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本報

「傳媒與教育」電子報
報主:傳媒與教育
創刊日期:2008-06-13
發報頻率:月刊
訂閱人數:355
官網:

近期電子報


訂閱便利貼


將貼紙語法置入您的網站或部落格當中, 訪客可以輸入mail取得認證信,並按下確認連結後, 快速訂閱您的報紙。
預覽圖
訂閱「傳媒與教育」電子報報
「傳媒與教育」電子報
-----------------------------------------------------------------------------------------------------
Plurk FaceBook Twitter 收進你的MyShare個人書籤 MyShare
  顯示內嵌語法

「傳媒與教育」電子報
發報時間: 2017-07-15 16:00:00 / 報主:傳媒與教育
[公益聯播]106第三期休閒體適能班隊開始招生囉~ hot
本期目錄
記者被指冒充火災傷者親人進行採訪/何鉅華(資深媒體人)
印度良心帶給觀眾的省思:《我和我的冠軍女兒》(上)/賴昀
印度良心帶給觀眾的省思:《我和我的冠軍女兒》(下)/賴昀
記者被指冒充火災傷者親人進行採訪/何鉅華(資深媒體人)

記者被指冒充火災傷者親人進行採訪/何鉅華(資深媒體人)

 

 

  記者為了搶新聞,往往各出奇謀,但若踰越紅線,則不敢恭維。英國最近的高樓火災後就有這樣的一個例子,《太陽報》記者被醫院投訴指其冒充火災傷者的親人進行採訪,此事迅即引起廣泛非議,後經《太陽報》一番努力辯解才告了事。


 
  倫敦西部葛籣費爾大樓火災至今確知已有79人喪生。參與搶救傷者六間醫院之一的國王學院醫院(King’s College Hospital)向英國報業監管組織-「獨立報業標準組織」(the Independent Press Standards Organisation/IPSO )正式投訴《太陽報》記者冒充一事,而《太陽報》則極力否認。


 
  《太陽報》發言人表示:「本報承認我們的做法確實有些越位,對醫院帶來任何不便,深表歉意。經本報解釋後,院方現已接受本報記者並無冒充病人親友,並同意撤回向IPSO的投訴。」


 
  據報,事發緣由為《太陽報》記者去醫院採訪留醫的火災大樓居民馬里奧˙戈麥斯,當日他逃出大樓後曾奮不顧身重入火場救出他 12 歲的女兒。


 
  《太陽報》的聲明沒有提及他的名字。聲明說,該報聯繫上一名傷者,並跟對方做了一個詳盡的電話訪問。後來,該報記者再去醫院準備進一步採訪和拍照。
 


  「本報記者和攝影師在進入病房時,醫院工作人員是知道的,亦知他們正跟該名連絡人接觸。然而,本報記者和攝影師被告知對方對採訪一事已改變主意,本報記者和攝影師於是隨即離開醫院。本報員工的行為並無任何不當。」

 
  《太陽報》一名主管強調,該名受傷居民曾跟《太陽報》做了一次頗長時間的電話訪問,而該報也據此刊出了一篇橫跨兩版,標題為「超級爸爸」的感人報導。「我們跟他接觸得很好。由這一點說來,記者又怎會考慮到要自稱家人去做採訪呢?」

 
  《太陽報》是「獨立報業標準組織」的成員,倘若違反編輯人守則,最高可被罰款達一百萬鎊。


 
  醫院就此事所作的投訴,歸編輯人守則第八條規定,乃記者在進入醫院或類似機構的非公共區進行採訪之前,必須表明身份及獲得負責主管人員的許可才行。

 

  國王學院醫院的發言人表示:「任何企圖侵犯本院患者隱私或妨礙本院工作人員職責者,均絕不接受並將受到挑戰。在該事故發生後,本院已向《太陽報》就其兩名工作人員的行為作出投訴。《太陽報》已經承認在這事件上並未遵守關於媒體在醫院採訪的規定。該報現已作出道歉,並同意今後將遵循既有辦法。鑑於《太陽報》作出道歉,本院同意撤回向IPSO的投訴。」

 

