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本報

目擊者電子報
報主:台灣新聞記者協會
創刊日期:2009-07-07
發報頻率:雙週刊
訂閱人數:402
官網:

近期電子報


訂閱便利貼


將貼紙語法置入您的網站或部落格當中, 訪客可以輸入mail取得認證信,並按下確認連結後, 快速訂閱您的報紙。
預覽圖
訂閱目擊者電子報報
目擊者電子報
-----------------------------------------------------------------------------------------------------
Plurk FaceBook Twitter 收進你的MyShare個人書籤 MyShare
  顯示內嵌語法

目擊者電子報
發報時間: 2011-03-17 16:00:00 / 報主:台灣新聞記者協會
[公益聯播]城市議題工作坊
【焦點話題】日本大地震對台灣媒體的啟示
 
文/林朝億(台灣新聞記者協會會長)
 
311仙台大地震裡,日本國民冷靜面對苦難與媒體專業的表現贏得了世人的尊敬。而部落客米果一篇質疑台灣媒體表現章「日本8.9震災教我們的事」,短短幾天內湧入了八十萬人次閱覽。3月16日中國時報的社論「看NHK表現台灣媒體該慚愧」,不過還是把部分原因歸咎於收視率的調查。換句話說,觀眾或讀者也得承擔部分責任。
 
平實而論,目擊者不想替台灣媒體辯護,但也不認為中時社論把讀者拖下水的講法有理(米果跟著用另一篇文章「媒體也有苦衷之大家一起來推理吧」指出,中時說日本媒體嚴拒收視率調查說法是錯的)。不過,在這一波公幹過程裡,其實有四個層次的議題應該要先釐清,否則大家的討論就無法聚焦。
 
首先,這是發生所在地的日本,其國內媒體的質與量是其他國家所難以對抗的。光是海嘯來襲的短短半個小時內,馬上就能動員數架直升機前往捕捉畫面,實在難得。別說本來台灣駐派日本的記者就不足,即便是如CNN或BBC有豐富資源的國際媒體也只能大量採用日本媒體提供的資料與畫面。
 
尤其是地震發生後第三天,福島核電廠事故成為焦點。但也因為輻射污染的威脅與封鎖區的成立,讓前往採訪的外媒幾乎沒有著力點。而核能事故的發言層次又提到內閣層次。換句話說,除非台灣駐日記者平常就加入這個圈子,否則只能看著NHK現場轉播寫新聞了。
 
其次,在海嘯與核能災害的專業知識上,台灣是遠遠不如別人。也就是福島核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後續的可能性又是如何,只能仰賴日本,或是核能新進國家美國、法國專家的解讀。而換句話說,這是整個台灣科技國力不如人,而不是媒體不如他人而已。
 
第三個要釐清的問題時,到底是媒體誇大造假,還是表現方式的差異?舉例而言,被網友強烈質疑的中天新聞「強震一瞬間東京人驚恐 搶糧搶單車」,顯然就是一條內容與標題不符的誇大新聞,這當然值得批評。但是如果覺得NHK主播播報時給人安穩、平實,但台灣主播卻喜歡高八度、甚至搭上配樂等等,就是不尊重受難者等等,這樣的質疑是不是太帶有中產階級的品味呢?
 
第四個要釐清的問題是,「怎麼對付爛新聞頻道?」就如同部落客傅瑞德所說的「然而拒看、拒絕討論爛新聞台,就能解決問題嗎?」也就是,如何透過一個群策群力方式,找到方法把爛媒體或爛報導淘汰掉,建立好的新聞規範與報導模式,才是我們更值得努力的方向。



【焦點話題】報導日本災情過度遭批 台灣電視新聞著手自律
 【焦點話題】報導日本災情過度遭批 台灣電視新聞著手自律
NCC傳播內容處處長何吉森(左)16日指出,針對台灣電視新聞過度報導日本災情之現象,已寄發行政指導予衛星電視公會等單位,而衛星電視公會回覆表示已召開自律會議。(記者宋小海攝)


記者宋小海/報導
 
 日本於3月11日因地震引發海嘯並導致核輻射外洩等重大災情,我國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發言人陳正倉16日指出,NCC接獲多件民眾投訴,批評台灣電視新聞台過度重播、報導有誇大等現象,雖然NCC從不會干預新聞內容,但須提醒新聞台本於專業判斷,提供資訊增進民眾瞭解,而避免恐慌等負面效果。中華民國衛星廣播電視事業商業同業公會「新聞自律委員會」則表示,自律溝通機制正在進行。
 
 NCC傳播內容處處長何吉森說,在16日當天上午即有20多通民眾投訴電話,反映電視新聞台報導日本震災、海嘯畫面多次重播,也已經排擠國內其他新聞訊息,亦造成心理不適。何吉森表示,自3月13日開始至16日為止,接到相關網路申訴,亦超過60件以上。
 
