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本報

台灣文學獨立聯盟電子報
報主:台灣文學獨立聯盟
創刊日期:2009-06-29
發報頻率:週刊
訂閱人數:211
官網:

近期電子報


訂閱便利貼


將貼紙語法置入您的網站或部落格當中, 訪客可以輸入mail取得認證信,並按下確認連結後, 快速訂閱您的報紙。
預覽圖
訂閱台灣文學獨立聯盟電子報報
台灣文學獨立聯盟電子報
-----------------------------------------------------------------------------------------------------
Plurk FaceBook Twitter 收進你的MyShare個人書籤 MyShare
  顯示內嵌語法

台灣文學獨立聯盟電子報
發報時間: 2010-01-27 16:00:00 / 報主:台灣文學藝術獨立聯盟
本期目錄
陳金順 ─ 【台語詩】Siraya生態誌
左岸潮聲 ─ 豆漿謳歌
Catherine Yen ─ 山稜線是我最後站立的位置
邱一帆 ─ 定定仔,定定仔
胡長松 ─ 台語長篇小說《大港嘴》連載
台文戰線第17期出刊
首都詩報雙月刊第二期出刊
[公益聯播]信義、南港區身心障礙者資源中心-徵求行政志工!!!!
陳金順 ─ 【台語詩】Siraya生態誌


Siraya生態誌


0.阮的名號做Siraya

阮佮山林的vare
約束
阮參天頂的wagi
約束
阮kiāu Alid 的祖靈
約束

佇風颱雄狂的
時代裡
佇地動走山的
困境裡
佇年久月深的
鄉愁裡

阮欲用生命證明
是人毋是番
阮的名永遠
號做Siraya

1.刺桐花

紅艷的色緻
是阮千古不變的
熱情印記
毋通kā阮當做愛
抹粉點胭脂的
摩登少女
阮的紅是開天地以來
上界春天的
服裝展示

2.檳 榔

一粒一粒的青果
是自古以來
文人雅士的最愛
蘇東坡的詩裡
有阮
曹雪芹的紅樓夢
有阮
郁永河的竹枝詞
有阮

陳雷的鄉史補記
有阮
上界Siraya的
Abiki

紅媠烏大扮
街頭巷尾的紅血
Ùi毋捌字兼無衛生的
嘴瀾出口
毋驚眾人kā阮抹烏
平埔祖媽的牙槽
減采 會當出庭做證
莫講阮透濫色情
青春少女的肉體
毋通出價

3.胭脂葉

阮大扮青翠的葉身
是植物光合作用
上界Romantic的
證明

阮滿腹的熱情
Phīng紅朱膏 的血色
閣khah紅艷

無論雨來抑好天
阮攏徛佇轉彎踅斡的
九層嶺
恬恬守護大目降的
春夏秋冬

毋管風雲變化
阮攏一直屈守
予所謂文明
侵門踏戶的
悲情祖地

4.梅花鹿

400冬前
Formosa的平洋曠野
是阮祖先自在走闖的
天然地場
阮飄撇的形影
溫純的性地
予佬仔 剝皮袋粗糠
騙走Siraya
日思夜夢的牽掛

400冬後
佇懸樓滿天的Formosa
阮野生的本領拚輸人工
成做被野生動物
保育法特別保護的
少數族群,干單
墾丁社頂公園
火燒島的草埔
歷史冊裡的插圖
留落阮飄撇的形影

5.山 豬

圓kùn-kùn的身材
毋是阮愛貪食
人間的山珍海味
烏lu-lu的外表
毋是阮愛蹉跎(tshit-thô)
袂曉準節(tsat)的標記

佇山林、草埔走鏢
連猛虎、猴群
攏愛讓阮三分
阮的尖嘴獠牙
是專門佮刀箭對敵
上界勇的武器

──2009.7.26寫佇台南大學碩士生研究室
  2010.1《台文戰線》第17號


......網路閱讀




左岸潮聲 ─ 豆漿謳歌


豆漿謳歌


磨難之前
因愛情的潤澤而飽滿了勇敢
哪怕香消玉殞
面對
是一種幸福的姿態
就算曾經堅若如是

在陽光下甦醒
於不悔的愛戀中壯烈
如果
黃豆的一生
是首潔白柔和的詩
那麼......

