭泣的臉龐,潰爛的腳底,令人不忍瘁睹。

 就診完畢之後,醫生希望病患下週一能回診,母親以家裡貧窮無法付擔車資推辭,即使醫療中心已經提供完全免費的診治.義診的醫生詢問車資所需的費用,轉手立即拿錢要交給母親. 工作人員委婉的與醫生商量,希望先將車資保留,並代請翻譯告知病患母親,下次就診來醫療中心時,才會將車資給她。用意是強迫母親一定要帶病患回來復診.醫生也認同工作人員的建議。2塊美金?和她的女兒的一條命孰重? 現在只盼望母親會如期帶著女兒回來復診了!

牙醫義診團和國防醫學院學生在GHC的合作

 第一階段的牙醫義診順利結束,完成的義診結果是:122人次補牙,43人次洗牙,46人次拔牙,其餘7人為粘牙或是些微腫脹問題. 

國防醫學院學生對於即將要離開的牙醫師們,特來請益有關此次的義診和心得,老醫生說”有心最重要”,而國防醫學院的學生在他們在學其間,就已經熱心奉獻自己的時間和專業,即是最佳印證!而在異鄉,有經驗的醫師和在學醫學院學生有機會作經驗傳承,更是美好的回憶!

 

從天堂到地獄 Part IV---Jimmy

照完胸部X光的隔天也就是星期天,在探訪我的病人期間,我看到了隔床病人:一位喘氣連連,嘴唇以及手指都發紺了,看起來在台灣會被馬上插管, 送到加護病房去作深切治療的老婦.我在她病床的周遭看不到院方提供的任何氧氣/急救設施。我從湖上出差幾天回來後,星期四晚上,我去探望我的病人時,發現老婦不見了,床上換了另外一位病患,我問A女士病人去了哪裡?她回答說昨晚在床上過世了。這當中老婦到底有沒有得到應得的急救,我也懶得問了;老實說,暹粒X立醫院這裡的地板顏色樣式,和我在金邊參觀的 監獄博物館(Tuol Sleng Museum)的地板樣式,是一模一樣的。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原因,導致我對這裡醫院極度反感,每次走進來病房內,完全沒有來到醫療機構的感覺,反而覺得這裡寒風凜冽,有很肅殺的那種感受 

再過一天,很意外的,我們看不到B君,問了問護士小姐,居然被告知他已經被轉至肺結核的隔離病房,我一聽大樂,事情終於有了轉機,病人的治療終於上了軌道。我們在通道上問了好幾個人,終於找到位於醫院角落的肺結核隔離病房。

 我很訝異哪裡竟然是個大通舖,也就是幾十個病人擠在狹小的病房內,情況不比普通病房好多少,完全不像台灣的隔離病房,是一個病人一間的那種形式。我們最後找到了B君,奇怪的是,B君還是沒有被提供任何的抗肺結核藥物?B君說負責醫生說要等他的痰塗片檢驗結果(耐酸性染色),是陽性被“確實”證明是肺結核患者後,才能給予藥物。 

聽了這些,我的心中疑問,一個個的冒了出來:

(1)肺結核的痰塗片檢驗結果只能視為一項有價值的參考(比之敏感度80%以上的細菌培養方式,痰塗片檢驗結果大概只有60% 的敏感度),為什麼柬埔寨醫生堅持以痰塗片檢驗結果,作為單純判定病人有或無肺結核的唯一工具呢? 
(2)為什麼B君的胸部X光片不被作為肺結核的參考證據呢? 
(3)為什麼A女士的病狀、胸部X光片和B君的相仿,但是只有B君一人被送入肺結核病房?
 (4)把一位被院方視為還不算是肺結核的病人,送到肺結核病房去,然後又不給予抗肺結核藥物,萬一這位病人最後真的沒有肺結核,那麼在這段期間卻倒霉的被隔壁床病人感染到了肺結核,責任改歸誰來負責呢? 

總總的疑惑,讓我著實想找個醫生來問一問。和Savann到護理站繞了一圈,還是和普通病房一樣的,只見護士不見醫生踪影,只有作罷。 

第二天,到普通病房在去探視尚留在哪裡留醫的A女士,她一看到我,就雙手合十,連聲的“阿坤阿坤…“然後一連串的柬埔寨話,阿坤在柬語是“謝謝”的意思。Savann告訴我,A女士經過幾天的治療後,已經沒有那麼喘了。 

“治療”? 我的大問號再次冒起…A 女士在普通病房業已接受抗肺結核治療?再仔細的問下去,原來在我們外出的那幾天,醫生已經開始給予她肌肉注射治療了,已經給了Streptomycin (一種抗肺結核菌的抗生素)?那其他的抗肺結核口服藥物呢?A女士說沒有,就只有肌肉注射而已。我心中大呼不妙,層層的疑雲讓我再也忍不住了,好奇心驅使我走到護理站去,堅持希望看到A女士在病房的住院記錄。

推薦訂閱
2009年綠訊03月號 最新文章&消息@【綠訊】
全人關懷身心障礙協會帶領~特教生參訪焚化爐【大開眼界】@【社團法人高雄縣全人關懷身心障礙協會】
轉寄『柬單愛 國際志工』這期電子報

寄信人暱稱  寄信人email
收信人暱稱  收信人email

  • 社群留言
  • 留言報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