 何吉森指出,NCC在台灣歷經八八風災約2個月後,即與電視新聞業者共商而總結〈災難新聞報導處理原則〉,希望媒體報導重大災難新聞時,應以報導最新災害資訊與相關生活資訊為主,並主動提供最新消息給相關主管機構供其後續處理,並避免不實猜測與傳聞,或是過度重複單一性資訊,甚至是情緒性字語,以避免造成災民和閱聽人的恐慌。
 
 
接獲民眾投訴 業者著手自律
 
 衛星公會新聞自律委員會主委陳依玫表示,新聞自律委員會的討論範圍僅在新聞報導,因此個別電視台製作的談話性節目並不在討論之列;但有關多次重播、排擠國內資訊、報導有誇大疑慮之現象,公會在14日即接到民眾及NCC節目諮詢委員反映,當天下午即透過自律平台通知各家媒體主管參考判斷。
 
 陳依玫說,自律委員會沒有主動批判內容之權力,此次日本災情報導亦無個別業者要求全體協商,所以只能待社會大眾反映後再將訊息傳給業者。她表示在自律訊息發給各媒體後,在報導內容錯誤、使用「驚爆」等誇大標題的現象,各新聞台即著手改善,而國內新聞播出比例也有所增加。
 
 陳依玫指出,目前社會大眾多認為日本NHK電視台表現平穩,但台灣市場機制之有線電視新聞頻道與日本國家電視台畢竟資源不同,而且NHK記者除了跟隨救難隊進入災區,亦有近距離拍攝家園沖毀的受災者相擁哭泣,並未對當事者馬賽克處理,並非完全不帶有情緒的遠距離報導。但她也認同NHK的採訪大多與當事人協調,而在一定距離之外拍攝,而不採用攔截、侵入式的貼身拍攝,亦無攝影機搶位越位的情況,值得注意。
 

 
參考資料--災難新聞報導處理原則

一、以人為本,落實人文關懷
二、尊重生命與新聞當事人的隱私權
三、避免侵害或騷擾遭遇不幸的當事人
四、新聞媒體應根據最具權威性的單位所提供的資料進行報導
五、提供民眾災害相關資訊與防災因應措施
六、主動提供最新消息給相關主管機構供其後續處理
七、避免不實猜測與傳聞,扮演民眾與政府之間的溝通橋樑
 
(資料來源:NCC;2009年10月5日公佈)


【焦點話題】がんばって!日本;加油!台灣!

編按:關於311日本震災後續報導效應,本期《目擊者》刊登2篇「創傷新聞網」之相關媒體評論。


文/許瓊文(創傷新聞網主持人、政治大學廣電系副教授)


 311的地震與海嘯侵襲日本與全球,這個超出想像的巨大災難本就受人注目,台灣更是因為與日本的鄰近性與同樣受到地震與颱風等天災影響,民眾與媒體同樣關注,三天來,有留日與台灣朋友的部落格對日本與台灣媒體做比較,很多記者、朋友、同事與學生問我對目前媒體表現的看法,但是因為我擔心去年兩個月的日本見習行程中的朋友們,忙著聯繫與打聽下落,再加上需要沈澱與仔細觀察,直到今天才動筆。我想針對兩個部分提出我的看法,第一是針對電視新聞媒體表現,新聞室雖然極力想要營造出恐怖氣氛,初期受限於「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但還是看得出媒體的「努力」,不過比起八八水災算是有進步;第二則是從「新聞與創傷」研究取徑出發,尤其八八水災過後,為了回答受訪記者問的:「災難時,媒體到底應該報導什麼?」我開始將研究從災難時媒體的正面角色談起,值得安慰的是,台灣在這次日本311地震中開始重視這個問題。今天就先報告媒體表現

事發24小時

 跟大部分對媒體批評的說法,我覺得在事發24小時,台灣媒體因為只有NHK與CNN的外電,NHK公共電視的畫面比較資訊性,再加上只有少數幾家新聞室有充足的日文編譯,只有主播與記者營造的氣氛與用語比較駭人,新聞跟八八風災比起來都是比較遠鏡頭的畫面,還沒有太多針對倖存者的感官新聞,再加上因為海嘯侵襲,一時之間無法立刻與當地聯繫上,所以現場的畫面都還沒出來。我的觀察包括:

  • 新聞室以CNN為主要來源的,震度8.8,以NHK為主,震度8.9,我同時觀察CNN與NHK的訊息,可能因為台灣的日文編譯人力因素,部分新聞台的更新訊息有明顯差異。
  • 新聞室充分利用Youtube與Google尋找當地資訊與畫面。
  • 與過去地震史上的全球大地震整理比較,與日本當地大地震比較,以及與發生不久的雲南、紐西蘭震災比較。
  • 新聞室開始找尋日本人脈電話訪問。
  • 新聞室普遍使用配樂引起閱聽眾情緒反應。
  • 台灣的反應:觀光客與留學生的安危。
  • 311地震與超級月亮的關係。


