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本報

台灣文學獨立聯盟電子報
報主:台灣文學獨立聯盟
創刊日期:2009-06-29
發報頻率:週刊
訂閱人數:211
官網:

近期電子報


訂閱便利貼


將貼紙語法置入您的網站或部落格當中, 訪客可以輸入mail取得認證信,並按下確認連結後, 快速訂閱您的報紙。
預覽圖
訂閱台灣文學獨立聯盟電子報報
台灣文學獨立聯盟電子報
-----------------------------------------------------------------------------------------------------
Plurk FaceBook Twitter 收進你的MyShare個人書籤 MyShare
  顯示內嵌語法

台灣文學獨立聯盟電子報
發報時間: 2010-01-19 05:00:00 / 報主:台灣文學藝術獨立聯盟
本期目錄
柯柏榮 ─ 監獄速寫
陳秋白 ─ 掀開最後一頁
胡長松─下課時間
陳金順 ─ 風聲水影
大浪石棉瓦─ 行車人
[公益聯播]102年最新活動大事曆
柯柏榮 ─ 監獄速寫


監獄速寫


<死刑犯>

藏一片刀仔片
將生命線
割較長的


<少年犯>

猶未轉大人
胸坎的青龍
飛過萬里橋


<老人犯>

用記持
保溫
最後一口氣


<詐欺犯>

拐siau5拐鼻假鬼假怪
監獄舞台劇
第一男主角


<強姦犯>

無穿褲的孤魂野鬼
連有應公
嘛走甲裂褲腳


<吸毒犯>

靈車佮警車咧扭大索
雷達故障的夜婆
躺咧喝咻


<病犯>

扲一把手尾錢
寄白棉棉的雲
刻佇勇健的墓牌


<獄醫>

用耳孔
節脈
蒙古籍華陀


<蜘蛛>

佈一張八卦陣
攑刀攑銃刺龍刺虎
橫屍遍野


<胡蠅>

撇手ng2、屈馬步
挺挺徛踮雞尾錐頂懸
聽候千軍萬箸來拍擂台


<虼蠽>

兩支雷達伸出壁角裂縫
試探
鐵牆的厚度


<臭腥龜仔>

修煉三季的功力
佮犯人的靈魂
比臭


<中秋>

焦痡的柚仔帽,戴佇
細漢眠夢的頭殼頂
記持的嘴瀾黏貼柚仔芳


<陷眠>

將戴規工的翁仔面剝落來
佮家己
好好仔sip一杯


<鏡>

狗仔佇天頂飛
鳥仔佇土腳爬
犯人,是啥貨?


<夜>

烏暗捧一碗月光
天星佇獄風中喝酒拳
予焦啦!腳鐐


<服從>

吞落聖旨
佇嚨喉珠仔踅一輾
吐出白賊


<吞忍>

阿母的皺紋欲按怎熨平?
當目睭仁
噴火的時陣


<心跳>

驚惶的節奏
舞弄60冬
猶原白蒼蒼


<硬骨>

硩一注重生
佮烏暗孤對削
看誰的氣較旺


......網路閱讀



陳秋白 ─ 掀開最後一頁


掀開最後一頁


掀開最後一頁
鳥隻插翅佇烏色的天
風停止佇葉頂
水花鉼[pín]佇石岩
像玻璃裂開的湧
切削過海岸

掀開最後一頁
山脈已經斷裂
也彼河呢?
溢過悲傷的目箍
佇澹溼的床巾頂
像嬰仔的哭聲,落落深井

掀開最後一頁
輪番絞滾過去失去蹤影的親人呢?
是流星墜落坑谷?
緊許願,彼天的回音
除了雷公爍爁
對坑谷射出的箭迵[thàng]過阮的心槽[tsô]

掀開最後一頁
窗外聽過啼哭聲音的風
褫開伊抾襇[khioh-kíng]的風幔
罩佇阮小小瘦瘦的身軀



......網路閱讀




胡長松─下課時間


下課時間


19冬前
學校紅牆仔邊
彼隻蹉跎馬仔e懸度
我已經講未出來
干擔會記
偎晝e下課時間
我坐值頂懸
目睭看著牆仔頭
一抱 白色e草花

我看著牆仔外面
兩個查某人
頭巾包咧
值彼條新舖e點仔膠路裡
耙粟仔

日光蒸起來
遐 一壟一壟e
金黃色e粟仔
親像流動e熱湧 滾絞
阿彼兩個矮篤矮篤e人影
嘛漸漸融值內底

其中一個
是我e媽媽

槓鐘e時
伊遠遠對我揚手
喊我入去教室
上課

2001.11.16



The breaktime / Tiongsiong Oo


I just can not tell
how tall the amusement horse was
19 years ago
near the red wall of the school.
I just remember
at some breaktime near afternoon
I rode it on
and saw the white herbaceous flowers
on the top of the wall.

I saw two women
in headscarves
outside the wall
and harrowed the rice grains
on the new-built asphalt road.

