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本報

台灣文學獨立聯盟電子報
報主:台灣文學獨立聯盟
創刊日期:2009-06-29
發報頻率:週刊
訂閱人數:210
官網:

近期電子報


訂閱便利貼


將貼紙語法置入您的網站或部落格當中, 訪客可以輸入mail取得認證信,並按下確認連結後, 快速訂閱您的報紙。
預覽圖
訂閱台灣文學獨立聯盟電子報報
台灣文學獨立聯盟電子報
-----------------------------------------------------------------------------------------------------
Plurk FaceBook Twitter 收進你的MyShare個人書籤 MyShare
  顯示內嵌語法

台灣文學獨立聯盟電子報
發報時間: 2010-08-18 16:00:00 / 報主:台灣文學藝術獨立聯盟
本期目錄
陳秋白 ─ 當風佇秋天的草埔吹起〈II〉
胡長松 ─ 行踏佇西拉雅小路的春天
Catherine Yen ─ 隨之而來輕柔的雨-- There Wll Come Soft Rains
柯柏榮 ─ 劍獅的死忠
凃妙沂 ─ 寫詩挽救一位姑娘
[公益聯播]人才招募
陳秋白 ─ 當風佇秋天的草埔吹起〈II〉

 

 

當風tī秋天的草埔吹起II


雞啼時陣的天色
m̄知是透早抑暗暝
這芒花
伸伊冷白的手
掀我的


這頁掀過hit
這間房tshuēhit間房
我的跤從來m̄ bat落床
我的身軀從來m̄ bat振動
我的目-tsiu從來m̄ bat綴轉
我的心從來m̄ bat驚惶
每一間牢房內的喘氣聲
無停分裂的細胞傳出
泅過時間的海
thò過一頁一頁的夢
像透早nǹg過紗窗的白霧
逐日攏來床邊
講著芒花的故事─

這芒花
金金看著悲哭的風
tī ta黃的草埔
逐著射出的箭
這頭到hit頭的荒野
tī隱藏無限時間kah空間荒野:
 時間是一隊吹奏樂隊─
 流過的大氣
 搧過耳空的風
 tshuah流溪邊等待的女子
 吹奏行過樂隊是空間─
 行tī一條強bueh斷裂的橋?
 鑽過一堵風化的牆?
 逃入消失的柑仔紅天邊?

床頂落眠
這暝hit
這條溪渡過hit條河
罩雲的山崙落到溪谷
軟弱的意志,吹散花粉的風
振動的葉lak落澹濕
明日刀─
tohphō
toh一隻鹿
山豬抑是羌仔

這芒花
tī每日澹濕的塗底
伸伊的根
伸伊冷白的手,掀我的夢

 

......網路閱讀 

  

 