事發第二天


 隨著台灣記者抵日,但是因為交通中斷,沒有辦法立刻前進災區,但又需要有訪問畫面的新聞,開始報導東京所受的不便,尤其是台灣人,但是比較少讓人不忍心的災區倖存者畫面。海嘯的畫面與日本核電廠危機仍是報導主軸。主要觀察為:

  • 將受災日人上傳到youtube的影片為另一消息來源。
  • 讓人情緒受到影響的MV製作,剪輯各式可怕海嘯來襲畫面,傳遞恐怖氛圍。
  • 台灣的反應,核電廠檢討,但僅止於發生同樣的災難會不會有危險,官方說法當然說不會,比較親執政黨的說法就只引述官方說法,比較不親執政黨的說法就是塑造其沒有危機意識,但兩者都沒有更深入的分析。
  • 比較有sense的新聞室已經開始報導日本的防災措施。
  • 與紐西蘭等地的地震比較,環太平洋地震帶一定還會有更強的地震。

事發第三天

 NHK的中規中矩已經無法滿足台灣新聞室,開始發現日本電視台,朝日電視台等商營媒體的新聞,雖然沒有正式合約,但是利用網路或電視機翻拍,將一些引人感動的新聞翻譯成中文,能前進到交通可及災區的台灣記者也開始訪問倖存者(希望他們有帶足夠的糧食與防輻射的裝備)。而隨著交通慢慢恢復,很多人或記者當地震與海嘯發生時剛好在災區活動,拍下千鈞一髮的一刻,這些影片都被日本媒體採用播出,台灣也較多這些新聞翻譯,但是NHK的減災與復災的新聞,較少被注意。這天的觀察還包括:

  • 讓人情緒受到影響的MV製作,剪輯劫後餘生,傳遞溫馨感動氛圍。
  • 遺體新聞不多,日本媒體無論公共或商營,都不會近距離拍攝,台灣媒體引用不多。
  • 雖有對日本防災的介紹,但是立刻被日人的排隊精神與阪神地震後失落的十年的主軸所替代。
  • 核能電廠對台灣的影響,像是輻射食品。
  • 親與反對執政黨立場的鮮明意見,也就是口水戰又開始。
  • 網友的活動,例如:Facebook加油團。
  • 地震地區的風水說。

 總結我這幾天的觀察,比起八八水災的報導,可能因為事件發生在日本,大部分靠外電,外電來源又比較中規中矩,赴日記者短時間又無法前進「甜甜圈效應」中最嚴重的災區,也因為有輻射危險無法進入採訪,新聞內容不至於太誇張,也不會有挺進的現象,當然也可能是出自新聞室的自律,但是新聞室還是希望營造出恐怖的氣氛,尤其是海嘯席捲的現場鏡頭與核電廠爆炸等的現象,都是大量使用並運用配樂,而之後對台灣影響包括:台灣是否受輻射影響,輻射食品(我個人淺見是三個受災縣還能出口食品嗎?對其他地區的監測也許還有需要,但是針對三個縣要加強的新聞令人不解),汽車工業、IT產業等,需要更多知其然,知其所以然的資訊,才能減少恐慌。

 我一向受到很多質疑,不營造恐怖與恐慌的新聞,誰看?這次311事件已經有少數新聞室已經開始重視防災的重要性,開始介紹日本行之有年的緊急地震速報,海嘯警報,與NTT 東日本的「災害用伝言ダイヤル」,NTT docomo與KDDI的「災害用伝言板」,NHK的「安否情報」等,很可惜也僅止於此,沒有深入更多減災與復災的部分,版面立刻就被其他感人故事取代,感人故事並非不好,這部分會在防災時媒體的正面功能中說明,只是新聞必須更多元,尤其是災難時對民眾有用的資訊。

 媒體大量使用網路,使用地理資訊系統瞭解方位或是災前災後空拍圖,是不錯的應用方法,但是整則新聞都是網路上有什麼的偷懶新聞就需要再考量,尤其是youtube,快要變成通訊社,台灣記者習慣在網路上找新聞,直接就翻拍,尤其翻拍其他電視台遊走法律邊緣,而不是親自查證或採訪,更慘的是 facebook上的活動就可以花一則新聞來介紹,實在是浪費時間,長久下來,也養成記者不親力親為的習慣。

 台灣媒體還有很多可以加油的空間,在跟日本說がんばって時,也想跟台灣說:加油!除了媒體還有防災。


【焦點話題】我可以為您做什麼?赴日採訪的記者們
 

文/許瓊文

 3/15這天,記協、聯合報記者問我記者赴日採訪,需要注意什麼事?討論的議題中,有些是擔心他們的安危,有些是擔心他們把台灣一窩峰採訪的習慣帶過去,所以我趕快加上一些FYI給赴日採訪的記者們,也想再強調一下,從事「新聞與創傷」研究,尤其是記者創傷這部分,接受過很多質疑,例如:不認同記者會有創傷,或有創傷又怎樣,還不是要做新聞,或是台灣又沒有戰地記者或是頻頻有大型災難,受創的機會也小,這樣的研究與在職進修是否必要,也趁著這個機會說明,新聞人員為什麼需要認識創傷,接受創傷素養。