The sunlight steamed
and those ridges
of golden grains
fluctuated like spreading hot waves
gradually melting
the two short silhouettes away

one of which
was my mother’s

When the bell rang
she waved her hand to me at a distance
and urged me back to the classroom
for class


......網路閱讀


陳金順 ─ 風聲水影

風聲水影


彼暝,古意假溫純的
Morakot tsàm破咱兜戶碇
陷眠,眾人著驚tshuah青屎
走會離的,走kah噴跤脛
走袂離的,埋咧塗石山底

風咻咻吼,每點鐘
走幾十公里
吹破嘉南平洋
吹thàng中央山脈
雨雄狂siàn,每小時
落幾百公釐
淹滿田園厝宅
淹死豬鴨魚蝦

Tsiah-nih驚天動地的屈勢
這款揣死哭無爸的著災
此去,聽著風聲
看著水影,的確
長暝厚惡夢


......網路閱讀



大浪石棉瓦─ 行車人


行車人


「跟你說喔,713最近才跟他老婆離婚了喔!」「不會吧!他老婆看起來很賢慧,又刻苦耐勞,怎麼會這樣?」「還不是713都常跑大夜班的車,家中都是只剩女人孩子,臨時有個事情都找不到援手,這婚有結沒結可是差沒多少,夫妻冷戰久了,受不了,乾脆離了,耳根一乾二淨,輕鬆又舒服。」

「難道713的老婆不知道,他這麼辛苦是為了家庭嗎?」

「是 不是真的有,沒人會知道,但是各式各樣的客人一大堆,晚上十成客人中,幾乎都是舞小姐居多,若遇到沒帶車資,剛好又有需求,荒地一帶去,車上窗簾一拉,雙 方各取所需,一個是在家中得不到的,剛好可以紓解,一個是沒帶錢,沒少給司機一分爽,很公平,有時在工作上,還要適度討好電台小姐,和他們調調情,搞搞曖 昧,來多多爭取跑長途車的機會,真的辛苦喔!」

「不會吧?有這麼扯嗎?」「小老弟,我只能說,這行業做下去,好就很好,壞的話,大夜司機離婚率高居三班司機之冠!你只能,自求多福喔 !」

話說完,煙也踩熄了。在工作中的「消夜時間」和同事聊天打屁,展開「一天」的開始。誰說男人不長舌?

阿 吉,一個新手大夜司機,穿著骯髒的布鞋加上早就失了顏色的藍上衣,在檳榔的點綴下,在休息站喝著廉價咖啡,邊聽到前輩說其他同事的馬路消息,他本來是自給 自足的個體戶,但是經濟不景氣下,反而,沒什麼保障,連外頭載客人,也是團體車隊比較吃香,於是心一橫,花了老本,裝上無線電相關設備,並繳交一些費用之 後,就在今天正式開工,只希望能換個方式好好工作有新開始。

看著白板上黏著各自編號的磁鐵,配合著站內時鐘的行走步調,緩慢的流動著,
忽然,刺耳的電話鈴聲響起:「喂,XXX的xx站您好,是是是,船家女大舞廳要五台車,好,謝謝惠顧,車子五分鐘到。」

電話一掛起之後,阿吉和其他前輩,開著車到目的地搭載客人到汽車旅館,也得到意外的車資,兩千元,不過換來的,是清理加清洗車上的嘔吐物,搞到三天無法做生意,另類的「道賀」方式,唉,一步一腳印,給它幹下去吧!

再次的整裝出發,載了一個貴婦拿到五百元後,回到休息站後,手機響了 ,女友的名字和號碼清楚浮起,溫和的按了按鍵開始回話:是我,一切還好順利,下了班後我早點回來,妳早點睡。

掛 上電話,進到車內發動車子,在後照鏡裡有著開心神情的阿吉,更努力的忍受刺鼻的毒藥香水味,穿著黑色網襪的女人用腳趾在他兩腿之間遊走著,有沒有做了「是 正港查埔人該做的」沒人知道,阿吉日子裡也只有「載客、下班」一直循環,也把喝醉酒的客人送他的「贈品」甘之如飴的「享受著」,目標,已溫柔的伸出雙臂等 待著該到她身邊的贏家,只是,真的這麼順利嗎?

三個多月後的某天,正在載客的時候,無線電呼叫了:918,請打電話到中心。沒多久,回到休息站後,打了電話到呼叫中心,是電台小姐12找他,不知是誰跟她說起阿吉的長相,加上12親自確認之後,決定要「進一步認識」,於是約好在某大樓的樓下見面,當長髮披肩,穿著火紅小可愛,背上背著休閒包包的年輕女性踏進車內之後,阿吉正準備開車時,忽然看到一個人著急的敲打車窗玻璃,原來是女友背著她的媽媽,希望他能幫忙快開車去醫院,但是12說話了:「918,是我先坐上車的,別公事和私事混為一起好嗎?我怎麼能給你好康的?」

搖起車窗,急速前進,這時的阿吉,是該「丟下麻煩」好好往事業衝,若妳懂我,一定會知道,我的用心。口中默念著,彷彿是要把「無奈」優美化,「竊喜」藏心房,一旁的12,以塗著鮮紅色的雙唇在阿吉耳邊輕吹,眼帶曖昧的微笑著,兩腿相互摩擦著,這娘們夠騷!不用可惜!在各取所需的功利社會中,這是很公平的,一場交易。

和12的事情結束後,果然阿吉出車的機會多了不少,他的確是憑著「本事」賺錢,而旁人只能乾瞪眼,有「付出」才會有收穫吧!嗯,的確是的。

早上回到家之後,他從大樓的信箱拿出了自己的信件,一個大型的牛皮紙袋,打開一看,淚,無聲落下。

裡面只有訃文和一張撕毀的兩人合照,附上一張紙條,上頭寫:你的心意,我,知,道,了。

阿吉搖頭,並撕掉那張紙條,灑向天空,大聲冷笑著:這下子,麻煩,都沒了,空了,可以好好「衝」!
只剩地上殘缺的碎片,靜靜的陪伴他,躲在無人注意的角落,不知該哭,還是該取笑。



......網路閱讀



推薦訂閱
【讀本書】小聲說話|不討厭排斥不等同於愛@【嬉遊文字】
<數位之牆>國際化,是台灣網際網路產業的最後活路@【數位之牆】
轉寄『多樣語言的文學價值』這期電子報

寄信人暱稱  寄信人email
收信人暱稱  收信人email

  • 社群留言
  • 留言報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