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本報

目擊者電子報
報主:台灣新聞記者協會
創刊日期:2009-07-07
發報頻率:雙週刊
訂閱人數:402
官網:

近期電子報


訂閱便利貼


將貼紙語法置入您的網站或部落格當中, 訪客可以輸入mail取得認證信,並按下確認連結後, 快速訂閱您的報紙。
預覽圖
訂閱目擊者電子報報
目擊者電子報
-----------------------------------------------------------------------------------------------------
Plurk FaceBook Twitter 收進你的MyShare個人書籤 MyShare
  顯示內嵌語法

發報時間: 2011-11-04 16:00:00 / 報主:台灣新聞記者協會
[公益聯播]只要投票就可以做公益,您的一票,決定愛的力量:支持清寒邊緣老人照護,請投濟興一票
【記協會訊】國際記者聯盟籲台灣廢止刑事誹謗罪


2011.10.26

文/國際記者聯盟亞太分會


台灣新聞記者協會針對刑事誹謗罪被持續用來打壓台灣新聞自由一事表達關切,國際記者聯盟為此聲援盟友台灣記協。

由於不滿獨立新聞網站新頭殼於九月二日發表的一篇新聞,中國國民黨籍立法委員謝國樑對台灣新聞記者協會會長、網站之記者林朝憶及該網站之董事長蘇正平,均提起刑事誹謗罪之告訴。

此文報導謝國樑及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官員,在台灣最大的多媒體收購案公聽會舉行前,即事先會面。

旺中寬頻為旺旺集團子公司的一員,該集團在台灣已擁有數家報紙、雜誌、無線及衛星電視台。此次收購案將使旺中以新台幣
760億元(約美金26億元)購買其他11家有線電視公司,並擁有台灣市場23%有線電視收視戶。此項合併讓使該公司掌控三分之一的台灣媒體市場。

該報導質疑會面的意圖,也提及謝國樑辦公室否認在會面中對委員會有任何不當施壓。

針對林朝億,謝國樑
聲請法院執行假扣押及假執行獲准,扣押林朝億每月三分之一薪資,防止脫產。

雖然經過負面媒體報導之後,謝國樑決定撤銷對記者的假扣押,但是國際記者聯盟擔憂此法律竟允許被告財產在開庭前就遭扣押,將會嚴重
影響記者的生計。

「可信度乃民主社會之基石,媒體有職責報導與公共利益相關之案件,並要求公職人員為其行為負責。」國際記者聯盟亞太分會表示:「刑事誹謗法妨礙新聞自由,使得公職人士得以刑事訴訟及假扣押財產為手段恫嚇記者。
此類法律違背了可信度及透明度。」

國際記者聯盟呼籲台灣政府基於保護新聞自由及記者報導公共利益相關之職責,廢除此項誹謗法律,並將誹謗制定於民事行為。

此案將於十月二十七日開庭。


原文連結


【記協聲明】捍衛新聞自由與民主政治 呼籲謝國樑委員即刻撤銷告訴

新聞網站新頭殼記者林朝億(前排右三)及其負責人蘇正平(前排右二),因報導〈旺旺併中嘉案藍委兩度施壓NCC〉,立法委員謝國樑對兩人控告並向法院提出假扣押申請。10月27日林朝億與蘇正平在公民團體聲援下,前往台北地方法院出席民事庭。(記協宋小海攝)


2011.10.27

文/台灣新聞記者協會、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


立法委員謝國樑針對〈旺旺併中嘉案藍委兩度施壓NCC〉報導對記者被告一事,先驅媒體(新頭殼)負責人蘇正平今獲銀行通知其名下存款已因假扣押而遭凍結無法使用,雖昨晚(26日)謝國樑辦公室已來電告知蘇正平先生及記協,稱昨日下午已由委任律師至法院遞狀撤銷對二人的假扣押,因時間落差,故致二人仍受法院假扣押行動,先驅媒體仍必須依照法院執行命令對二人行使扣押1/3薪資以及凍結銀行存款,待法院審理撤銷後才能解除,雖謝委員已遵守承諾,但不可否認的仍造成二人的實質傷害以及付出社會成本,為此在此聲明:

