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本報

兩性戰國
報主:兩性戰國
創刊日期:2000-10-17
發報頻率:不定期
訂閱人數:7,247
官網:

近期電子報


訂閱便利貼


將貼紙語法置入您的網站或部落格當中, 訪客可以輸入mail取得認證信,並按下確認連結後, 快速訂閱您的報紙。
預覽圖
訂閱兩性戰國報
兩性戰國
-----------------------------------------------------------------------------------------------------
Plurk FaceBook Twitter 收進你的MyShare個人書籤 MyShare
  顯示內嵌語法

兩性戰國
發報時間: 2014-03-03 05:00:00 / 報主:兩性戰國
[公益聯播]【愛心募集】動保志工 熱情召募~
本期目錄
代價(七)
代價(七)

  幾天後在賓館的房間。

  世坤問曉敏:「妳要不要去洗澡?」

  「為什麼?」

  「其實是我的習慣,做之前兩個人先洗個澡。」

  曉敏想一想,聳肩點點頭。

  「何不妳先洗?浴巾在那裏,」世坤指給她。

  進去浴室裏,一面大鏡子在左邊。她刻意地不去看鏡裏的自己。脫光衣服後,她趕緊沖澡。

  然而,當沖完澡跨出浴缸時,曉敏忽然一股衝動,直視著鏡子裏的影像。她慢慢地將浴巾拉開,看著自己赤裸的身體。

  曉敏不知道怎麼看鏡子裏的那個人。她是誰?為什麼我是這個人?為什麼我不是別人?她為什麼做她現在在做的事?

  會有誰喜歡鏡子裏的那個人?

  她忽然眼眶泛紅:誰會愛我?武民愛我嗎?

  一個聲音自心底響起:妳是個笨蛋,妳看不出來武民是在利用妳嗎?

  不,他沒有……情況已經越來越好了,不是嗎?但……但就算他真的是在利用我,他曾經對我很好:幾年前不是有個神經男人糾纏自己嗎?不是他替自己出面嚇走那神經病的嗎?他會這樣救我,當然是愛我的,不是嗎?我相信他的最心底仍愛著我。

  聲音:但是他現在根本沒在替妳想。

  他會改的。我相信他會改的。況且,為了他曾經為我做的事,就算給他利用一下也沒有什麼關係;我願意犧牲……即使是我的身體。

  聲音:隨妳怎麼想。妳高興就好,即使妳是個傻瓜。

  那是我願意的……好吧,我也得承認我有失望的時候:他為什麼現在問也不問一下我的感覺?為什麼他不在乎我的想法?

  曉敏想到世坤。他體貼多了,雖然跟他只是……交易。那只是單純的性,只為了生孩子。沒有愛在裏面。

  聲音:妳愛世坤嗎?妳會不會愛上他?

  不, 不會;我可以百分之百確定。我承認那很奇怪:他是個有錢人,雖然有些年紀,外表卻不算差;況且又是個體貼的人。我知道我對體貼的男人沒有一點抗拒力,總是 一頭栽進去,不管適不適合。但是世坤有某些因素……是他對我的某些態度?也或許是因為我知道自己做這一切完全是為了武民?總之,我不討厭世坤,但也完全不 被他吸引。

  聲音:但是,妳喜歡和世坤見面,喜歡他給妳的注意,體貼……

  ……好,我承認這點……但,武民愛我,他才是我應該奉獻全心和肉體的人。武民會愛我的。

  曉敏的心被一陣憂傷漫過:我只是希望有人愛我……

  「妳好了嗎?」忽然世坤在門外敲。曉敏趕緊整理一下自己,將上衣穿起來,下身圍著浴巾。

  「怎麼了,妳還好吧?」世坤看曉敏的表情有點不對,問道。「沒事。」她搖頭,遮住正在用力僵直的左手。

  世坤走過來坐到她旁邊。「妳真的是很漂亮,很迷人,性感極了。」

  沉默。

  「妳先生也多虧妳了。讓妳做這麼大的犧牲。」

  曉敏低下頭去。

  「真的,妳先生應該更體貼一點,學著怎樣取悅妳。妳知道嗎?」世坤神秘地說:「有非常多的方法可以取悅一個女人。」

  「什麼?」曉敏不禁臉紅心跳。

  「妳想知道是那些方法嗎?」他微笑。「妳知道,我發現妳真的太吸引我了,跟妳做愛是我這輩子都不會忘的經驗。我覺得命運時常在安排我們,妳不覺得嗎?好像冥冥之中有個力量在操作一些事,我們想抗拒都沒有辦法……對不對?」

  曉敏不禁點頭:「我相信。」

  「那妳不覺得我們的相遇也是命運?」

  「你的意思是……」

  「我猜妳知道我的意思。」

  「嗯?」

  「我相信我們在一起絕不是偶然。」世坤似笑非笑。「我們可以開始了嗎?」

  他這是什麼意思?

