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本報

台灣應用劇場發展中心電子報
報主:台灣應用劇場發展中心
創刊日期:2010-03-30
發報頻率:月刊
訂閱人數:161
官網:

近期電子報


訂閱便利貼


將貼紙語法置入您的網站或部落格當中, 訪客可以輸入mail取得認證信,並按下確認連結後, 快速訂閱您的報紙。
預覽圖
訂閱台灣應用劇場發展中心電子報報
台灣應用劇場發展中心電子報
-----------------------------------------------------------------------------------------------------
Plurk FaceBook Twitter 收進你的MyShare個人書籤 MyShare
  顯示內嵌語法

台灣應用劇場發展中心電子報
發報時間: 2010-12-03 05:00:00 / 報主:台灣應用劇場發展中心
[公益聯播]用「愛」點亮「礙」的成長能量~「十方」需要您伸出愛的雙手,扶持慢飛天使
本期目錄
我所認識的「和平部落」
新竹縣社區劇場成果呈現暨交流活動--12月4日登場
城鄉牽手.走出八八~大我雲端市集台北展示會~
台灣應用劇場發展中心電子報
五峰鄉和平部落劇場表達了部落老化、農產滯銷困境。
我所認識的「和平部落」
文/楊淳媚(新竹縣社區劇場種子師資)         
 
山下的我

在我很小的時候(民國63年左右)因爸爸工作關係,在台東關山原住民地區住過一段時間,記憶中那裏的居民對我很好,星期天都會帶我上教會、做彌撒。而吳鳳的故事,想必在台灣出生、長大的小孩,應該都知道,但不記得他是在幾年級的課本中;他讓平地人加深對原住民獵人頭,給予野蠻民族的刻板印象,以致讓我不會想要、也沒有機會和原住民朋友有更進一步的認識。

而後成長的日子裡,爸爸在苗栗縣南庄鄉工作,常常會聽到爸爸說一些賽夏族的生活點滴,部落裏有矮人祭的活動,每年我都吵著要去参加,到今天都還沒成行。國中時,巷子裡搬進來一戶在尖石鄉鄉公所上班的原住民官伯伯,他真的是每天都喝酒、應酬;官媽媽是閩南人,剛好是娘家媽咪的老鄰居,所以家中常常會有原住民怪怪的食物。印象中,他們的兩個小孩都很聰明、很會唸書,從國小開始就唸私立學校,目前人都在國外。

初步的決定

在完成6月份的四天種子培訓課程後,老師要學員們選擇社區觀摩實習的地點,在原住民部落和客家社區之間,我選了風景優美的「五峰鄉和平部落」。我是一個非常怕蚊蟲的人,爲什麼會要選擇山上呢?是因為我未來會是要和原住民一起生活的平地人。

在上山前,剛好利用小孩放暑假,我們詳細遊玩復興鄉,對於泰雅族的文化、織布,有些許的了解。眼看其他學員的實習時數大都一一快完成時,而我卻因為小孩即將開學、媽咪生日全家出外旅遊、我的車子在山路上壞了……瑣碎的事務,而讓我遲遲未上山;還好在上山前,我們有分配工作,學員每次參加後會留下相片與文字,可以讓後面的學員,馬上能進入狀況。 

部落的點滴

在生活經驗上---
老師一開始引導部落的學員們,分享自己小時候的故事,老鄉長率先說起三歲時癲癇症發作,爸爸背著他去求巫師治病;葛老闆也跟著回憶說:把「留言石」當成溜滑梯,衣服都磨破了,愛玩沒去上課,最後還是被媽媽發現!姑姑在唸小學時,走路下山去上學,有一次包了甘藷、糯米,和四位同學一起去流浪,糧食吃光後沒有辦法只好回家,被父母打的很慘!有人爸爸在工寮忙,在山下經過彈子房偷跑去打撞球,結果天黑才趕緊揹著水泥跑回家。

有人說出家中長輩外出喝酒,回家後會找家裡人的麻煩,小孩子害怕會躲起來。小時候大夥都愛抓泥鰍、抓魚蝦。部落的學員們講述著部落過去的樣貌,看著家中的長輩們生活雖是窮苦的,從小沒有玩具,但心中是非常甜蜜的,真想再回到過去。
 