1. 謝委員為台灣民主社會中由人民選票選出的民意代表,其言行不但具有高度影響力,其行為更應可受大眾監督,為此我們希望委員能本著身為政治人物可受公評的高度標準,立即撤銷對二人的刑事及民事告訴。


2. 因報導公眾事件而遭起訴,且扣押其財產及薪資,不但影響到媒體工作者之生計,更嚴重影響台灣新聞自由,且形成媒體寒蟬效應,為此我們將持續關注此一事件之發展。

本會及其公民團體將發起「小蝦米對抗大鯨魚觀察團」的法庭觀察團,持續將此事件情形公諸社會大眾,更為台灣之新聞自由與民主政治之發展把關。



附錄連結:
新頭殼記者林朝億報導謝國樑立委 引發民刑訴訟爭議資料彙編
(2011.9.2-10.22;由媒體改造學社整理)

【傳媒焦點】 公聽會內外砲火四射 旺中併購過關再等等


10月24日NCC針對旺中寬頻併購系統台舉行公聽會,公民團體則集結於場外表達反對意見。(戴智權攝)


特約記者戴智權/報導 



自從去年富邦集團併購凱擘集團之後,旺旺集團也想進軍有線電視系統。
96日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ation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下稱NCC)已舉行聽證會。但由於本案仍然諸多疑慮,在1024日舉行「旺中寬頻併購案」公聽會。場外公民團體演行動劇、呼「媒體庫撕啦,旺旺佔你家」口號反對媒體壟斷,場內學者專家與NGO團體砲火四射,不但直指目前旺旺集團旗下媒體的言論多元性已受到減損,新聞專業也未獲保障,將嚴重影響台灣未來發的民主政治發展。台灣大學新聞研究所教授張錦華向旺中寬頻嚴正呼籲,「放手吧!不要再併購媒體了!」

 
垂直整合 涉及頻道上、下架

旺中寬頻董事長蔡紹中不斷聲明,系統是平台,並不產製內容,與言論自由無涉。但台灣師範大學大眾傳播研究所教授陳炳宏提出反對意見,本案涉及垂直整合的重大爭議,業者不但經營頻道,未來更進軍系統,會影響頻道的上、下架,當然牽涉言論由的實現。

陳炳宏主張,如果只是涉及平台,「那我可以不在意」。但是他認為,本併購案涉及系統與頻道的垂直整合,會影響頻道能否進入系統供民眾收視。

張錦華指出,經過六天的網路連署,來自於台大、政大、師大等大學的法律系、傳播科系、經濟系、社會系與政治系等五十多位的教授,願意站出來擔任發起人,兩千多位的的公民與八十多個公民團體立刻加入連署,「這份心聲代表要表達的是什麼?大家跟旺中集團有仇嗎?」

她提出說明,這件號稱亞洲最大的媒體併購案,影響台灣未來的傳媒產業生態,為什麼媒體不報導?張錦華說明,她私底下詢問電視台業者,得到的回覆是頻道都要上架,必須進入系統台,「他們不敢得罪旺旺」,「這就是媒體併購的影響力」。她痛心地表示,「台灣表面上有很多媒體,可是一旦併購集中化之後,反對意見就被排除了,大家就不敢報導了,這還是一個民主社會嗎?這是我們希望留給下一代的民主社會嗎?我們對得起一百年前的革命烈士嗎?」

台灣大學經濟系教授鄭秀玲以德國媒體集中委員會(
The German Commission Concentration in the Media)的KEK值為測量指標,經過計算旺中寬頻併購後的集中度高達140%,大大超過德國的30%標準。她認為,如果根據去年NCC核准富邦集團併購凱擘的個案來看,未來富邦要新設新聞台與財經台,必須要取得NCC的核准。所以,旺中寬頻己經有新聞台,根本不應該再購買系統,NCC 應立即駁回此案。