  英國《新聞公報》的分析指出,爭議之所以發生,是基於《太陽報》記者到院採訪,雖經病人本人同意,但《太陽報》卻沒有知會醫院的新聞辦公室。


  
可參閱報導:


http://www.pressgazette.co.uk/sun-completely-refutes-claim-its-reporter-impersonated-relative-of-injured-grenfell-tower-resident-to-get-interview/?utm_medium=email&utm_campaign=2017-06-23&utm_source=Press+Gazette+Daily+new+layout

 

印度良心帶給觀眾的省思:《我和我的冠軍女兒》(上)/賴昀

印度良心帶給觀眾的省思:《我和我的冠軍女兒》(上)/賴昀


 
  被《時代雜誌》稱為「印度良心」的阿米爾.罕(Aamir Khan)最新上映的電影《我和我的冠軍女兒》(Dangal)大受好評,在台票房創下佳績,而阿米爾.罕今次也如過往作品一般,透過精彩的劇情和精湛的表演,向觀眾拋出課題。阿米爾.罕在《心中的小星星》(Taare Zameen Par)和《三個傻瓜》(3 Idiots)中探討印度教育環境下衍生的問題,在《來自星星的傻瓜》(PK)中論述對於宗教的省思,而到了《我和我的冠軍女兒》,他呈現給觀眾的,是迂腐的體育制度、父女情深,和印度女性社會地位風貌的一角。
 


  電影一開始,阿米爾.罕飾演的男主角瑪哈維亞(Mahavir)曾是全國摔跤冠軍,卻困於現實經濟因素而不得不放棄在國際比賽摘金,為國爭光的夢想。瑪哈維亞於是轉而將希望放在自己的孩子身上,四處打聽偏方,一心想得到一個兒子,卻造化弄人的一連生下四個女兒,村人因此對他的嘲弄已使印度性別不平等的觀念略見端倪。影片中,他的妻子愧疚地對他說,很抱歉無法給他兒子,他則告訴妻子:「吉塔(Geeta,瑪哈維亞的長女)和芭碧塔(Babita,瑪哈維亞的次女)都是我的摯愛,但只有兒子可以完成我的夢想。」


 
  在印度,女性地位極其低下,加上複雜的宗教、經濟和種姓制度等情況,使得許多印度女性在生活和工作中面臨困境甚至危險,而時有所聞的強姦案更是使印度惡名遠播,被視為對女性極不友善的國家。英國廣播公司(BBC)所拍攝的紀錄片《印度的女兒》(India’s Daughter)也赤裸裸的揭示了輪姦犯和其辯護律師對於女性的蔑視和強烈的厭女情結,而該片在印度遭到全面禁播(包含在Youtube印度區域封鎖)或可視為印度政府的顢頇態度和不作為。《印度的女兒》講述了於2012年發生於印度首都新德里的一起極其殘暴的輪姦案,23歲的醫學生喬蒂.辛格(Jyoti Singh)和一名男性友人在看完電影後返家,卻在公車上遭六名男性毆打和強暴,兩人受傷後被丟下車,喬蒂身受重傷,內臟流出,被路人送醫,後轉診新加坡,最後死於新加坡。在紀錄片的採訪中,凶手及其家人均不見悔意或是愧疚,反將罪責歸咎給受害者。


 
  在性別如此不平等的社會氛圍下,瑪哈維亞尚算疼愛女兒的表現,似乎已屬難得。不過,他的想法很快改變。某日,附近的村民帶著兩個被打得全身是傷的男孩來瑪哈維亞家裡興師問罪,瑪哈維亞以為那兩個男孩是被侄子所傷,卻被告知打傷男孩的是吉塔和芭碧塔。瑪哈維亞在驚訝中想通,他說:「金牌就是金牌,無關男女。」於是他開始訓練兩個女兒成為摔角手。在艱苦的訓練中,兩個小女孩苦不堪言,對父親感到怨恨,嘗試反抗,同時也因父親讓她們穿上男孩的衣服、剪掉長髮以利訓練而受到全村異樣的眼光和同儕的嘲笑。