原住民是團隊紀律,經濟以農業為主要生產方法,耕作用換工的互助方式;早期的泰雅年輕階層的男人要外出上山打獵或下海捕魚,回來後將獵物最好的部份侍奉給最高年齡階層的族人,他們都是六十歲以上的長者,原住民的生活上落實著「敬老尊賢」。再把食材、烹調料理之後,集中在一處送給部落的每一個人,雖然是人人都有一份,但是眾族人還是要在一起共餐;有客人來時,是要搬出家中最豐盛的食物,像殺雞、殺鴨……。在原住民的社會裡,每一位成員都是平等的,社會資源都是公平合理的分配。

泰雅族的建築是竹子屋,和現代的房子相較下,別有一番風味。婦女們每天在自家的農地裡耕作、在家中織布,隨時可用著優美的曲調,唱出不一樣內容意境的歌曲,有時串串門子還會來段互相對吟。雖然環境條件並不理想,天性樂觀的泰雅族人,仍過著純樸勤奮,自給自足的日子,只要能溫飽、快樂,有錢就花,不懂得把多賺的錢儲蓄起來;家中的經濟如有困難時,會砍下杉木、運到和平橋附近賣掉。

國民政府來後,漸漸不允許再砍林木,根本沒有配套方式,沒有考慮到原住民要如何生活,日子過的很清苦下,小男生出外跑船、小女生下山工作;部落的學員們說:如果部落裡這戶人家有錢可以用水泥、砌磚蓋房子,那就表示他們把女兒賣去城市當妓女。交通上非常的不方便,沒公車可以坐車回家,從竹東走路回山上,大約都要花3小時以上;和平橋只有鐵線橋,不是水泥橋,走過去時還會搖搖晃晃的。

在部落的遷移上---
是經過部落長老口述、流傳下來的重要歷程,中間還穿插著歷史的械鬥、神話故事的傳說。 很久很久以前,部落的祖先們從南寮上岸,定居在六家地區。清朝時,部落的祖先們被趕到竹東的番社子,當漢人人口越來越多後,部落的族人們又被趕到苗栗縣南庄鄉鹿場地區,有的族人展轉到觀霧(目前的苗栗縣泰安鄉),有的族人來到大霸尖山;之後被趕到麥巴來山,沿著麥巴來溪耕種農作物。

時間大約在民國24~25年左右,和平部落與賽夏族之間的紛爭,因為補魚、刺魚之間的誤會而打戰,於鐵線橋談判。泰雅族比較強悍派出五人,賽夏族只派出一人,相較於人數少,賽夏族就因此下了「詛咒」;果真每次的颱風災害中,泰雅族的族人就會有人被沖走。之後,泰雅族的族人與賽夏族的族人尋求和解,這就是有名的「魚簍事件」。
 
日據時期也有參與抗日,明治30年(西元1897年/清朝光緒23年),日本勢力進入台灣原住民區域,因不服日本人的壓榨統治下,殺害日本警察,日本政府派少佐帶軍隊攻打和平部落,在強大的武器下,後來族人屈服投降,被集中到亞烏力管理。 昭和時期(西元1926年~/民國15~)麥巴來部落(現今的和平部落),因逢播種時節,但日本警察希望族人配合修路,因此起了衝突,總督府派人調查,了解事情原由後,知道是日本警察的無理,於是將日本警察調至後山。

在文化上--- 部落傳統和經驗
「巫師文化」是讓漢人恐懼又害怕!巫師有二種,一種專門會為族人治病;一種是害人,連族人走過巫師的屋前,他都會無形的吃掉你的肝!在部落裡,有自己的親戚是被巫師治病且害死過。