 311地震發生後,很多記者通日文的、略懂日文的甚至不懂的,一律趕鴨子上架搭時間最近的飛機到東京去,這些人可能也沒想到,竟然要去採訪這麼重大的災難,也可能臨時才想應該帶什麼東西?電池、口罩、基本的飲食與水、雨衣、雨傘、採訪裝備、手電筒、免洗衣褲、衛生紙與濕紙巾、可以走泥濘的鞋子、通訊設備等。這不是個選擇題或填充題,而是必須視情境而變的申論題,我長期合作的美國哥倫比亞大學達德新聞與創傷中心,邀請日本資深環境記者撰寫如何報導日本311災難的指南,其中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為了採訪福島核電廠的危機,提醒記者必須攜帶5至10人份的碘化鉀(potassium iodine capsules,台灣又稱碘片),份量要一個月左右,因為除了自己使用,還要給司機與日文翻譯,記者因為會使用部分救援物資,例如:水或食物,也可以將碘片當作回饋。記者也不能忘記攜帶止瀉劑(Imodium),避免因為衛生條件不佳而引發的腹瀉, 為了避免屍臭味,也可以帶清爽味道的鼻腔吸入器或凝膠(nasal inhalant or gel),避免過度暴露在屍臭味的不適,快速消磨自己的士氣。

 採訪此種災難情境的事前物質裝備也能減少記者的心理壓力,試想如果我是赴日採訪的記者,我會擔心什麼?我會擔心過度暴露在輻射災區,是不是會身體不舒服,會不會有病變,會不會影響我生小孩,只戴口罩、穿雨衣與撐傘的簡單裝備下,大概暴露幾小時就會有危險,跑到鋼筋水泥屋就可以嗎?沖水就可以洗掉大部分的輻射嗎?問題雖不專業卻是我最想知道的,這已經讓我擔心到會影響日常生活了!回到台灣後,有人會幫我檢測輻射量嗎?後續的醫療檢測費公司會幫我付嗎?要是發生狀況,我會得到什麼補償?試想這些答案都沒有人可以告訴我,也沒有人管我的後續健康狀況,我會多麼孤立無援,這樣的不快甚至是創傷的經驗會如何影響我的工作與生活。

 針對記者創傷的研究,希望記者能做好物質與精神層面的準備,因為新聞室可能隨時把記者丟到一個未知的、危險的境地,有充分準備的記者才能有彈性(resilience)面對任何挑戰,發揮創造力解決困難。記者復原力強也能持續穩定工作,有創傷素養的記者也比較不會追逐受害者,報導面向也會傾向資訊性而非感官性,對整體災民的減災與復災有所幫助,進而讓受災社區與個人都能創傷後成長(post trauma growth),對非災民則是提醒備災與防災的重要。

 瞭解事前準備的重要,接下來要討論的是赴日記者的採訪困境,台灣記者各顯神通到受災區,受陷於嚴格的管制,多半在尚能與外界聯繫上的災區進行採訪,其實也就是採訪一些比較表面的題材,例如:警報聲突然響起,記者跟著跑的緊急狀況,地震與海嘯摧殘災區的畫面,或是到避難所拍攝災民,在東京的就是拼了命的追著留學生、台僑生活或是報導限電與交通減班的不便,再誇讚一次日人的排隊文化,卻沒有人報導這樣的應變措施背後的含意。記協也曾問我一個問題,記者要怎樣在日順利採訪,我那時建議記者要趕快與當地外國記者聯誼會取得聯繫,有充分資訊知道如何保護自己,例如:裝備與安全區域的資訊。而達德中心在3/14的指南中,更是鼓勵記者參與日本政府為外國記者準備的行程,是另一個可以安全抵達災區的方式。也許競爭意識較強烈的媒體可能會排斥這樣的安排行程,但是在不影響救災與侵擾民眾為主要考量,是值得媒體有所犧牲。

 而記者到日本採訪的意義為何呢?在台灣,如果挺進災區是新聞室最關切的,那日本這次的災難呢?記得波灣戰爭時,當時輿論與研究都批評台灣都是美國觀點,台灣無法派遣記者常被認為是原因之一,這次日本的災難,記者可以前往採訪,為何不去呢?我的淺見是新聞室應該思考,派遣記者到日本,做的東西跟外電有什麼不同,派遣記者來到災區是想要傳達什麼訊息回台灣,想做哪些台灣觀點的新聞,對台灣的防災工作或是其他面向有幫助。如果只是要一大堆感人的故事,跟外電有何不同?要是沒有不同,為什麼要打擾災民,不得已使用災區的食物與水、石油等,更糟的是,惡性競爭害的記者為了生出獨家,必須做出一些連自己都覺得不妥的行為或新聞,違背自己意念不說,還要受到輿論批評,雙重傷害。