  命運?

  ……

  他終於結束,翻身躺到一旁。曉敏累得只想睡覺,但是她使勁爬起來。

  「我們後天見?」

  「再過幾天好嗎?我有一些事。」曉敏疲累地說。事實上,她是不想那麼快再做。

  「多久?」

  「一個禮拜以後好了。」曉敏想一個月都不要再碰到性。但她更想快點懷孕,好結束這一切。

  「好吧。」

  「晚上八點。我白天有事。」曉敏走到門口。

  「曉敏,」世坤問,「我今天讓妳很舒服吧?」

  她沒有回應,徑自開門離去。

  

  好幾天下來,張伯一直是冷冷的,不願多話,不是不理她,就是給她麻煩:嚷著不吃藥,不想吃她做的飯,固執地要自己四處走不要她陪。她雖然累得要死,但想這個老人對自己的太太這樣忠心痴情,應該是好人;也看在建文的面上,所以儘量耐心地應付他。

  這一天,她正在作飯,張伯走進廚房。「張伯,肚子餓了罷?我今天做的是煎魚,馬上就好。」她回頭招呼。

  張伯瞪著她沒有說話。「您要什麼嗎?」她問。

  他坐了下來,「不要加太多的油,不要太鹹,聽到沒有?」

  「是,張伯,」她輕嘆口氣,回去顧著魚。

  不久,等她再回頭時,張伯已不見。可是桌子上好像有個東西在閃閃發光。她走過去,是一只金戒。

  曉敏搖搖頭:這老人,時常掉東掉西,上次還聽建文說阿公掉了價值兩萬塊的手錶,到現在還找不到,其它的小東西就更不必說了。這戒指需要放在安全又方便的地方。左右環顧,看到張伯掛在門後的外套,便將它放進外套口袋裏。

  飯作好了,曉敏擦擦汗,正要轉身叫張伯吃飯,忽然右手被人緊緊抓住!她尖叫起來。

  是張伯,他怒目看著曉敏。

  「怎麼了?」她驚嚇問道。

  「我的戒指呢?」

  「戒指?我放在你的口袋,」曉敏用左手指著他的外套。

  張伯放開她的手,走過去翻他的外套,果然就在其中一個口袋。

  「沒就在那嗎?沒事了罷?」曉敏面有慍色。張伯沒說話。

  「沒事就吃飯。」她沒好氣地說。

  張伯坐了下來,一言不發。

  吃完飯後,曉敏洗完碗筷,簡單整理好房子,坐下來休息。

  這老人不信任我。她嘆氣搖頭。我已經盡力了,她想。實在想立刻就辭職,省得當受氣包,但……還是做滿一個月吧!一個月後就走人,算是給建文一個交代。

  忽然張伯慢慢走了過來,曉敏抬頭看他。

  「妳陪我去看我老伴罷。」

  過去張伯絕不讓她跟著到墓園去,她都只好在後頭遠遠跟著。對他來說,那地方只有他能到,是他最神聖的所在。

  曉敏受寵若驚:「好。」站了起來扶他。他也沒反對。

  到了墓園,張伯站在太太的墓碑前便說:「老伴,今天還好?」停了一下。「嗯。瞧我帶誰來了?是啊,是我告訴過妳的那個小女孩。」

  曉敏低頭暗笑:都快三十了,還算小女孩?

  「我這些日子沒給她一點好臉色,讓她吃了不少苦頭。」

  情況尷尬,她不知該如何反應。

  「真的?是,是,我知道。都聽妳的。」

  午後的風吹得樹葉沙沙作響。張伯沒再說話,兩個人就這麼靜靜站了一會。

  「走吧,」有些突兀地,張伯拍拍她的手。「以後妳可以每天跟我來這兒看我老伴嗎?她很喜歡妳,說妳是個好女孩。我是相信我老伴的眼光的,她從來沒有看走眼過。」

   曉敏點頭,「嗯,當然。」她對自己微笑:這工作往後會輕鬆很多。

推薦訂閱
SWAY:你殺價、我獲利@【智邦生活館不動產電子報】
【大手牽小手】黎明腳蹤第016期~與您分享@【黎明樂活報】
轉寄『代價(七)』這期電子報

寄信人暱稱  寄信人email
收信人暱稱  收信人email

  • 社群留言
  • 留言報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