併購不利新聞專業的維護

財團法人卓越新聞獎基金會執行長邱家宜說明,自從旺旺集團進入台灣媒體市場以來,就發生兩件記者被告的事件,嚴重牀害新聞自由。對於旺中併購案,「我們表達深切的憂慮與關切」。

2009
年,旺旺集團進入台灣的媒體市場,己發生兩件記者被控告的事件。財訊記者田習如在報導中稱旺旺集團負責人蔡衍明為紅頂商人,旺旺集團因而提告。201192日,新頭殼記者林朝億報導國民黨立委謝國樑與NCC官員私下見面討論旺中併購案為「施壓」,謝國樑因此對林朝億提出民事假扣押。雖然謝國樑公告宣示會撤銷假扣押,但至今仍未撤告。

邱家宜指出,這兩位記者都是資深且優秀的新聞工作者,所呈現的報導面向也具有社會意見的代表性。以新聞圈內的評價,新聞報導的呈現也十分到位。她以林朝億被假扣押一案說明,雖然民事假扣押是經濟手段,但是已「掐住新聞自由的咽喉」。旺中集團以外的新聞工作者,都未必能表達不同意見,未來在旺中集團內部的新聞工作者的自主性,從這兩個個案,就能「見微知著」。

邱家宜也提出解釋,記者報導未必就是完全正確,所以「最好能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大家都能說出自己的想法」。在健康的傳媒生態下,讓讀者自行判斷。因此,從新聞工作者與社會大眾期待多元性的角度來看此併購案,「我們表達深切的憂慮與關切」。


旺旺嚴重傾向中國利益

張錦華認為,旺旺集團進入媒體市場,「嚴重傾向中國利益與媒體專業的破壞」。大量的中國政府置入式行銷,也破壞讀者知的權利。她呼籲旺中寬頻,「以你們的財力,可以樹立一個榜樣,讓社會信賴。」

張錦華指出,「各國審議併購案的最高原則,就是公共利益」。
2009年旺旺集團開始接待中國的採購團,中國政府開始在中國時報購買廣告,以新聞編寫的形式呈現。這根本就是欺騙讀者的行為,已喪失社會信任與讀者的信賴。

她說明,台灣走過戒嚴,邁向民主,「中國時報曾經是一份最敢言的報紙」。但是除了中國政府置入的問題以外,中國時報不敢報導法輪功、六四與中國政府各稗壓制人權的暴行。「讀者不會尊敬你們」。她沈重地提出呼籲,「放手吧!不要再併購媒體了!」


重點在於節目內容

蔡紹中向社會大眾喊話,旺中寬頻將投資
75億元配合政府完成有線電視數位化的建設。但台灣大學電機工程學系教授林宗男認為,「本併購案要考量的並不是數位匯流或有線電視的數位化,而在於併購案會控制上游的頻道與下游的系統,上下游的整合對於台灣言論多元化的挑戰。」

一直以來,台灣社會存有數位化的迷思,以為數位化以後所有問題都能解決。可是,卻忽略閱聽人收看的是「節目」,而不是「數位化設備」。林宗男就提出精闢的見解,「數位化的建置只是水管,重要的在於高品質的水,節目才是訂戶關心的重點。」

林宗男主張,我國有線電視數位化只有
9.08%,而政府的目標希望有線電視能在2015年達到75%的數位化目標。但若根據業者在9 6日提供的資料,必須等到2017年才能完成80%有線電視數位化的目標,旺中隻團併購無助於數位化的加速。

台灣大學新聞研究所副教授谷玲玲表示,業者應提出更具體的時程,在各個階段中要如何克服困難。如果沒有達到目標,將要怎麼做。
NCC與業者關於數位化的所有協商,必須公開透明。

場外公民團體集結

相對於公聽會場內學者與業者的論戰,場外也有許多公民團體集結高喊「媒體庫撕啦,旺旺佔你家」口號,呼籲NCC不可通過旺中寬頻併購案,同時也要求國民黨立委謝國樑儘速撤銷對於林朝億的假扣押,展現維護新聞自由的誠意。