在早期的原住民社會中,泰雅族的女生一定要「紋面」,這是代表漂亮!學員們說紋面很痛,有的女生紋到一半就逃跑,又被長輩抓回來。因為女性族人如果沒有紋面,是會嫁不出去,而女生必需在織布的技巧和耕作的技術上,經過部落長老許可通過後才能紋面,她們是「刺額紋」。泰雅族男性紋面有「刺額紋」和「頤紋」,男生必需在戰場或守獵時,有英勇的表現才能紋面,如果有特別的榮耀,會有特定的圖紋,男性族人紋面則代表勇士。另外紋面還具有美觀、避邪的功能,沒有紋面族人會受到族人的排斥。泰雅族的紋面在日本統治時期被禁止而失傳。

泰雅人的命名採親子連名制,原先族裡已有許多常用名字,新生嬰兒出生後,一般選擇自己同宗的祖先中最有聲望,把他的名字再轉予命名,希望能託祖先之福,受到庇蔭,發揚祖先德澤。泰雅人的名字,是由兩個名字連接而成的,前面是孩子的名字,後面接的是父親或母親的名字,例如:瓦歷斯.馬賴(本人的名、父親的名)。

泰雅族社會中原來沒有「頭目」,每當族人需要一致行動時,大家才共商推派一位有能力的人為代表,這個代表者的地位並非恆久也非世襲。「頭目」是日據時期,日本人為治理之便而產生的。

他們的表現

對原住民的熱情,在我上山幾次就能感受到,因為這是他們的生活方式;要他們回想觸擊到那塵封已久的往事,努力撥開久經灰塵覆蓋的模糊記憶,他們說:好想再回到從前。偶而少1~2個人出席也沒有關係,不太影響分享的進行,閒聊中討論著過去、現在和未來,不管程序要如何進行,不要太擔心時間,不需要寫劇本,自然就好,不熟悉大多了就多練習幾遍即可。

不管現今的時代有沒有巫師不存在,因為劇場讓學員們翻出了在老一輩的腦海裡,神聖不可觸碰的話題,更不可能會在茶餘飯後邀請專家來講解,深怕在那夜深人靜時,招喚出他們的靈,真的讓一些晚輩們很驚訝!

每每在頭目家都會出現等待著在戲中要被宰割的黑山豬,連猪頭要怎麼與身體接合、切除都有研究到非常的詳細;這頭黑山猪常常就待在客廳的一角監督著大家構思,想想自己將怎麼的被切、怎樣的死去,哈!哈!哈!我的屁股要向那裏都有被要求。

柿子樹上每一粒柿子都是飽滿、多汁,結實纍纍的果實,呈現出每天都可以採收、賣錢的好成績。

部落學員們雖感受到即將要表演的時間壓力,呈現出規律的場次,製作出需要的道具;但是退到幕後時,還是又閒聊起來,忘記自己要再次上台!這一場戲表演下來,不知道所有人的年紀加起來有沒有1000歲?

每次望著學員們,有人頂著啤酒肚、有人膝關節痛一拐一拐的、有人頭髮雪白、有人剛做完復健、有人剛做完生意已拖著疲憊的身體,有人大包小包的抱著道具、有人打著電話催人、有人左等右等的也不生氣……;在淑雅老師的眼中,這是非常正常的……。

學員們有機會大夥聚在一起,用不ㄧ樣的方式說出以前的故事,但沒想到要扮演出來,他們不怕上台,只擔心不能完整的呈現;我能聽到一群人用說著泰雅族的母語,唱著泰雅族的歌曲,是不那麼的容易!

第一幕 – 先祈福 / 男人要外出打獵 / 喝酒
第二幕 – 婦女們表現出織布的過程 / 口述
第三幕 – 慶豐收 / 分享 / 吃肉 / 唱歌 / 喝酒
第四幕 – 孩子的生活 / 教育 / 遷移
第五幕 – 慶祝和平橋落成 / 回和平部落定居
第六幕 – 目前現況

我所認識的「和平部落」

我們的未來

最後感謝一起参與社區劇場培訓的快樂種子們,讓我完全沉溺在「肢體解放」的樂趣當中、感謝一起在和平部落被毒蚊子咬腫四肢的種子們、感謝一起在山上認識的資深劇場朋友們,私底下在生活的觀念分享跟開導,感謝台灣應用劇場發展中心的淑雅老師、令羚老師,給了我們一個近距離觀察,分享與不同族群相處學習的機會,感謝新竹縣政府安排這樣一個活動,讓我們更認識自己土地上的一群人,最重要的是『和平部落的每一份子』,進入部落参與種子深度培訓,我卻必須學習專注、理性思考,是你們讓我的99年過的非常充實。