胡長松 ─ 行踏佇西拉雅小路的春天



行踏佇西拉雅小路的春天


春天時,拄好胡民祥兄位米國轉來佇台灣,彼日,一群文友就相約佇虎頭埤見面行春。環虎頭埤外圍有一條小路,佇草埔、日光佮樹蔭之間起起落落彎彎曲曲,一行人有民祥兄、耀乾兄、金順兄、文平兄、秋白兄翁仔某佮囡仔、德本兄、雪花姊佮阮兜的四个人,大人囡仔大大細細各人踏一台鐵馬,若開講若騎進前,事實嘛真有田園詩的心情。中途阮佇一間佛寺的大埕小歇的時,講起日本有一條「奧之細道」,怹出名的文學家松尾芭蕉時常佇奧州小山路散步,文章傳世,才予小路成做日本有名的文學大路。「日月乃百代之過客,去閣再來的舊歲新年也是旅人。」雖然佇這島國熱情的春天,oh得揣有松尾芭蕉氏北國特有的漂泊空靈之思,不過,阮講,咱嘛通予環虎頭埤的這條有芳味的路,成做台灣的「奧之細道」。詩人德本兄提議,這个所在,抵好是咱西拉雅祖先的居地,規氣共西拉雅借名,兼有歷史的意義,衆人攏讚聲應好。春天百花開,日光下的鳥聲處處,有眾台語詩人的呵咾,這條路,就是咱台灣上有味的「西拉雅小路」矣。
講無漂泊之思,事實嘛毋是完全著的。虎頭埤附近有舊地號名號做「知母義」,是過去Siraya平埔名Tivalukang的借音,意思是「佇竹林地」,照講愛譯做「竹林社」才是尚正確。我的故鄉佇高雄打狗,Takao嘛是馬卡道族的竹林。按呢算起來,我是位馬卡道的竹林社來到這个西拉雅的竹林社作客的,二个竹林社經過百代日月過客的跤跡,今tshun啥物?行過想像的四百年,我的漂泊之思,想著,煞是平埔歷史的目屎矣。其實我真想欲假若大旅行家仝款,佇這條春天的小路揣著一種屬佇個人的詩意的體驗,漂游去到彼个時空,想像過去的人生活食穿的一切佮怹講話的鄉音,毋過這个想像猶是欠缺資料的肥底,難免是冇的,你看,被殖民族群的悲哀就是按呢敢毋是?近來,平埔族群的自我覺醒有真大的進步,族群運動是誠活潑的(佇我寫稿的時,拄好看著聯合國受理台灣平埔原住民控告中華民國政府的記者會),其中台南縣的西拉雅文化協會就是代表,怹就佇虎頭埤東爿的九層嶺。阮落尾特別去拜訪怹,見著協會的理事長Uma Talavan (萬淑娟)女士佮伊的老爸萬長老。位怹的言談,我感覺著一款族群生湠的信心,嘛綴咧歡喜起來──只是,翻頭一想,阿阮打狗社的馬卡道咧?
我的故鄉內惟社就佇打狗山東爿的山跤,根據史冊《台灣府志》引〈陳少崖外記〉:「明都督俞大猷討海寇林道乾,道乾戰敗,艤舟打鼓山下,恐復來攻,掠山下土番殺之,取其血和灰以固舟,餘番走阿猴林社。」打狗山的打狗社就是按呢失去影跡的,今只偆小溪貝塚閣留佇打狗山的東爿山埔,這,就假若幾百年的生活佮感情的實體,攏佇侵略者的喝喊裡啞口去矣!抑是怹的形影,經過歷史的淘洗,已經完全透濫佇過去的侵略者的血脈內底矣?漂游之中,我失落矣,假若聽見著馬卡道祖先咧共我呼喊,這个漂游,講到底,已經完全揣無松尾芭蕉的嫻雅、淡遠、空靈矣,遂只tshun族群自我走揣的重量矣!
走揣是為著轉去家己的厝,走揣是為著回鄉。佇這條西拉雅小路,騎鐵馬一步一步踏過,小山崙、草埔、土溝、竹抱、雜樹林、一抱過一抱的草花、茄苳佮樟仔樹,是福摩沙島南四常的景緻,平埔的祖先仔,怹是按怎看這故鄉的一切?我感覺家己親像《奧德賽》內面彼个迷路的奧德修斯。離鄉佇特洛伊的戰爭結束,漂游10年的希臘將軍奧德修斯佇回鄉的半途迷失去,只好到土底地府去問先知Tiresias,才閣重新揣著方向。
以色列人嘛有類似的故事。以色列人因為飢荒,離開故鄉去夠埃及,400幾年了後,怹完全變做埃及人的奴隸,有一日以色列子孫摩西佇何烈山看著荊棘焚而不燬的異象,上帝用異象向伊顯明,漂流佇埃及草賤親像荊棘的以色列人,雖然經過400年異邦人奴役的火燒考驗,猶是袂燒hu去;上帝共摩西講,祂會領以色列人出埃及,倒轉去怹祖先亞伯拉罕的所在迦南。
族群遷徙的故事、經過流亡回鄉,這是各族群神話的母題,牽涉侵略佮被侵略、殖民佮被殖民,發生佇台灣的,是其中較複雜的例。對消失的台灣平埔族群來講,血脈透濫佇侵略者的血脈裡,在地流亡、記置融失,台灣,同時是平埔的特洛伊嘛是希臘,同時是平埔的埃及嘛是迦南。這是台灣智識份子佮詩人尚大的挑戰。
假使是一个失去語言、失去生活實體的族群,故鄉會佇佗位?日頭下,西拉雅小路的景致,看起來是孰似的,卻又閣是生份的,風刮過,落佇土跤的黃色野花佇光顯的路裡真無得定,閣加重這个生份感。佇西拉雅內面走揣西拉雅,佇春天內面走揣春天,這是一代平埔作家的寫照。我猶原欲相信,阮行踏佇西拉雅小路的春天,春天嘛當行踏佇西拉雅的小路。因為,若毋是按呢相信,一切的文字,就攏無意義去。
早起踅虎頭埤一輦,拜訪過Uma的綠谷,民祥兄招待眾人吃土雞,續落佇虎頭埤畔耀乾兄新置的別莊泡茶開講,文友之間互相勉勵,溫情位西拉雅小路湠到規厝間,沓沓仔轉做暫時歇睏的清爽,親像樹跤過晝的涼風。

2010/5/28 佇高雄內惟



......網路閱讀





Catherine Yen ─ 隨之而來輕柔的雨-- There Wll Come Soft Rains


 

 

 

 

Catherine Yen ─ 隨之而來輕柔的雨-- There Wll Come Soft Rains

(Sara Teasdale in 1913)

 

 

There Will Come Soft Rains

 

by Sara Teasdale

 


There will come soft rains and the smell of the ground,
And swallows circling with their shimmering sound;

And frogs in the pools singing at night,
And wild plum-trees in tremulous white;

Robins will wear their feathery fire
Whistling their whims on a low fence-wire;

And not one will know of the war, not one
Will care at last when it is done.