 回到本文的出發點,可以為這些赴日採訪的記者做些什麼(包括平面與電視)?採訪災難的事前準備還可以亡羊補牢,請記者參與文後連結,而現在可以做的,我的淺見是記協或衛星公會可以協助安排記者的保險、建議或規劃避免惡性競爭的採訪限制(例如:完全遵守日本的採訪規定),歸國後的輻射檢測,減少創傷的社會支持系統或醫療,可能的職災賠償等。最後,我希望新聞室與記者能開始關切記者創傷這個議題,在記者強者文化(macho)下,承認創傷就是弱者,或是不適合當記者的思想應該轉變,面對每一次的突發狀況,無論是車禍、犯罪,或是天災等規模大小不同的事件,要預設情境做好事前準備;善用社會支持系統抒發創傷壓力,例如:宗教、同儕協助、家庭、醫療;記者本身有創傷素養與復原力,便能以復原力與成長為目標報導新聞,減少無意義的恐慌與恐怖報導。


如何採訪創傷新聞相關連結:

創傷與新聞自學專區
http://traumanewswatch.nccu.edu.tw/?page_id=181
http://dartcenter.org/search?page=4&keys=online learning&x=24&y=15

Guide for Reporting the Japan Quake
http://dartcenter.org/content/guide-for-reporting-japan-quake

Japan's Triple Disaster: Resources for Journalists
http://dartcenter.org/content/japans-triple-disaster-resources-for-journalists


 
【記協聲明】針對日本福島核電事故 記協呼籲注意採訪安全


2011.03.13

 對於日本福島第一核電廠因強震造成輻射外洩之嚴重意外事故,台灣新聞記者協會13日呼籲國內媒體及前往採訪的同業應注意採訪安全;如無充足之訊息及足夠防護設備保護,基於以下之考慮,則應退至可能輻射污染範圍以外,避免因一時新聞之需要,造成終身難以彌補傷害:

一、國內新聞記者多欠缺防範輻射外洩事件之專業知識與設備:相較於其他地震、海嘯等災難事件,國內記者多半欠缺如何在核能事故或輻射外洩事件中進行採訪並確保自身安全的經驗。日本福島核電事故由於備受國際矚目,記協相當憂慮在此一情形下,為了前進災區、搶得第一時間新聞,可能忽略了相關的安全保障;

二、臨時從台灣派往採訪的新聞記者,可能成為當地緊急事件通知的漏網之魚:隨著核能狀況不斷演變以及天氣風向變化,日本政府正不斷改變撤離的規模與範圍。由台灣媒體臨時派往採訪的記者,可能囿於語言、文化、社會網絡或通訊等其他因素,未必能第一時間內掌握或被告知相關訊息,而成為緊急事故通知時的漏網之魚;

三、同業應破除「離槍口太遠」的迷思:新聞界有句諺語「如果你的相片不夠清楚,那是因為你離槍口太遠了」。記協認為應破除此一迷思。因為你的相片之所以不夠清楚,是因為你的媒體提供給你的採訪設備不夠好之故。記協呼籲國內媒體主管,應立即針對最新的福島核能事故,再度與線上記者聯繫,就其採訪之防護設備與需求進行仔細評估。如果沒有確切之把握,應以線上記者之人身安全作為最優先之考量。


【記協會訊】記協提供至日本採訪回台記者諮詢服務

文/秘書處(2011.3.17)

 日本強震天災意外,造成民眾重大傷亡,國內多位媒體記者前往該區採訪,台灣新聞記者協會呼籲前往採訪的同業應注意自身安全,除回台記者會於桃園國際機場接受輻射偵檢外,記者若因採訪工作感到身心疲乏,記協提供簡易自我評量(見附件一),並由專業心理諮商所提供本次前往日本採訪的媒體工作者60分鐘「心情調適」諮詢服務,協助記者抒發壓力,並建議各媒體主管給予記者適當休假,避免造成身心負荷過大。
 

聯合心理諮商所(http://www.veryhelp.org

地址:台北市基隆路一段147巷5弄42號
預約電話:0800-00-1385
/週一到週五下午1:00~晚上 9:00
/週六10:00~17:30
 
台灣新聞記者協會  
電話:
02-23410044
地址: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二段88號9樓
 
 

附件:

自我壓力評估表
節錄香港記協出版刊物:《第一時間到現場 ─ 災難新聞安全採訪手冊》,全文請至http://www.hkja.org.hk/site/portal/Site.aspx?id=A1-782&lang=zh-TW(線上版連結)
 

節錄-第五章 情緖衝擊的處理
 
新聞工作者採訪死傷枕藉的天災天禍時,不時有意無意的壓抑感情,以便在截稿時間前完成工作,但這不等於這些可怕經歷不會對我們造成影響,部份人甚至出現創傷後壓力症(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多倫多大學自由論壇二零零一年發表的研究發現,在一百四十位受訪戰地新聞工作者和六十九位其他新聞線記者中,雖然大部份受訪者均未出現心理困難,但在出現創傷後壓力症的記者中,戰地記者的罹患機會是其他記者的三倍;而長期在衝突地區做報導的新聞工作者,四人就有一人以上罹患創傷後壓力症,患病比率更是一般警員的兩倍多。

 問題更大的是,有關疾病不一定即時浮現,徵狀會因為個人的情況、事件的可怖情況而令出現的時間不一,個別人士可以在一年多後出現。
 
1)      我有創傷後壓力症嗎?
  