終於等到現在,和平部落的伙伴要將他們社區的故事,在99/12/04搬上新竹縣竹北市新瓦屋客家園區集會堂裡,我們種子的實習任務,也在這裡有了最美好的安地(英文)。

我所認識的「和平部落」我所認識的「和平部落」
新竹縣社區劇場成果呈現暨交流活動--12月4日登場
2010年,應用劇場中心在新竹縣陪伴了2個社區,一起經歷將近五個月的社區劇場工作坊 他們是竹北市的泰和社區劇場、泰雅族的五峰鄉和平部落劇場。

又到了歲末年終,回望耕耘成果的時節。今年我們以劇場同樂會的方式 邀請資深的北山社區劇場、九讚頭內灣漫畫類劇場,和泰和社區、和平部落的朋友們互相交流,演出社區的故事,共同聊聊他們在劇場中的發現和感受,歡迎您和您的朋友一起來參加這場饒富興味的老愛演同樂會!

社區劇場交流活動是「老花花同樂會‧竹縣藝遊嘉年華」的系列活動之一, 活動內容請詳閱本中心部落格

 ◎老愛演同樂會─社區劇場交流互動
時間:12/4(六)13:00~17:30
地點:新瓦屋客家文化保存園區(新竹縣竹北市文興路一段123號) 

新竹縣社區劇場成果呈現暨交流活動--12月4日登場
城鄉牽手.走出八八~大我雲端市集台北展示會~
天能有多藍?
海能有多深?
山能有多高?
路能有多遠?

每一次,大我文創的伙伴們進入八八災區,無論它位於南投、嘉義、高雄、屏東、或台東,無論它位於海之濱、山之崖,大自然景觀時而壯闊、時而殘破,每每讓我們感到震懾,但,更讓我們震撼的,卻是這土地上的人們,不只他們的奮起、韌性、堅毅、以及求生意志,還包括他們令人難以想像的技藝與創意。

八八災區的民眾,多半從事農業勞動,長期以來,他們在勞動過程中厚植的各種技藝與創意,舉凡品種改良、果樹嫁接、農產加工、以及手工藝品,其間蘊含的智慧,既是代代相傳、又是與時俱進。這種農業工藝,既是經驗的累積,也是文化的積澱,唯有深入鄉村,您才會發現,所謂文化創意,從來不是都市人的專利,其實,鄉間盡是臥虎藏龍之輩;所謂文化創意,不獨是藝術殿堂內的展演,其實,它早已植根於民間社會。

自從《我不只是一個人》系列短片推出之後,廣獲社會大眾熱烈迴響,如今,大我文創和災區民眾共同推出「大我雲端市集台北展示會」,終於得以從虛擬的網路世界跨入現實世界,和所有朋友相見。這不只是個產品展示會,還是一場關於技藝與創意的展演!

這是個雲端之約,也是個城鄉之約,深切期盼所有朋友熱情參與,無論您是以市民的身分或消費者的身分,且讓我們情義相挺,以最大的熱情共同歡迎這群來自鄉間的同胞!

山能有多高?──只要結結實實一步步走上去,它一點都不高。
路能有多遠?──只要城鄉之間彼此熱情擁抱,它一點都不遠。

2010年12月11日上午十時,歡迎您蒞臨中正紀念堂國家劇院的愛國東路廣場,讓我們一起城鄉牽手,走出八八!

大我文創工作隊 敬邀


城鄉牽手.走出八八~大我雲端市集台北展示會~
推薦訂閱
【台權八月份電子報】集會遊行與非暴力抗爭@【台灣人權電子報】
風信子協會@【台灣風信子精神障礙者權益促進協會】
台灣應用劇場發展中心電子報
轉寄『台灣應用劇場發展中心電子報[2010年11月號]』這期電子報

寄信人暱稱  寄信人email
收信人暱稱  收信人email

  • 社群留言
  • 留言報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