本次發起抗議的公民團體包括公民監督國會聯盟、公民參與媒體改造聯盟、反收買新聞聯盟、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台灣新聞記者協會、台灣人權促進會、台灣少年權益與福利促進聯盟、台灣新聞記者協會、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婦女新知基金會、婦女救援基金會、勵馨基金會等。


演出行動劇人士先是戴上旺中集團負責人蔡衍明的面具,又再套上象徵媒體巨獸的頭套,表達對旺中集團併購系統台之後言論集中及壟斷的疑慮。(戴智權攝)



團體共同提出三大訴求宣示,首先在於民主發展不應止步,旺中寬頻的併購案不可通過。依據台灣師範大學陳炳宏教授的研究,三中併購案之後言論的多元性己受到減損,對民主政治與公民社會造成莫大阻礙。


團體訴求認為,為了維護新聞自由,謝國樑應立即對新頭殼記者林朝億撤告。謝國樑雖然在19日宣佈將會撤銷假扣押,但至今尚未撤告。媒體身為第四權,言論自由應予以維護。立委身為公眾人物更應該受到檢驗。台灣大學新聞學研究所教授林麗雲認為,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的司法機關像台灣一樣,讓立法委員利用假扣押的手段危及記者賴以生存的經濟來源。司法機關不應變成傷害言論自由的劊子手,也不要成為民主政治發展的絆腳石。

公民監督國會聯盟執行長張宏林對此表示,立委有質詢與預算審查權,私底下邀請官員,本來就有施壓的目的。他想請問謝委員,台灣有《遊說法》的規範,「請問你有沒有按照相關規範進行?是不是應該公開相關的記錄?」

團體聲明並指出,目前審查本案只有四位委員,陳正倉副主委、鍾起惠委員與翁曉玲委員已退出本案的審查。公民團體質疑,其他委員多為電信與技術專業,其審查結果難以讓大眾心服。在NCC明確訂出媒體併購或市場集中度的規範以前,本案應停止審查。

 

 

【傳媒焦點】學者、公民團體呼籲 NCC應停審旺中併購案


特約記者戴智權/報導

針對旺中併購案發起連署的學者與媒改團體,於
1023日舉行記者會,公開呼籲NCC停止審議旺中寬頻併購案。這項行動在六天以內,得到54位學者支持發起,共有78個團體、2136位公民參與連署,表達對媒體巨獸危害言論多元與民主發展的憂慮。

在這場「政府怠惰 全民受罪?!反媒體巨獸 要
NCC把關」的記者會中,台灣大學新聞研究所副教授洪貞玲指出,本併購案將影響台灣未來的言論自由發展,意見市場將趨向單一,不利多元言論的呈現,危及台灣的民主發展。她建議,NCC先修訂跨媒體集中的法規,並且公告集中度的計算方式。在一切就緒之前,停止旺中寬頻併購案的審議。


誰掌握通路 就能控制內容

2011
96
NCC舉行本併購案的聽證會,旺旺集團認為系統台具有平台性質,並未呈現具體言論內容,與言論自由無涉。但中央研究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研究員施俊吉認為,「誰掌握了通路,就能掌握內容」。旺中寬頻雖然併購的是系統台,可是卻影響台灣新聞言論走向甚鉅。

2010
年,旺旺集團董事長蔡衍明、國泰集團副董事長蔡鎮宇與東森國際董事長王令麟共同成立旺中寬頻,以旺中寬頻的名義併購國內第二大MSO-中嘉網路。2011429日,行政院公平交易委員會已附加十一個負擔條款核准此併購案。目前,
NCC正在審議中。

施俊吉認為,一旦本併購案通過,旺旺集團將擁有龐大的市場力量,未來頻道業者為了上架系統台,就必須討好旺旺集團。旺旺集團將不需要用太多力量就能控制台灣的新聞內容走向,通訊傳播內容的自由化與多元化,都會受到影響。所以,施俊吉表示,「
NCC剩下四位委員,沒有資格審查這個案件」。卓越新聞獎基金會董事長暨中正大學傳播系副教授胡元輝指出,如果頻道業者在系統沒有股份,就會擔心頻道被下架,系統業者根本控制住內容業者。