涓滴成漿的宿命
在曙光之前
悄悄地譜上了曲
等候著溫暖空虛的胃
寂寞的心


2010/01/21



......網路閱讀



Catherine Yen ─ 山稜線是我最後站立的位置


山稜線是我最後站立的位置


嘹亮的歌聲
曾在夢中聽到
我聽到過去與未來
擦身而過
變成瘖啞與脆弱
老鷹銳利的眼睛
再也看不到太陽

Arawnag,
曾經是部落與大自然對話的地方
遺忘太深
祖先的足跡已逐漸模糊
黑色平坦的路上
我用力地踩
卻無法留下腳印

山很難親近
我知道它的深奧
溪水清澈
讓我學習溯源的勇氣
颱風令人懼怕
使我懂得敬畏天地

那動人的歌聲啊!
是風的聲音
是溪水的聲音
是海浪的聲音
我瞭望海洋
緩緩起舞
我的舞步來自海浪

山稜線是我最後站立的位置
海邊的礁岩
我再也站不穩
山海中間的海岸線
我看不到我的腳印
找不到回家的路

走在山稜線上
浮在海平面上
我的血液與肌肉跳躍
部落唯一的吶喊
是夢中無法醒的聲音
高亢地穿梭古今

Arawang:地名,古老部落名。
讀拉黑子‧達立夫的“混濁”後而作此詩。



The Ridge Line, My Final Standing Position


Song that loud and clear
Ever been heard in the dream
I have heard its past and future
A flahsing
Becoming mute and vulnerable
Sharp the eagle eyes
Seeing the sun no more

Arawnag,
Once a place of dialogue for nature and tribe
Deep the forgetfulness
Obscure the ancestor's footsteps
The road is black and flat
A heavy tramp
Leaving no footprints any more

Difficult is the mountain to close
But I know it's esoteric
The clear stream
Let me learn the courage in traceability
Fearful the typhoon
Let me know the reverence toward heaven and earth

That pathetic songs
Is a sound of the wind
a sound of the stream
a sound of the waves
Observing the ocean
A slow dance
My steps from the waves wandering its waste sea

The ridge line, my final standing position
The reef along the seaside
Instable as I can stand
The coastline amid the ocean and hill
I can’t see my footprints
Can not find the way home

Walking in the mountain ridges
Floating over the waterline
Leaping my blood and muscle
The only howl of the tribe
Is the voice of a dream un-awakened
Indomitably shuttled the past and present


Arawang: location name of an ancient tribe
After reading La He Tze’s book “Chaos” , I therefore write down the poem..