 在初期的震驚感覺慢慢減退後,若短期出現下列情況,當然要注意和處理,而如果以下情況出現超過一個月,個人生活明顯受到影響,便有可能患上創傷後壓力症:
      有關事件不自主地在你腦海中反覆重現,有時還會伴隨心跳加速、冒汗等現象;
      情緒無故變得強烈和波動:你可能會變得比平日容易煩躁、惱怒、焦慮、受驚、高度驚覺,並且反應劇烈,但有時又會變成抑鬱、離群,甚至逃避參與平日喜愛活動;
      設法避開一切與該次打擊有關的思想、感情、活動或場合;若接觸到與創傷事件有關的事物,會產生各種生理反應,如頭暈、心跳加速、呼吸急促、臉色發白等;
      較難集中注意力或作出決定,容易感到混亂;
      時常失眠或者發惡夢;
      有罪疚感或無助感;
      對周遭事物變得麻木、感覺遲鈍;
      失去性慾;
      身體徵狀會隨著壓力的增強而出現:例如頭痛、噁心及胸痛不適,甚或要接受診治。
 
2)      減輕壓力有法

在採訪恐怖襲擊、天災或其他痛苦經歷之後,有不愉快的感覺是正常的,你可以透過以下方法平伏心情:
ˇ讓時間給你療傷:這段日子預計會是你人生中一個困
 難的時期,就讓自己為失去了的人和事物表示哀悼,
 及盡量容忍一下自己情緒上的改變;
ˇ將那些可怖經驗與「行家」、親朋戚友分享。若傾訴時
遇上輕視或認為你的遭遇不值一晒的反應,不要氣
餒,請繼續與其他人仕分享;
ˇ參加一些消閒的康樂活動,適當的運動及鬆弛方法可
減少焦慮不安的情緒;
ˇ盡量放假,讓自己偷閒去進行一些令你愉快的活動和
嗜好,如果你自忖可能會胡思亂想,請不要一個人旅
行,以免屆時孤立無援;
ˇ自願尋求專業支援,包括相關機構和專業人士;      
ˇ參與一些由專家領導的小組討論:你會發現不少人有
你的反應;
ˇ建立健康的生活模式,即使失眠,切記避免飲酒和濫
用藥物;
ˇ若情況許可,避免在此時作出一些生命中的重大決
 定,如轉行或轉工,因為這通常會為你帶來很大的壓力。
 
切記不要:                                       
       
Χ怪責自己;
Χ隱藏自己哀傷感覺;
Χ迴避重提意外;
Χ飲用過量的咖啡、酒或吸煙;
Χ刻意使自己過度疲累;
Χ不定時餐飲。

 若出現創傷壓力症,你便須匚要尋求專業人士(如臨床心理學家、精神科醫生、輔導員、社會工作者等)的幫助。
 
3)      管理層的支援
傳媒機構亦能向採訪死傷枕藉的災難或恐怖活動的前線人員提供幫助,包括:
ˇ每次大型天災人禍後,管理層可與採訪的記者回顧事件,一來讓他抒發感覺,起減壓作用;二來亦可讓他談談公司的安排,以便作出改善。
ˇ不要記者連續採訪死傷枕藉的天災,若連續採訪一周,應該與有關記者商討是否須要換人,有關記者回港後,盡量讓他們休息,更不要讓他們即時再採訪其他死傷意外新聞,以免他們心靈繼續受創傷。
ˇ為出現創傷壓力症病徵的記者提供心理輔導服務或治療。
ˇ改變新聞部內「記者不求人」的氣氛,減低記者作出調適的心理障礙。
ˇ若記者出現創傷後壓力症或相關徵狀,管理層應向他們保證,其職位、採訪機會及地位不會因此
受影響。


【記協會訊】政府資訊公開限制多 記者只能靠自己?


