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本報

台灣光華電子報
報主:台灣光華雜誌
創刊日期:2005-05-26
發報頻率:週刊
訂閱人數:1,032
官網:

近期電子報


訂閱便利貼


將貼紙語法置入您的網站或部落格當中, 訪客可以輸入mail取得認證信,並按下確認連結後, 快速訂閱您的報紙。
預覽圖
訂閱台灣光華電子報報
台灣光華電子報
-----------------------------------------------------------------------------------------------------
Plurk FaceBook Twitter 收進你的MyShare個人書籤 MyShare
  顯示內嵌語法

台灣光華電子報
發報時間: 2019-07-17 16:00:00 / 報主:台灣光華雜誌
[公益聯播]信義南港身障資源中心 - 活動集點說明
本期目錄
我們與星星的距離 星空守護聯盟
我們與星星的距離 星空守護聯盟

 


文‧鄧慧純 圖‧莊坤儒

“Space, the final frontier.”(宇宙,人類最後的疆界)

1966年美國科幻影集《Star Trek》,艦長Kirk以帶著詩韻的口吻述說這段全球科幻迷都熟悉的口白。靠著想像,我們早已在科幻電影中遊走各星際間,甚至接納外星人在地球定居了。但對太空的追尋、對天文的認識,源出自每位天文愛好者,無數個徹夜不眠的觀察,一個星點、一個星點地勾勒出天體的位置,一點一滴解開星空的奧秘。


鄰近玉山國家公園,座落在鹿林前山、海拔2,862公尺的鹿林天文台,隸屬於國立中央大學,擁有台灣口徑最大(1公尺)的天文望遠鏡,除了是台灣天文觀測研究重地之外,亦參與多項國際天文計畫。

台北出發,從國道3號下名間交流道,經台16線轉台21線(新中橫公路),進入玉山國家公園區域,到達鹿林前山的登山口,車行需6小時。卸下裝備,還需步行約六百公尺,才到達白色的天文台基地,是國際間少數車子到不了的天文台。


仰望星空的每一天

一路與我們同行的是天文台台長林宏欽。這一帶他熟門熟路,除了是工作場所,1990年,還是研究生時,林宏欽跟著指導教授蔡文祥參與天文台選址。走遍各地,候選地點包括大雪山、合歡山、阿里山、墾丁等地,「北台灣易受東北季風影響,南部有西南氣流,所以選在中台灣比較適合。另外,天文台通常會蓋在高山上,避開一兩千公尺低層雲氣的干擾。」林宏欽釋疑。

決定落腳在鹿林前山後,接續還有實地天文觀測調查,林宏欽回想,當初他們定期揹水揹油揹望遠鏡設備上山,觀測一周再把資料帶回分析,那是年輕時才有的衝勁。畢業後,他到竹科工作,再轉職台北市立天文科學教育館,2002年,鹿林天文台一公尺望遠鏡(LOT)正式落成,他再回到中央大學與天文台再續前緣,因此,他笑稱自己是替自己製造工作機會的案例。

天文台的生活規律且單純,除了台長林宏欽外,還有兩位觀測員林啟生和蕭翔耀,及4位原住民助理負責天文台的維運,確保一年365天只要天氣好就能觀測。

夜間觀測時間寶貴,天文台望遠鏡的使用時間是開放給國內外天文研究提交觀測計畫,經評選後分配使用觀測時段。但天候天註定,也曾碰過排定了日期,卻因為天候不佳無法觀測。溼度會損壞望遠鏡及儀器,當戶外濕度達95%便須中止觀測(國外標準為80%),我們笑稱這一行是標準的「看天吃飯」。

林宏欽解釋,台灣的天文觀測地點雖不如美國夏威夷、智利等天文台址優越,但整體來說不算太差,平均一年約有一半的天數能進行天文觀測。且位在低緯度地區,可以觀測到大部分南天區域,較高緯度國家具有優勢。此外,我們位居太平洋西側第一道觀測站點,如果美國、夏威夷的大天文台群發現某特殊目標時,鹿林天文台均能及時在第一時間確認與觀測。

 

觀星任務啟動

接連幾日的雨,晴空總算偷了個檔期出現。傍晚,觀測員蕭翔耀正打開天文台的天窗,準備晚上的觀測工作。

台灣的天文發展最早可追溯至日治時期,但直到中央大學天文所在鹿林前山建置一公尺望遠鏡,台灣的天文觀測有了重大突破,也多了機會加入國際合作計畫。如中美掩星合作計畫(TAOS)、美國夏威夷大學天文所及美國空軍合作的泛星計劃(Pan-STARRS)、超新星巡天計畫、EAFoN-東亞 Gamma Ray Burst (GRB)觀測網等。

