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本報

日光溫暖文學報
報主:日光溫暖
創刊日期:2000-07-06
發報頻率:每日出刊
訂閱人數:2,688
官網:

近期電子報


訂閱便利貼


將貼紙語法置入您的網站或部落格當中, 訪客可以輸入mail取得認證信,並按下確認連結後, 快速訂閱您的報紙。
預覽圖
訂閱日光溫暖文學報報
日光溫暖文學報
-----------------------------------------------------------------------------------------------------
Plurk FaceBook Twitter 收進你的MyShare個人書籤 MyShare
  顯示內嵌語法

日光溫暖文學報
發報時間: 2010-05-16 16:00:00 / 報主:日光溫暖文學報
本期目錄
綠竹學堂緣起
[公益聯播]城市議題工作坊
日光溫暖文學報
綠竹學堂緣起
很多人對於綠竹學堂是陌生的,這個對兒童作文充滿高度熱忱的團體是如何產生的?

首先提到裕盛、小麥和我三人,我們大半輩子都為文字忙碌,我們像苦行憎一樣,曾運作過一個名為「中國青年寫作協會」的組織,滿腔文藝熱血。藉由我們微薄的力量,也喚醒過許多因為工作忙碌而放棄寫作的靈魂。

再來要提到中山北路的小小咖啡館。裕盛、小麥和我常常窩在那兒。有時候,不只是我們三個,賀景濱也會加入我們,他曾任《新新聞》編輯總監,也是國內各大文學獎的評審,是當代文學的重要代表人物之一。(後來,景濱成了我們的教學顧問)

真正的發起是在二○○六年聖誕節,小麥首先提到了這個想法,那段話語彷彿經過三天三夜的醞釀,極具份量,也紮紮實實的進了我們心底。
 

 
一開始,夢的味道太淡了,我們各自都張羅著自己的人生,有人到英國唸了一個學位;有人談了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有人試圖搞出一份與眾不同的雜誌。

我們似乎都各自張羅著自己的人生,但是都沒有忘記小麥在二○○六年偷偷植在我們心底的夢。

直到二○○八年,我們又聚在一起,同樣在中山北路的小咖啡館。這時靜靜在一旁守候的嫩筍,已經有了綠竹的雛形,紋路遂清晰起來。

我們想給這個夢想一個身分。我們在遠企飯店後方的小咖啡館見了一個投資者,桌上擺放著小麥所撰寫的商業計劃書,那些書頁,把我們這陣子對作文班的規劃一字又一字地吐了出來。

投資者的熱切回應讓我們笑開了懷,顯然我們的計畫攫取了投資者得目光。我們開始安排一連串的代辦工作,包含找據點、成立公司、師資培訓等事宜。每個人各自領著自己的工作,滿懷欣喜的返家,彷彿創意作文的夢想就近在咫尺。

我們還大張旗鼓的進行命名活動。一開始我們命名為彩虹筆,希望孩子筆下的世界宛如七色彩虹一樣精采,但是又有人覺得這樣是否讓人誤以為是繪畫教室?

後來才有了綠竹學堂的雛形,我們的概念是如此塑造:「我們闢出一處學堂,以想像力為土壤,佐以引導為水分,孩子們都成了挺立青蔥的綠竹。經過老師們如雨絲般洗濯之後,思緒將愈見清麗,彷彿隨時都要寫出一篇篇精緻優雅的文字。」而綠竹一詞取自於《詩經》〈衛風.淇奧〉,喻人質美德盛,也是綠竹學堂核心教學精神。

似乎一切都來的挺順利的,只欠東風。但投資者卻在陪我們看了幾間店面之後,突然打了退堂鼓。

投資者不經意地養大我們的夢,卻又失手砸碎它。而我們卻已經都把創業的情緒醞釀好了,那情緒還來不及跟著投資者離開。

所以。我們就在小麥的吆喝之下,決心自己捲起袖子來促成這一切。「即便是我們搞砸了,至少是毀在自己手上。」裕盛。

我們賭氣的,帶著潰散不清的情緒張羅綠竹學堂創意作文。

我們的教學理念很快吸引了第一個與我們合作的安親班。在台北一零一後方,我們也擁有了自己的第一班學生,也有了自己的網站跟部落格,有了自己的員工,有了自己的據點。

這一切是一個厚重的幕,我們一點一滴拉起。在聚光燈底下,我們愈來愈有成績。

現在綠竹學堂已經在大台北地區超過十五個據點開課,我們也擁有多位綠竹學堂親自訓練的作文老師。

這是綠竹學堂的開始。這個夢想成了鋤犁,而我們是喘吁吁的牛,背著它一步步帶水拖泥往前走。辛苦但甜蜜,而且我們深信會一直進行下去。

※謝謝裕盛鼓勵我寫下這篇文章,他說這故事挺悲壯的,應該寫下來。
 
推薦訂閱
2013笠山文學營圓滿落幕,農村工作坊開始報名囉!@【鍾理和文教基金會文化社區電子報】
【科幻科學報 No.697】夢的科學@【科幻科學報】
日光溫暖文學報
轉寄『綠竹學堂緣起』這期電子報

寄信人暱稱  寄信人email
收信人暱稱  收信人email

  • 社群留言
  • 留言報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