政治大學新聞學系教授兼系主任林元輝提出,媒體掌握在少數人手中,內容會越來越偏狹。他大聲疾呼,「
NCC委員太認真做官了,快忘了本行的常識了」。他引用台灣師範大學陳炳宏教授的研究,超級星光大道在一個週末可以播八次,就是傷害台灣媒體內容多元化的鐵證。他指出,企業美其名要達到綜效,但他也呼應台灣大學新聞研究所張錦華教授的說法,這是企業的綜效,利益並未回歸全民所有。他向NCC委員呼籲,「任期是有期限,但良心是沒有期限的」。

公民參與媒體改造聯盟召集人葉大華主張,台灣有六萬個左右的公民團體,很多公民團體關注中國人權、弱勢打壓、兩岸政策或愛滋議題。如果併購案一旦成功,將近台灣三分之一的人民無法了解不同聲音。過去,因為壹傳媒集團報導風格的問題,
NCC花了一年半的時間處理壹電視衛星廣播電視執照的申請,但旺中寬頻高達700億元的併購卻要矇騙過關,因此她呼籲NCC停止審查本案。

這就是「施壓」

新頭殼(
newtalk)記者林朝億日前報導國民黨立委謝國樑兩度「施壓」
NCC,謝國樑因而提告,並向法院聲請假扣押林朝億的名下財產。瞿海源認為,「那就是施壓」。台灣新聞記者協會常務執委劉明堂說明,截至目前為止,仍未收到謝國樑撤銷假扣押的訊息。

9
2日,記者林朝億在新頭殼網站報導「業者也連續2次拜託國民黨立委謝國樑、李鴻鈞分別要獨立機關NCC主秘帶領相關處長,到立法院委員辦公室向業者『說明審查進度』。由於交易金額龐大,利益驚人,雖然受託立委都強調這是『一般的選民服務』,受邀官員也表示,談話僅『蜻蜓點水』,不覺得被施壓。」謝國樑對於「施壓」兩字不滿,因而提告,並對林朝億的名下財產聲請假扣押,讓其無法自由運用其三分之一的薪水。

瞿海源認為,立法委員將業者與
NCC官員找到辦公室,「那就是施壓」。如果謝國樑仍有不滿,「歡迎他來告」。中原大學財經法律學系副教授李崇僖表示,「施壓」兩個字,應該是中立的字眼。公民團體希望政府作成特定政策,就會舉行記者會讓政府聽見人民的聲音。他說明,「我們現在也是施壓」。

劉明堂主張,公眾人物本來就要受到人民的檢驗,媒體本來就要監督政府。政治人物掌握的資源超越一般人,更不是弱勢者,不能動輒運用司法資源侵害新聞自由。他指出,截至目前為止,仍然沒有收謝國樑撤銷假扣押的訊息。他呼籲,儘速撤銷假扣押,展現其尊重新聞自由的誠意。


數位化遙遙無期

施俊吉表示,旺中寬頻就是以「財務槓桿」(
Leveraged Buyout)的方式併購中嘉網路,這將影響全台灣的收視內容品質,更讓「數位化遙遙無期」。

施俊吉認為,旺中寬頻向拿未來
118萬收視戶的八成收視費作為保證,向銀行團貸款,負債五、六百億。假設一戶每個月收550元,財團每個月必須負擔的利息是110元,要還的本金是340元。換句話說,旺中寬頻每個月必須拿四百多元出去償還本金與利息,剩下的一百多元是頻道的授權金。

施俊吉指出,「為什麼我們抱怨新聞頻道內容品質低落,就是因為系統業者不願多付授權金給頻道業者,當然就無法製作更有水準的內容。」他同時說明,有線電視的數位化需要業者投入成本為訂戶裝裝機上盒(
set-up box),但NCC放任財團玩「槓桿併購」的金錢遊戲,數位化將遙遙無期。