多年來,天文研究的熱點之一是小行星的觀測與發現。小行星大多數分布在木星與火星之間的小行星帶,林宏欽比喻,小行星是太陽系形成過程中所剩下的一些碎屑,就像做完麵包會有很多殘餘的麵粉一般。1994年彗星撞木星的事件,讓天文學者意識到天體撞擊地球不無可能。科學家推論,恐龍滅絕的主因恐亦是小行星撞擊地球,導致全球氣候劇變所致,由此天文學家才開始關注這太空中未知的威脅。

鹿林天文台加入巡天的行列,從2002年開始,已經發現八百多顆小行星。林宏欽解釋,小行星一經發現回報給國際小行星中心,經軌道確認後,發現者可有命名權,迄今鹿林山天文台的努力,已在浩瀚的星空中留下許多關於台灣的名字,如「陳樹菊」(第 278986 號小行星)、「吳大猷」(第256892號)、「鄧雨賢」( 第255989 號)、「嘉義」( 第147918號)、「鄒族」( 第175586號)、「合歡山」(第207661號)。

命名之外,尋找小行星更重要的意義在於,未雨綢繆地防範地球遭天體撞擊。目前直徑超過一公里、可能造成致命毀滅的小行星已經有九成以上被發現,未來的任務將聚焦在數百公尺大小的小行星,這般尺寸雖不至造成人類物種絕跡,卻可能造成城市的毀滅,科學家們正集思廣益、創意發想解決的方案,蕭翔耀笑說:「所以你也可以稱我們是『地球防衛隊』。」


人與星星的連結

仰望著同一片天空,著迷於星際的無垠,還有一群業餘的天文愛好者,合歡山鳶峰是他們的聖地,每逢朔日,總能見著他們卸下車上數箱裝備,再細心組裝,等著天黑由眾星主演的星際大戲。

劉志安是當中的一員,也是台北市天文協會常務理事、臉書社團「台灣星空守護聯盟」創辦人暨版主。從小就喜歡看星星,他對星空的認識靠著跑圖書館自學而來,為了看星星,他到光學公司工作,學到許多關於望遠鏡與光學方面的知識與技術,也存錢買了自己的第一台望遠鏡。三十餘年的觀星經歷,他是亞洲第二個完成「梅西爾馬拉松」110個星體觀測者,同伴們稱他是「人體GOTO」(GOTO是望遠鏡自動導航程式),星圖都在他腦海中,「只要星星出現,我就找得到它。」

「人類對於星空的著迷是與生俱來的。」劉志安說。看著他架起望遠鏡,不借助任何輔助工具,轉個向就找到美麗的球狀或是疏散星團。透過天文望遠鏡,看到數萬光年外的星體,還可見月亮上的坑洞、木星的橫紋、土星的環,真是讓人連連驚呼的神奇體驗。劉志安還樂於分享自己的所學、所識,在鳶峰採訪時,遇到來自新加坡的朋友,他熱情地遞過鏡筒,邀請他們一窺管中的天文世界。


守護星空聯盟

星空成了劉志安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張地圖,但從觀星意外轉向光害防制,是地圖上另一條路徑。

2013年,南投縣政府在合歡山鳶峰設置LED紀念碑,卻讓一群追星同好集結搶救岌岌可危的觀星環境。

劉志安舉紐西蘭的迪卡波小鎮為例,這個僅三、四百人的小鎮,透過光害防制,保存下美麗的星空,成為世界第一個星空保護區。認證一通過,全球的追星人都追到迪卡波,帶動當地的星空旅遊。

仿效迪卡波小鎮的思維,劉志安和同伴們從觀光切入,遊說清境當地民宿光害防制的概念,並號召觀星同好義務上山舉辦星空導覽的教育訓練,希望讓觀星旅遊的知識在當地自主發展。

劉志安帶我們拜訪了清境地區率先響應的兩間民宿:佛羅倫斯山莊和觀星園,民宿使用的燈具各有不同,但他們各自發揮巧思,如將庭園燈上方塗黑,燈具內加鋁箔,遞減燈具的瓦數,汰換燈具為霧面玻璃等等,避免光線上溢,造成天空的光害。清境地區業者也相約晚上9點後關閉戶外大型的發光體,把夜晚的舞台讓給星空。