......網路閱讀



邱一帆 ─ 定定仔,定定仔


定定仔,定定仔


定定仔,定定仔食
毋好食忒遽
忒遽會哽著
定定仔,正食得出
各種味緖

定定仔,定定仔行
毋好行忒遽
忒遽會跌倒
定定仔,正行得出
穩健个腳步

定定仔,定定仔講
毋好講忒遽
忒遽會鴃舌
定定仔,正講得出
生活个道理

定定仔,定定仔聽
毋好聽忒遽
忒遽無消化
定定仔,正聽得著
生趣个故事

定定仔,定定仔看
毋好看忒遽
忒遽無印象
定定仔,正看得著
人生个意義

定定仔,定定仔做
毋好做忒遽
忒遽毋幼秀
定定仔,正做得出
人生个價值

定定仔,定定仔
在這無時閒个社會
定定仔,定定仔
在這無頭神个時代


......網路閱讀



胡長松 ─ 台語長篇小說《大港嘴》連載

 
*本台語長篇小說獲國家文藝基金會創作補助* 

 
  大港嘴 (05)之三



「啥物奇怪的阿婆?」
「唉呀!我嘛無清楚﹐毋過聽人講過﹐是我的一个姑婆祖。」
伊按呢講的時﹐面有一个奇怪的表情﹐ká-ná暗崁啥貨﹐伊目眉頂頭的二塊頭額骨phok懸袂輸弄獅的獅頭頂--a phok的彼二丸。「伊自較早就四界﹐浪流連袂輸súaⁿ狗一隻。我bat佇山崙看過伊的寮仔﹐用樹枝佮菅芒起的﹐伊無穿衫褲滯佇hin﹐臭hiam-hiam。是一个予人感覺見笑的阿婆。」伊講「見笑」的時﹐我的心肝liô-á tiuh一下。
「阿你拄才講保甲壯丁團是啥物情形?」
「喔﹐he歷史的代誌要問阮兄哥才知。着啦﹐你敢有聽講海墘仔hia死一个少年?」
「有啊!毋過he到底是啥物人?」
「死者叫做李東俊﹐是gún堂的左護旗﹐伊的老李碌是阮的堂主。」
伊講「李碌」的時﹐我的嚨喉底發出一聲「Ah!」。
「按怎nih?」
「無啦。我只是底想﹐彼个叫做李東俊的是按怎死的?」
He敢著講?定著是宋幫hia跤數的小人步數。唉﹐毋ká-ná共刣死niâ﹐閣共侮辱ka̍h伊死的時倒笑笑光溜溜攏無穿完全是一个袂見袂笑的模樣﹐見若誰攏會發紅。
「你有去看?」
「有啊!我去看的時刀仔已經位伊的púe﹐血流焦去的孔嘴予我想反烏的仔殼。tīng閣臭。唉莫閣講矣。橫直有一工﹐這个冤仇是愛報的。
伊偃頭行路的姿勢ká-ná受著啥物打擊﹐或者﹐應該講是位伊嘴所講的「冤仇」二字湠出來某一種「屈辱」的感覺。我想無﹐一个人無代無誌哪會像伊按呢褪腹theh佇路裡行﹐閣何況是按呢的落雨時﹐若毋是底展勇閣有啥物原因?
我雄雄聽著頭前有一群人底喝咻的聲﹐彼个聲音位廟邊的一間倉庫傳出來﹐予雨聲hip咧﹐因為人的聲聽袂清﹐袂輸是彼間倉庫佇雨中底踅踅唸。潘文達講:「到矣!我看怹可能閣冤起來矣!」
阮到位的時﹐一个人tshá佇門口﹐有二个人想欲tsông出來的款﹐其中一个生著瘦猴瘦猴﹐嘴裡大聲嚷:「予阮出去﹐右護旗!」
「我講過矣﹐報冤嘛就揀時﹐晉毋是報冤報仇的時陣。」
「是按怎?咱左護旗按呢hông糟蹋﹐閣袂見笑nih?有冤毋報﹐敢算是kioh數?」
「幹!你共恁pē嗆啥物kioh數?」彼个右護旗變面﹐na kiāuna夯懸﹐直直就對瘦猴的面siàn落。「Hín講欲kap怹戰到底的時﹐是啥人喝講欲妥協﹐欲去揣議員做公親的?這馬lān-tsiáu-á hông割去矣才嫌我無hiannh褲予你穿sī-m̄幹怹娘leh!若成實有kiohpē回試你﹐叫你一个人去tsàm宋幫的台thái叫左旗來哀叫母求情?聽清楚旗挺你﹐恁pē是無可hiù你--矣啦。
彼个瘦猴予人拍一下un佇土跤兜leh吼﹐閣毋是大吼﹐乾焦細細聲焦tshńgká-ná查某囡仔仝款。潘文達倚佇我耳孔邊講﹐門口徛的右護旗就是伊的阿兄潘文直。
我共潘文直tàm頭﹐講:「我只是欲請教一百年前遮的抗日隊佮保甲壯丁團的代誌。」伊用利劍劍的目神看我﹐目神裡有真大的戒心。怹兄弟是完全無仝的二个人。
親像有人走過的時﹐身軀會感覺著風﹐拄才眼前的衝突對我的精神形成一種奇怪的威脅感﹐雖罔衝突佮我無致代。彼个感受接近吃飯的時雄雄聽著囡仔吼聲﹐胃就會綴leh滾絞的反射動作。到底這款反射性的威脅感是tang時形成的?閣﹐伊是按怎形成的?我攏無瞭解﹐總是﹐我對現此時家己精神狀況的衰弱感覺真自卑。這个自卑將我thsūa轉去離開都市晉前的幾個月﹐hín﹐我ká-ná跋入佇一座烏陰的熱帶樹林﹐跋入佇予酒精淹ka̍h滿滇的無日出嘛無黃昏的甕仔。佇都市﹐蝶的口氣充滿失望﹐我懷疑he佮烈酒所造成的生命的失能有關係。若講「屈辱」﹐伊的話佇我的記智內面湠做一个愈來愈大的區ká-ná漲懸的屈辱的海流共我的腦罷佔。
──使永毋去對嘛
──對啥
──你家己知影敢毋是的是你的位你出恁後pē的厝你的靈魂就受傷矣。毋過算按呢你直直用个受傷的靈魂來對待一切對待个世界你的﹐這嘛是無公平的代並無法度治你
──「直直」並無公平。算受傷毋過我並無「直直」按呢啊
──對我來講就是。
──妳只是用妳的感來入我的罪﹐若按呢妳佮彼个後pē生的小弟有啥無仝
──哪有體諒你的感受才無入你的罪啊
──所以算來你只是同情我sī-m̄
──bái毋是啥物只是你家己底怨慼命啊
──我看『毋是啥物』只是妳高高在上的私的想法。
回想起來﹐我對我家己講會出hia呢冷淡的話感覺真驚奇。蝶小可細粒籽、骨感金滑的身軀經過時間的作用﹐成做記智佮夢境內面倔強的實體﹐ká-ná遠遠佇hia底共我監視﹐伊的目光成做我艱苦罪罣的酷刑。我的確知影毋是蝶所講的按呢﹐身世佇我的生命就是一切﹐伊會認為毋是啥物﹐he是因為伊的身世一無欠點﹐就佮伊日常生活的物件仝款平凡﹐就佮甌仔、手套、桌布仝款無啥物特別。我詳細想﹐「毋是啥物」正是我感覺著受侮辱的源頭。蝶對我的理解竟然hiah呢淺薄﹐閣這呢大大典典評斷我的感受﹐予我姑不二衷跋入閣較深的孔嘴內面--去。蝶並毋是無智識的莽撞的人﹐伊仝款無法度閃避日常性的角度﹐結果造成我的受辱感﹐這予我雄雄有酒醒的感覺。眼前倉庫的結構予我一个奇怪的印象﹐毋過我講袂出來佗位奇怪﹐過一時仔﹐我才看出來﹐沉佇土跤親像隘門的物件原來是一座一座窗仔變身的。地層落陷﹐原底的門較低﹐顛倒沉ka̍h tshun一縫﹐看著親像是狗洞。鼓聲tân﹐彼群少年家共傢俬提咧﹐照潘文直的命令開始練宋江陣陣頭。親像怹真服伊。怹佇倉庫的khōng-ku-lih土跤兜跳懸跳低﹐盤徙怹的跤步﹐套招﹐tsiâu-tsi̍k怹的屈勢﹐hí-hé叫。
「你講恁老母共你講的名是李碌?」潘文直用半信半疑的口氣問我。
「是啊。」
「阿恁老母咧?叫做啥物名?」
「林金釵。」
「喔!」我聽出伊的聲嗽雄雄轉變﹐ká-ná化學作用﹐真明顯﹐我臆伊可能知影我的母的過去。「嗯﹐按呢我知矣。算起來咱是親情咧。你拄才問我咱庄抗日隊的歷﹐我就共你講一截﹐是我所查著的﹐記佇《明治憲兵隊史》的文獻:『190247一向林大協同的李添丁所率的抗日員江義的父親江火石奉林五琛之命夜晚入睡時射殺李添丁﹐閣放火燒厝同日﹐該庄保正宋立唐所組織的保甲壯丁團也捕最後幾位李添丁的下林、林、李勞生、李必、李國、潘仔水以及協助江火石射殺李添丁的江義不久全加以殺害。』你敢看會出其中的意義?」
伊提出伊的筆記予我看﹐自信的口氣予我想袂到﹐佇伊利劍劍的目光內面﹐這段歷史ká-ná無比的沉重﹐充滿血的重量。
「我乾焦看著屈辱。」我講。
 