 
  有趣的是,阿米爾.罕在《三個傻瓜》中再三強調的是父母親不問孩子意願而強加的期望對孩子造成的壓迫和傷害,然而在《我和我的冠軍女兒》中,他卻恰恰扮演了這樣一位父親。不過,阿米爾.罕並沒有落入自打臉的局面,在本片中,他和反對他訓練女兒、認為此舉讓女兒不像女兒的妻子協議,以一年為期,若是無法取得成果,他即會放棄這個夢想。事實上,他也心知女兒的辛苦,於是在女兒疲累熟睡之時會為女兒按摩肌肉,他的心也在父親和教練的角色之間掙扎。


 
  在訓練女兒的過程中,男性也轉而擔當起在父權社會中通常由母親負責的工作——瑪哈維亞為女兒採買肉食、控制營養,並由她們的堂哥負責烹飪。而最大的轉折,則是在吉塔和芭碧塔偷偷參加她們同學的婚禮,在狂歡之時被瑪哈維亞發現,他失望離去,而她們哭著和同學埋怨父親的蠻橫,那名小新娘卻說,她非常羨慕她們,因為她們的父親希望並相信她們會有所成就,而不是視她們為負擔,只想早早把她們嫁給素未蒙面的男人,從此一生終結在家務和丈夫的控制中。


 
  在層出不窮的性侵案件之外,印度另一個駭人聽聞的社會現象是童婚。據統計,在南亞地區,童婚發生率高達46%,這些女孩在家庭關係中往往淪為「被奴役」的角色,不具備獨立經濟能力、失去受教育的機會、缺乏基本安全的保障,被父母視為換取聘金的商品,未成熟的身體面臨交媾和懷孕、分娩可能帶來的傷害。在獲得奧斯卡多項提名的《貧民百萬富翁》(Slumdog Millionaire)中,也講述了一個淒慘的困境:女主角拉蒂卡(Latika)也自幼遭人控制,失去自由,控制她的黑幫迫使她成為雛妓,將她的童貞當作商品。當她長大之後意欲逃離時,便被追捕並遭到傷害。

 

(未完待續)

 

印度良心帶給觀眾的省思:《我和我的冠軍女兒》(下)/賴昀

印度良心帶給觀眾的省思:《我和我的冠軍女兒》(下)/賴昀

上篇請點此處連結
 
  在《我和我的冠軍女兒》中,吉塔和芭碧塔在社會觀念中遭遇的第一個困境即是未來的婚姻問題——她們的同學嘲笑她們是男人婆、她們的母親擔心女兒因與眾不同而嫁不出去。對於成年的印度女性,尤其出身貧窮者,婚姻問題的確是一個莫大的困境。讓台灣觀眾熟悉阿米爾.罕的《三個傻瓜》中也提到,主角好友拉朱(Raju)的姊姊便因家貧而籌不出嫁妝,不被男方接納,使家人焦心不已。


 
  而女主角皮婭(Pia)也困於社會對未婚女性的施加的壓力而幾乎要放棄她深愛卻失蹤的主角藍丘(Rancho)——她本想嫁給自己早已心知眼裡只有金錢的前男友,當拉朱想要從皮婭的婚禮上帶走她去找藍丘時,她卻因害怕逃婚會惹來的流言蜚語而幾番拒絕。然而,在本片中,面對這個問題,瑪哈維亞卻斬釘截鐵地給出了他的回答:「我會把女兒訓練得很能幹,她不用等待被挑選。」在他眼裡,將會是由他的女兒來挑選另一半。


 
  瑪哈維亞是一個自信的父親,他對流著自己血液、繼承自己天賦的女兒也極具信心。在片中,也多次可見瑪哈維亞在家中乃至村中和鄰近地區的威望,他心想則務必要事成,無人膽敢對他說不。他無疑是一個強烈的父權象徵,在家中時,只要他走進屋內,妻子和女兒都必定起身迎接他。