社會輿論常認為有光才安全,劉志安舉證,過亮的燈反而容易造成炫光及視覺死角,他們並非要關掉所有的燈,重點是「適切的照明」。路燈的燈面只要垂直面下,就能減少30~40%的光線射向天空,照明也該有夜間模式,調整亮度,不僅節能,還能保護眼睛。

官方看見這群觀星人的決心,也投入相關戶外照明公約規範制定。2018 年 7 月,由南投縣政府、清境觀光協會及天文團體合作,向國際暗天協會( International Dark-Sky Association, IDA )遞出申請,規範從鳶峰前兩公里處至合歡北峰登山口,長度約15公里的範圍,為「合歡山國際暗空公園」。

其實清境的星空早已吸引鄰近香港、澳門、東南亞等國的朋友定期到台灣報到。台灣的地利之便,一下飛機,只需兩個多小時車程,就能到達海拔2,000公尺以上的高山觀星,是光害嚴重的香港、新加坡追星人所欣羨的。

去年年底,國際暗空組織IDA已來台灣考察,台灣有望繼韓國永陽螢火蟲保護區、日本西表石垣國家公園,成為亞洲第3個國際暗空公園。

今年4月1日,劉志安在臉書上宣告自工作退休,這不是愚人節的玩笑,才53歲的他早早退休,要全心守護星空,為孩子保留住一片美麗的星空;他擔心現有的成果,若少了人繼續添柴火,「火滅了,要再起就很難了。」他說。

仰望著繁星,與我們相距如此遙遠的光年,它們的美麗身影,成為人類文明綺麗的神話;人類對其無盡的好奇,也開啟了我們宇宙的旅程。走一趟觀星的旅程,我們發現,我們與星空的距離,不如想像的遠。 

(本文摘自台灣光華雜誌108年6月號)     

                                   

我們與星星的距離 星空守護聯盟

合歡山區擁有絕佳的觀星條件,但仍難避免來自城市的光害(圖左下黃光處)。

 

我們與星星的距離 星空守護聯盟

合歡山鳶峰是觀星人的聖地,也吸引許多國際友人待上整晚,徹夜觀星。


我們與星星的距離 星空守護聯盟

林宏欽熟練地操作望遠鏡,這是他30年前背負上山、陪他度過無數寒夜的夥伴。

 

我們與星星的距離 星空守護聯盟

鹿林天文台擁有台灣目前口徑最大的一公尺望遠鏡(LOT),仰賴工作人員全年無休維運,確保一年365天只要天氣好就能觀測。

 

我們與星星的距離 星空守護聯盟

天體距離我們幾萬光年的距離,難以用裸眼觀測,我們所見美麗的星體照片多是透過長時間曝光拍攝而成。圖為梅西爾天體編號M20三裂星雲(右)與編號M8礁湖星雲(左)。(莊坤儒攝)

 

我們與星星的距離 星空守護聯盟

海拔2,862公尺的鹿林天文台,鄰近玉山國家公園,與壯闊的玉山群峰相伴。

 

我們與星星的距離 星空守護聯盟

把庭園燈上方塗黑,減少上溢的光線。

 

我們與星星的距離 星空守護聯盟

劉志安與觀星園老闆娘討論如何改造燈具,減少光害。

 

我們與星星的距離 星空守護聯盟

仰望天空,人類對於星空的著迷是與生俱來的。(莊坤儒攝)


我們與星星的距離 星空守護聯盟

(莊坤儒攝)

 

我們與星星的距離 星空守護聯盟

入夜,在深藍的天幕下,天文台是我們一探數萬光年星空奧秘的起點。



 

  1. 我們笑稱這是一行是標準的「看天吃飯」。
    This line of work is a classic case of “making one's living at the mercy of the elements.”
  • at the mercy of   任由某人/某事擺布或控制
    The boat was at the mercy of the storm.

  1. 他說天氣好的情況可以看到地球的影子,果然西方地平線浮現薄薄一層難以形容的藍色漸層,美的醉人。
    He says that when the weather is good it is possible to see the shadow of the earth, and indeed along the western horizon there appears a thin layer of indescribable blue that is intoxicatingly beautiful.
  • intoxicatingly 醉人地,難以置信地
    Keigo Higashino’s mystery novels proved intoxicatingly rich in their number of potential suspects, intricate plottings, and vivid settings.
推薦訂閱
7月份電子報-別讓COPD擋住幸福道路@【0800-636363電子報】
素食電子報第一二O期──【冬瓜凍冬瓜】@【素食聰明吃】
轉寄『我們與星星的距離 星空守護聯盟』這期電子報

寄信人暱稱  寄信人email
收信人暱稱  收信人email

  • 社群留言
  • 留言報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