文/宋小海

 卓越新聞獎基金會、數位典藏新聞倫理資料庫、台灣新聞記者協會、台灣大學新聞研究所、中央社和等單位,3月11日在台大新聞所舉辦卓新論壇,以「政府資訊公開法與採訪權」為題,探討法律規定與媒體實務的差距。


三種揭露 三種阻礙

 論壇主持人由卓越新聞獎基金會新任董事長胡元輝擔任,並在討論前宣讀政府資訊公開法第1條,「為建立政府資訊公開制度,便利人民共享及公平利用政府資訊,保障人民知的權利,增進人民對公共事務之瞭解、信賴及監督,並促進民主參與,特制定本法。」,強調這一法條精神就是已經明確說明,政府資訊公開法是促進民主的基石,顯見這個議題的重要。

 政治大學新聞系副教授陳百齡指出,所謂的「陽光法案」可粗分三類,包括讓民眾或媒體有權瞭解政府當前施政的《政府資訊公開法》、針對過去歷史資料的《檔案法》,以及《公務人員財產申報法》。

 陳百齡表示,目前政府資訊公開的障礙可分為三點,首先是以「國家機密」拒絕公佈或延長解禁年限,並且以「妨害國家機密」的不確定法律條款限制,造成很多應該公開的資料變成機密,很多關於環保、核能的資訊,政府為政策辯護,人民卻無法取得數據質疑,即造成資訊不對等。

 第二項障礙來自個人資料的保護,導致採訪不易進行,例如司法院的法學資料庫的判決書,過去只要知道原告、被告是誰就能查閱,後來卻甲乙丙丁替換,增加搜尋的門檻。陳百齡也舉自身學術研究,向政府機關調閱土地申告書、日治時期的戶口資料等,經過多次公文往返手續才得以進行,若是新聞記者根本不可能有時間等待。

 陳百齡認為,目前政府將「資訊外包」更是一大障礙,大量電子化的資訊政府不見得有能力處理,便轉交給民營公司。先前陳百齡曾要調查2009年八八風災的電話爆量情形,透過公文雖經主管單位同意,最後才發現資料在六個月後就被刪除,公務員卻不須直接負責。此外,外包資料庫除了會將資料據為「商業機密」,亦會收取檢索費用,造成財力單薄的研究者或媒體若遇所耗經費過大,便只能放棄研究。

依法「不公開」山不轉 記者自行找路轉

 「線上記者在跑新聞,如果每天靠《政府資訊公開法》,大概不用混了。」已從事新聞工作第11年的自由時報記者劉力仁表示,實務上記者通常必須事先掌握研究報告瞭解政府施政,會私下詢問官員或瞭解研究學者是誰。

 劉力仁說,記者除了憑在政府官員間的人脈,還是要自己整合資訊抓出脈絡。他說曾有一名同業按《政府資訊公開法》申請資料,該單位也其第18條第1項第3款回覆表示「政府機關作成意思決定前,內部單位之擬稿或其他準備作業」做為不公開之理由。

 台灣大學新聞所教授張錦華則回應,以自己作研究為例,記者希望能夠盡快研究者公布研究、作成新聞,但研究沒完成前就是沒法公布。政策和研究在這一點上有相似之處,在形成過程中,的確尚未有成熟的答案,應暫不宜公佈相關資訊,在資訊儘速公開與否、選擇何時將資訊公開,以及應該如何與新聞採訪相平衡,這些也都是值得思考的問題。

 陳百齡則補充,記者必須注意與消息來源的互動,特別是積欠「深喉嚨」的人情恐怕有朝一日必須償還;如果不是透過機構的權力而是靠著個人的關係,會有副作用產生。

 陳百齡也覺得,記者本身也可能涉及風險,像壹週刊就被國安局搜索過,因此如果沒有制度保障,記者機構或消息來源會蒙受極大風險。

 長年關注環境議題、公視「我們的島」製作人于立平則說,在環保署環境影響評估會議時,面對企業廢水排放是否汙染,特別是高科技產業的排放元素,企業常以製程是商業機密為由(《政府資訊公開法》第18條第1項第7款之「營業上秘密或經營事業有關之資訊」),拒絕全部公開資訊,此舉卻可能導致環評委員及外界難以掌握健康風險而判定錯誤,記者也很難拿到更詳盡的資料。

政府資訊公開龜縮 採訪權何在?

 于立平指出,姑且不提資訊公開法,記者光是在採訪、拍攝就遭遇許多困難,像桃園工業區的汙水處理廠的違規事件,公視既打電話也發公文,但工業局及汙水處理廠拒絕拍攝採訪,等於把溝通大門關上;另外像去年苗栗縣大埔、灣寶的農地徵收事件,記者約訪苗栗縣政府人員亦困難重重,只能透過縣政府新聞稿以旁白處理;彰化縣政府面對中科四期議題亦常拒訪。

 「曾為記者,應該瞭解記者應有的本份。」她表示,現在有許多媒體工作者進入政府單位,從事新聞、公關工作,也瞭解媒體的生態,因此常透過反覆詢問、向記者強調自己與媒體高層之交情,做為間接施壓的方式。

 她更舉例,公視曾在去年台塑工安意外時,擬採訪台塑對勞工之安全保障,當記者傳送採訪大綱給政府勞工相關部門,過沒多久卻接到台塑人員來電,質疑記者為何採訪。她認為政府轉告企業,而企業對媒體施壓,實在非常「奇特」。