「代誌毋是按呢!江火石是有義氣的大好人。」
「你哪會知?」
「這本底就通人知啊!閣再講﹐江義是我的親外公。」



......網路閱讀



台文戰線第17期出刊



台文戰線第17期出刊



台文戰線 第17號 目次

【社長的話】

行向更加曠闊的文學大道/方耀乾
【編輯室筆記】
生態的文學,文學的生態/胡長松
【第一屆鄭福田生態文學獎拒選落選詩展】
阿立祖匿佇梅花鹿的斑紋中轉來/張德本
心內樹/陳秋白
Siraya生態誌/陳金順
台江內海/陳正雄
流浪者大合唱/施俊州
悲喜牛稠溪/慧 子
陳秋白的公開批/陳秋白
三仙老公仔標的假面/張德本
【文學思路】
時代考驗青年、青年創造時代?:《胡民祥日記:1958-67》專題訪問(下)/胡民祥.施俊州 
【詩】
綠島隨筆/佇馬公睏晝◎林文平
228手護台灣/支那憨神症頭◎蔣為文
冬天ê海灘/予阿嘉/解放總統府◎莫渝
來買彩券哦◎柯柏榮
落葉/美蝶◎莊柏林
寶島走馬燈/往天堂的機票◎陳潔民
白了工◎唐秉輝
車陣/上海ê二二八戰爭◎葉衽榤
車頂的台灣人/腳邊紅葉◎曾貴海
思念這呢厚◎京城
官字二口◎趙迺定
樹公仔/溪水/吵鬧的世間◎李秀
種田人◎高月員
永靖枝仔冰◎陳胤
誠濟人,毋敢入去◎郭文玄
一暝ê雨◎林裕凱
永遠的秋天◎a-hi
【散文】
台文筆會起鼓筆記◎胡長松
嘉南大圳e起造師--八田與一◎張春凰
【小說】
訣別情愛赴劫品◎林央敏
《大港嘴》(6)◎胡長松




台文戰線第17期 2010.01
每期200元,一年4期700元
請劃撥:42264462
戶名:蔡宛玲





 
轉寄『多樣語言的文學價值』這期電子報

寄信人暱稱  寄信人email
收信人暱稱  收信人email

  • 社群留言
  • 留言報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