【傳媒焦點】媒體巨獸睡在我們家的床下


文/郭旭棋(台灣大學生物產業傳播
暨發展學系博士生)


大約在冷戰時期,一位留學美國幾年的俄國科學家即將返回祖國蘇俄,他事先告訴在美國的幾位好友,他回國之後會寄信告知生活狀況,好友們因為害怕蘇俄方面的書信檢查而彼此約定紅筆寫的是真話,藍筆寫的是官腔假話。幾個月過去了,美國幾位朋友紛紛收到蘇俄科學家的來信,信中充滿藍色的字,寫著生活美好、氣候宜人、人人相親相愛和諧互助、物資相當豐富,唯一的缺點是買不到紅筆。我想台灣目前正朝著買不到紅筆的階段邁進。

世界之所以美麗,在於各式各樣的色彩豐富了這個世界,或許黑與白、藍與綠等等是彼此扞格而有所迥異的色彩,但是它們都共同增添這個世界的美感。我們都在畫畫,用喜歡的顏色去描繪心中的一切,呈現我們心中的想像;如果少了紅色,想像就稍嫌貧乏,如果再少了一些色彩,畫面就更趨單調,最後世界變得單一而索然無味。是誰偷了孩子的彩色筆呢?它正安安靜靜地睡在我們家的床下,不讓我們發現。

旺中集團目前在台灣已經擁有無線電視、衛星電視、報紙、雜誌、網路等各媒體通路,近日旺中寬頻公司已併購有線電視系統業中嘉集團,目前正由
NCC審理中,而有線電視的普及率在國內相當普遍,約有六成以上的比例(尚未包括私接戶及其他因素,學者專家評估實際已達八成以上)。從旺中集團的角度來看,這只是單純財團的併購或是投資,選擇有獲利良機的標的物做財務上的挹注,純粹只是為了追求利益,絕非故意傷害台灣意見市場的多元性。

但是
NCC若同意此結合案,將使同一企業集團擁有各式各樣的媒體宣傳管道,造成國內媒體言論市場結構上的壟斷,形成媒體巨獸,進而對意見市場多元化的發展產生不利的影響。幾位專家學者早已針對跨媒體的產權集中趨勢感到憂心,並不斷向NCC提出提醒及警告。然而囿限政府組織的型態模式、NCC業務龐雜而資源有限,再加上國家體制對於NCC的定位紛亂,導致專責機關NCC對現在旺中併購案根本無法可管。媒體巨獸堂堂入住我們家中床下,控制家庭與社會之間所有的聯繫管道,卻沒有任何法規可以把它趕走。

在無法可管的情況下,只能仰賴多位學者競相奔走於各界,透過輿論以及各界力量的結合,希望能嚇退媒體巨獸,不要偷光孩子們的彩色筆。此外,也趕緊透過法規制度的補救,遏止目前無法可管的困局,以免未來更多更龐大的媒體巨獸乞丐趕廟公;在此要特別感謝台灣大學經濟系的兩位教授林惠玲、鄭秀玲以及景文科技大學財金系教授莊春發,分別提供跨媒體產業結構管制的方式,以茲NCC參考。

林惠玲、鄭秀玲兩位教授引用德國對於跨媒體產權的計算方式;由於德國曾經歷過納粹極權統治,因此對於言論自由多元的保護相當謹慎,相關規定較為嚴密。德國將各種媒體的權力影響、資訊傳遞衝擊力、即時性等三方面條件予以綜合評量,給予各媒體不同的權重,以
2006Axel Springer AGProSiebenSat.1 Media AG審查案中為例,他們設定電視的權數為1、廣播為2/3、網際網路為1/2、報紙為2/3、雜誌1/10等。接著依跨媒體集團在各媒體「加權市佔率」的加總值高低(以下簡稱KEK值),來衡量其在跨媒體市場集中的程度,若高於30%,則否決該跨媒體的併購申請案。