 于立平感嘆,記者採訪不一定是要批判政府,而希望透過媒體等資訊公開的管道,讓大眾可以討論、找到問題核心,但連溝通的機會都沒用,更不用說找到問題的核心。

公民記者 邊緣發聲

 于立平說,就連公視採訪都遭遇許多困難,更不要說自行發聲的「公民記者」在許多政府部門根本不受承認,導致很多像朱淑娟這樣的獨立媒體記者,必須「靠行」,成為公視、環境資訊電子報的特約記者,才能減少採訪的困難。

 她認為,像記協等專業團體可協助有心的獨立媒體人,成立「獨立媒體聯盟」等機制,個別成員享有自主的採訪權,也擴大這些獨立媒體人在其他媒體曝光的機會,讓獨立媒體環境也可以更好。

 劉力仁則說,既有媒體記者與當前所謂的「公民記者」大多沒有競爭關係,反而可發揮互補效應。他提到現今公民記者與政府單位等關係,提醒大多數的公民記者在報導還是要避免流於主觀論述、注重平衡,才能得到受訪單位的尊重:「任何被你點到名的人都有表達意見的權力。」

 劉力仁分析,公民記者在內容呈現常缺乏官方的聲音,長久導致官方反感,最簡單的回應就是封殺公民記者。如果公民記者有協會或其他組織做為溝通聯繫平台,官方公關承辦人員也會知道怎麼應對。

 苦勞網特約記者王毅丰則表示,自己在苦勞網已有1年半,像苦勞網的這樣的網路獨立媒體發展已有11年,在勞委會、衛生署等部會已獲得承認,與目前個別獨立記者的處理可能又有所不同。

 王毅丰也認同劉力仁的說法,表示公民記者的確必須具備某些專業性,不過是否完全符合傳統的新聞倫理也必須衡量,像去年6月9日苗栗大埔事件之前,地方媒體既有型態導致民眾無法充份發聲,在縣政府毀田後,民眾拍攝的影像便透過公民記者大暴龍傳遞出去。

 王毅丰表示,任何公民記者,或是苦勞網在新聞專業上,與主流媒體並無不同,也應該抱持客觀立場進行事件陳述,而不只是幫某些人發洩情緒,若有人認為苦勞網在新聞事件站在特定立場,也是在瞭解事件後的切入點,不是為了操作的客觀,而是期望達到實質的客觀。

要求停止錄影 新聞局於法無據

 于立平另表示,新聞局在1月份舉辦的公視修法公聽會上,現場拒絕公民記者好奇寶寶拍攝,整個過程相當粗暴。政府就算沒有主動公開,至少也應被動公開讓民眾用自己的方式將事件紀錄下來。

 「怕熱就不要進廚房。」陳百齡對此分析,新聞局既然是開公聽會,與會發言者當然要為言論負責。任何發言者若以「妨害會議進行」、或是主張民法上的肖像權等理由,要求關掉攝影機,是觀念的混淆,個人權利不應該無限上綱。

資訊公開不應虛有其表

 王毅丰提及,苦勞網曾與香港、馬來西亞的媒體交流,相對台灣資訊公開不見得比別國差。但他也同時懷疑,台灣政府除雖然會公佈許多基本資料,但與公民社會討論的需求又似乎有所距離。

 王毅丰舉例,苦勞網曾質疑環保署在中科三期的審查,環評過程看似經過環評委員激烈爭執才通過,其實充滿政治操作。為了瞭解政府主導的可能,記者後來致電話環保署綜合計畫處,瞭解環評委員名單、「共識決」為表決方式、表決方式則由會議主席決定,而會議主席則是由主任委員,也就是環保署長沈世宏所指派。王毅丰指出,苦勞網瞭解環評過程並不是透過與採訪者的人際關係,反而只是依據資訊公開法。

 僅管如此,王毅丰也反思《政府資訊公開法》的侷限,因為政府在基本資料呈現,例如環評會議的數字、資訊雖非常公開,卻也非常複雜,背後政治協商過程一般民眾更不會知道,但這些基本資訊公佈程序,卻變成政府宣稱「決策已經公民社會充份討論」的依據,以此回應民眾對政策的質疑。王毅丰認為,重要的不是表面的資訊公開,而是背後決策過程的揭露。

公益目的由媒體舉證

 衛星商業同業公會新聞自律委員會主委陳依玫說,《個資法》母法已經通過,在人權尊重與資訊流通兩端如何平衡,法務部正在規劃施行細則。陳依玫指出,《個資法》第9條規定在間接收集個資時,「大眾傳播業者基於新聞報導之公益目的而蒐集個人資料」在免告知當事人之列,卻有許多未釐清之處,包括大眾傳播業是屬於機構性還是個人?對公民記者又該如何看待?新聞報導在網路新媒體趨勢下又該如何定義?公益目的又該如何定義?

轉寄『目擊者電子報-NO.31(鏡頭後的日本災情)』這期電子報

寄信人暱稱  寄信人email
收信人暱稱  收信人email

  • 社群留言
  • 留言報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