 
  引人注意的是,他卻是利用了這樣的權威,來為女兒創造了另一種命運的可能。《我和我的冠軍女兒》是一部令人熱血沸騰的電影,卻並無落入一般體育電影以榮譽、努力、克服挫折為主軸的框架,同時,值得關注的是,瑪哈維亞也並不是一名以愛為名,行操控女兒人生之實的父親,阿米爾.罕沒有讓電影落入以父愛、成功來掩蓋並合理化家父長制的窠臼。


 
  吉塔的第一個訓練目標,即是打倒大她數歲的堂哥。在姐妹倆完成這個目標之後,瑪哈維亞便帶著她們到鎮上,打倒其他練習摔跤的男孩子。而在這一段,阿米爾.罕也讓前來圍觀的男人們表現出對女孩的輕視和物化,使得吉塔的鬥志和後來的勝利多了一層女性勝利的革命意義。


 
  而在電影中真正反制父權的一刻,則是在吉塔進入國家體育學院後,和父親的想法逐漸偏離,於是產生齟齬的父女倆進行了一場摔跤比賽,吉塔擊敗了父親。後來,芭碧塔告訴吉塔,父親會輸,並不是因為父親的摔跤技巧弱,而是父親已經衰老。衰老的父親和已經茁壯的女兒,是父女關係產生變化並在後來找到新平衡的關鍵,同時也並未對父親或是父愛進行否定。


  
  後來,在國際賽事上連遭挫敗的吉塔,在芭碧塔的鼓勵下哭著和父親和解,然而此時父女關係已有了新的平衡,吉塔的眼淚並不代表重新屈服於父權。瑪哈維亞即刻前往新德里,如女兒幼時一般不為多重現實顧慮所困,他為女兒準備膳食、開展訓練,並重建吉塔被擊碎的自信心,就像芭碧塔對吉塔說的:「爸爸一直是對你最有信心的人。」瑪哈維亞依然很強勢,但此時的他只代表著對女兒永恆的支持和愛,當體育學院發現吉塔和芭碧塔違背學院教練的命令,偷偷接受他的訓練而打算勒令兩人退學時,為女兒苦苦哀求的瑪哈維亞已不再是權威的父權符碼,而只是一名慈愛的父親。


 
  在電影最後,吉塔面臨最後決賽,瑪哈維亞卻遭人陷害而不在身邊,她依然獲勝,完成父親的、同時也是自己的夢想,而瑪哈維亞則在被困的倉庫中,聽見了印度國歌在會場奏起,得知了女兒得到金牌,靠著她自己得到金牌。父親的缺席,徹底顛覆了瑪哈維亞的父權形象,吉塔至此擺脫了父權的操控。 


  因此瑪哈維亞在賽前對吉塔說的,千千萬萬的印度女孩看著她的比賽,看著印度女孩也能有不一樣的人生,也能勝過男孩,也能為國爭光,她讓印度的女孩驕傲,同時也承載了印度女孩的希望,從小女孩到家庭主婦,都從吉塔身上看到了可能與希望,在感人的最後一幕中,充滿迴響。


 
  阿米爾.罕飾演的瑪哈維亞率先打破了性別的框架,在他的女兒產生自信之前便相信了她們,在女兒剛剛開始受訓時,便預言般地對她們說:「爸爸不會永遠在妳們身邊,妳們要學會靠自己。」女權運動的宗旨並不是對抗男性,而是打破框架,是對女性的解放同時也是對男性的解放,印度良心在《我和我的冠軍女兒》中,講述的便是這麼一個故事,強勢的父親並未成為女兒的壓迫,而是支持女兒建立自尊、創造未來、擁有選擇的力量。


 
  在被形容為「與女人為敵的國家」的印度,但願印度良心的影響力挾帶本片的力量,讓廣大受迫害的女性能夠看見一線曙光,令女性窒息的環境能夠獲得一點改善。而這些亦是在印度之外的我們同樣亦須思考並朝此方向努力的。

 

 

 

 
推薦訂閱
2017泰北服務團-清萊@【高雄市團康訓練協會】
恩加201612電子報@【恩加協會電子報】
轉寄『傳媒與教育電子報』這期電子報

寄信人暱稱  寄信人email
收信人暱稱  收信人email

  • 社群留言
  • 留言報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