Not one would mind, neither bird nor tree
If mankind perished utterly;

And Spring herself, when she woke at dawn,
Would scarcely know that we were gone.

 



隨之而來輕柔的雨 (translated by Cathrine Yen)



隨之而來輕柔的雨與大地的氣息
燕子發出閃亮的聲音盤旋著

水塘的青蛙在夜裡歌唱
野梅樹在白雪中顫抖

知更鳥穿著似火的羽毛
在矮籬笆上唱著它們的奇想

沒有人知道這場戰爭,沒有人
會在乎它最後的結局

沒有人會在乎,鳥和樹也不會在乎
人類是否全都毀滅了

當春天在黎明甦醒
它幾乎不知道我們已全部死去



......網路閱讀



 

柯柏榮 ─ 劍獅的死忠


劍獅的死忠


「劍!絚絚(ân-ân)咬佇歷史的風風雨雨
一咬400冬,堅持毋放鬆!」

古蹟解說員的兩片喙唇皮
捘(tsūn)開規條老街的嚨喉空
烏巴桑哼歌仔戲、囡仔唸囡仔歌
穿洋裝的女高音、穿西裝的男低音,猶有
假聲男高音徛踮選舉車頂大聲呵咾

每一塊紅磚仔奏出挨挨陣陣的跤步聲調
親像海湧掀開古冊嚷甲大細聲
絞絞滾的音波鑽入我的鼻目喙咧紡干樂
佳哉!一塊百年老店落漆的招牌
將我的目睭扶牢咧

過晝大塊大塊的日頭光
Phiann佇老街的尻脊
凝做一丸一丸的柑仔色
雄雄一箍阿啄仔清嚨喉的聲尾
射向招牌
頂沿的塗沙粉一絲一絲
唯王城的奢颺
輾落府城的拋荒地
掖佇缺角的門額、照牆、刀劍屏
倒彈的光影
佇古早佮現代的敆縫跳格仔

妖魔逃袂開祢的五爪掌
鬼怪閃袂過祢的目劍箭
不變的眼神
四个世紀巡透透
一支劍咬著歷史榮衰的重量

改朝換代的業障硩佇祢的尻脊骿
粗勇的年歲佇繁華的逼趕中老去
咬佇喙內的劍已經行過一个歲月閣一个歲月
已經將昨日躺成明仔再
已經將流亡四世紀的面皮
深深印入我好玄的目睭內

文明的漚筆將祢的厝邊頭尾
漆成一隻一隻花巴哩貓
粗身重骨的命格
據在大官虎的怪手咧舞豬舞狗
規條老街的龍骨
據在時代的烏漉手咧弄鼎弄灶
殘破的面皮一張一張蝹(un)佇文明的壁角
青苔侵門踏戶,白蟻軟塗深掘
光帕帕的歷史翕佇舊siat-siat的文獻哼哼呻
重khuâinn-khuâinn的傳說吊佇老mooh-mooh的喙角盪盪晃
400冬的守護激出文明的殘酷
400冬的傳奇縮做一張雄威的獅仔面
啊!台灣上重的面皮──

一輪失血的月娘phak佇祢皺phé-phé的額頂
生瘡的年代
銅鉎(sian)仔味親像風颱凌遲過的土石流
祢死忠的目神
毋願據在凊冷的新朝代判出局
猶原用上tīng-táu的力頭
堅持將喙角的
劍!絚絚咬佇
歷史的風風雨雨
靜靜聽候造化予祢
上尾的答案



......網路閱讀



凃妙沂 ─ 寫詩挽救一位姑娘


寫詩挽救一位姑娘



如果要開一堂寫詩的課

我會選擇挽救將要死去的姑娘的心

她想思情人的眼淚哭花了春天

隨著雨滴滑啦啦流到沒有荷花盛開的湖

在那裡遇見不眠的詩


姑娘呀,好死不如靜下來寫一首腐爛的詩

包裹著粽葉的綠太早炊煮

就遍地開出白色如玫瑰嬌豔的情詩

其實妳還沒有開出最美的花朵


姑娘呀,讀不盡一山的詩所以不能瞑目死去

不能葬在春天,會有悲傷來啃咬妳瘦削的腳

不能葬在夏天,光是太多熱情就夠受了

不能葬在秋天,會有松鼠來質疑妳的忠貞

不能葬在冬天,光是寒冷的人情就頭疼了

不能就這樣倉惶死去

沒有一處野地足夠寬敞來埋葬妳的哀傷



......網路閱讀




推薦訂閱
光仁之愛電子報 第9期@【光仁之愛】
六藝劇團《孔融不讓梨》退票處理公告@【六藝劇團電子報】
轉寄『多樣語言的文學價值』這期電子報

寄信人暱稱  寄信人email
收信人暱稱  收信人email

  • 社群留言
  • 留言報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