以旺中併購案為例,中視佔無線電視市場佔有率的
19.15%;中天新聞台、中天綜合台、中天娛樂台、東森新聞台、東森綜合台、東森戲劇台、東森電影台、東森洋片台、東森YOYO台、東森財經新聞台和超視等佔有線電視市佔率的23.56%。此外,還有中時電子報在網際網路的市佔率約為9%;《中國時報》和《工商時報》佔報紙市佔率約為7.01%;《時報周刊》佔雜誌市佔率約為3.56%5台購物頻道之市佔率為35.71%14個頻道代理的市佔率為24.72%。我們依據上述德國的作法,將各媒體市場加權市佔率的加總值算出旺中寬頻集團的KEK值已高達112.87%,遠遠超過德國所訂定的30%的臨界標準。旺中寬頻集團一旦再併購中嘉集團(中嘉集團在台灣有線電視系統市場的市佔率高達27.13%,居龍頭地位)後,其KEK值更將高達140%


[(19.15%*1+23.56%*1+9%*0.5+7.01%*0.66+3.56%*0.1)+35.71%*1+24.72%*1]
+27.13%*1

=[(52.44%) +35.71%*1+24.72%*1]+27.13%*1

=[112.87%]+27.13%*1

=140%


然而多家東森電視頻道、購物頻道等是否應該放入計算之中,以及有線電視系統的權重以1計算是否恰當,這些都有待商榷。


莊春發教授根據國內五大媒體的閱讀率或收聽率、收視率,分別為電視
93%、報紙43%、雜誌30%、廣播23%、網路52%,而旺中集團在此五大媒體所占的比例分別為電視(以電視新聞台為計算基礎)16.1%,報紙12.03%(以四大報的閱讀率為計算基礎),雜誌12.18%(以前十一種最具影響力的雜誌為基礎),網路1.8%。將前者五大媒體對一般社會大眾的影響比例,乘上後者旺中在各媒體所占有的比例,再加總之後即可獲得旺中集團媒體對社會的總影響力,此數據為24.836%,但由於五大媒體對社會的總影響力數據(閱讀率、收視率與收聽率的加總)為241%,因此需要將上述數據標準化,必須將24.836%除以241%,以獲得旺中媒體對社會的相對影響值,計算之後所獲得的數據為10.30%


93%*16.1%+43%*12.03%+30%*12.18%+52%*1.8%=24.836%

24.836%/241%=10.30%

 

莊教授認為研究政策對社會的影響之定義,一般應當將其設定於
0%100%之間,將總影響力數據標準化而得到10.30%,然而數據10.30%的意義並未闡明,是指台灣每百人有10.3人將受到旺中集團的影響?或是個人媒體環境中有10.30%是受到旺中集團所宰制的嗎?猶待各界專家學者進一步解釋。

兩種產權結構計算方式皆有其不足之處,但是在計算方式的議題上著墨,實在是屬於比較細節的層次,關鍵仍在於專責機關
NCC是否能盡快採納各方意見,形塑對於跨媒體的整體管制政策,別再大開方便之門,讓巨獸睡我們家。



【國際瞭望】在「佔領華爾街」缺席的美國主流媒體

2011.10.21

原文 /Pedja Urosevic 編譯/陳詩婷

有群人已經「佔領」華爾街將近一個月了,但當他們試圖尋找相關的資訊,卻只能被迫從其他國家的電視媒體上取得消息,因為美國主流媒體對「佔領華爾街」的報導質量只能用可悲來形容。如同《每日秀》(The Daily Show)主持人Jon Stewart所說,美國的新聞媒體「將它的報導方針從『完全不報』調整到『亂報一通』,而且他們似乎就只有這兩種選項。」

Jon Stewart所言似乎是對的,畢竟關於民主、平等和社會流動,這塊所謂的「自由之地」仍有太多可做。

《福斯新聞》(Fox News)恥笑這場示威行動,稱之為「一堆嬉皮的胡說八道」;然而在紐約發生的一舉一動,都已經被其他的新聞頻道所記錄下來,特別是國際的新聞網絡譬如卡塔爾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和今日俄羅斯(Russia Today)等。

這兩家媒體各自都有大力報導該示威行動的理由,不過,在美國媒體對佔領華爾街相關消息的刻意忽視,以及對示威行動擴散之快的不屑一顧下,他們確實填補了美國媒體造成的資訊鴻溝。

Jon Stewart對美國媒體近期表現的尖銳評論,在全世界迴盪不已,甚至也傳到了俄羅斯,畢竟俄羅斯政媒體作為政府宣傳工具的一環,其歷史已有將近一世紀之久。以下是今日俄羅斯(Russia Today)對於美國主流媒體報導「占領華爾街」的看法:

「第一步,忽視;第二步,嘲笑;第三步,貶低。這些似乎就是一提到占領華爾街運動時,某些媒體至今一慣使用的報導手法。」 

獨立媒體工作者們也發現,在抗議人潮中,你鮮少會發現來自主流媒體的同業。原因是,這些主流媒體的SNG車都安安全全的停在街道的另一端,跟祖可蒂公園(Zuccotti Park)-占領華爾街運動的大本營完全相反的位置。 主流媒體的記者,只有在發生暴力、或者有人遭到逮捕時才會報導占領華爾街運動,而這些也是當你用Google搜尋「福斯」加上「佔領華爾街」時會得到的唯一結果: 



對福斯新聞來說,占領華爾街運動的最佳報導者,無疑是惡名昭彰、最具爭議性、個人色彩豐富的Geraldo Riviera。他如「史詩」般的報導很快地在華爾街的行動者之間流行起來,甚至當他在祖可蒂公園進行現場報導時,行動者們會在一旁高呼著「福斯新聞騙人!」 

「這究竟是99%美國人的面貌,或者只不過是變相的1%?」Riviera問。 然而,大部分的主流媒體,也未能成功報導這場示威行動中首次發生的逮捕事件,包括近期最大的-有780個人於10月2日在布魯克林橋遭到集體拘留的事件。 

占領華爾街運動的組織者表示,他們的行動發想來源是今年橫掃了非洲與中東的「阿拉伯之春」。從七月開始,他們成立了行動網站,號召人們加入於紐約股票交易所前舉行的遊行和靜坐。

我們通常會強調,我們的訴求也包含了少數人的需求,以吸引更廣泛的觀眾注意某些議題和事件。這麼一來,有些媒體倒也要站出來為少數人,也就是那些有錢有權的人說話了。畢竟這些媒體也沒能成為弱勢的傳聲筒、為了促進社會流動而付出。

「這是否只不過是變相的1%?」Rivera的這個疑問,某些程度也十分接近事實,只不過是從一個完全不一樣的角度所見的事實。

因為即便這些示威者仍為少數,但他們反映的問題與訴求,卻是美國廣大處於社會弱勢位置者所共有的。他們並不怕站出來說出自己的心聲、要求他們的權利,並對抗媒體、政治勢力和跨國企業三方聯合起來欺瞞大眾的這股巨大勢力。

而在這些主宰了主流媒體、華爾街和議會的少數富人們不停強調著「專業主義」的同時,也正該是美國加強公共媒體網絡的時候了。



※編按:本文原刊載於媒體多元協會(The Media Diversity Institute,簡稱MDI )網站;該組織在國際間致力於鼓勵並促進媒體報導之多元性。其目的在於防止媒體有意或無意的散佈可能導致社會緊張、爭論與暴力衝突的偏見、偏頗與仇恨的言論。相反的,MDI為推動不同團體與文化間的相互瞭解,鼓勵公平、準確、具整體性與敏感性的媒體報導。


 
轉寄『目擊者電子報-NO.41(國際記者聯盟籲台灣廢止刑事誹謗罪)』這期電子報

寄信人暱稱  寄信人email
收信人暱稱  收信人email

  • 社群留言
  • 留言報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