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本報

台灣文學獨立聯盟電子報
報主:台灣文學獨立聯盟
創刊日期:2009-06-29
發報頻率:週刊
訂閱人數:210
官網:

近期電子報


訂閱便利貼


將貼紙語法置入您的網站或部落格當中, 訪客可以輸入mail取得認證信,並按下確認連結後, 快速訂閱您的報紙。
預覽圖
訂閱台灣文學獨立聯盟電子報報
台灣文學獨立聯盟電子報
-----------------------------------------------------------------------------------------------------
Plurk FaceBook Twitter 收進你的MyShare個人書籤 MyShare
  顯示內嵌語法

台灣文學獨立聯盟電子報
發報時間: 2009-10-27 16:00:00 / 報主:台灣文學藝術獨立聯盟
本期目錄
張德本 ─ 西拉雅
陳寧貴 ─ 面對 --- 碎裂之戰
Catherine Yen ─ 站立者對孩子說
胡長松 ─ 台語長篇小說《大港嘴》連載
[公益聯播]城市議題工作坊
張德本 ─ 西拉雅

西拉雅

歕出來的燻煙中
彼個老阿嬤喙唇吮震動
親像跳動
西拉雅
平埔族的喟脈

豐祭舞步圍踅佇柚子樹跤
柴火位中央漸漸熄滅遠古的記憶
青斗石船渡烏水溝偎岸
燈燭點著每座溪畔的村社
起無偌久的文衡廟前
平埔少年
擲落最後一隻獵刀

尫姨咬的檳榔汁也閣紅紅
刺面的姑娘招羅漢腳翁婿
西拉雅
妳是干戈盡出
血緣融合的後代
頭毛長長流動
黑波轉踅的河
鼻樑留著
山脈原始的挺秀
身軀肩頭懸佻
深山松梧的翠蓊
眉頭目睭不時咧編織
晚春上迷醉的漁網

招婿後
伊冠一個漢姓
風颱一來
烏雨的路攏淹做江流
平埔少年著急偌
岸邊欲划走的小船
少年揣姑娘前來的跤印
轉去最初的林地
凡是激情的攏寄意佇山內的大水
大水位野林沖向平原
被引入一條條堅直的圳溝

妳的愛恨漸漸佇禮法中建立
愛佇山外無比山中悲壯
恨佇人間閣卡深佇林間
西拉雅
啥物深高的情念發滿山坪的野草莓
突然攏變做園埕內專誠的菊花

溪流沖入大海堅持最後的弓
堅持上界尖利的箭頭
瞄射末代的月娘
狂風吹過溪岸包圍溪石
官芒花飛白阿立祖的額頭
公廨連夜急雨
為何天界只傳來淡薄鬱悶的雷聲
啊!西拉雅的舞步
莫非塵沙即欲落定
閃雷啊!雷公爍爁
看!血佇雷雨中爆開
獷野的熱焰
西拉雅
妳面容的天色
閃雷中
變幻陣陣玫瑰的紅
茉莉的白

歕出來的燻煙散了後
遮已經是漢人的城鎮
西拉雅
妳到底落入佗一個門第?
鼻琴聲親像也傳佇彎蹺的街尾
平埔少年深凹的目眶
匡牢暮色中的日頭光



註:原詩1978年3月用北京語寫成,同年登佇前衛文學叢刊第一輯「微細的一線香」。這首詩有可能是目前用現代詩手法表達平埔題材上早的作品之一。

陳寧貴 ─ 面對 --- 碎裂之戰

面對 --- 碎裂之戰



暗到同墨水共樣
我等蓋像佇墨水肚
恬恬緊泅

一隻一隻介猴仔、鳥仔
一頭一頭介樹仔
全部都睡落覺
連透氣聲也聽無到

我等輕手輕腳
慢慢慢慢摸到
中國海盜林道乾賊營前
囥佇榮榮樹叢
這時節,恨意
既經驚濤駭浪
湧入心肝底肚

我等正愛摸入賊營
無愐到該兜賊仔
蓋早得到攻擊消息

一大陣銃聲
打破分黑玻璃
蒙等介恬靜山林
黑玻璃突然 
裂 ~ 開 ~ 四 ~ 散 ~
銃子像恁毒虎頭蜂穿入我等介
頭那
胸脯
肚司
手腳

我等介圓身
還赴毋到來喊痛
血,就火山爆發樣
噴到歸山林

日頭一出來
分人看到台灣
處處黏等血紅介歷史

●附記
1563年中國海盜林道乾,躲避朝廷追緝,率數百賊眾,
隱遁來台。他們任意劫虐打狗山西拉雅瑪卡道平埔族人,
卡道族人憤怒至極,商議多時,某夜,全體男女出動進行反擊--


Catherine Yen ─ 站立者對孩子說

Catherine Yen ─ 站立者對孩子說

(後山的空間--拉黑子)


站立者對孩子說


孩子,你到很遠很遠的地方,希望你是狗和老鷹一般
當你走得很遠,更需要kakacawan,因為要休息
當你的速度愈快的時候,你不會忘記你的階級是ciopihay
當你發現那個世界的時候,不要忘記頭上的羽毛是父親給你的
當你思念部落、親人時,用狗的聲音傳遠給你的階層
用你銳利的眼睛找到方向
用你狗的嗅覺找到回家的路
當你想要找回自己的時候,用這一首歌來感動自己、反省自己

Wawa ano tayra kiso I maraayay a sera mamaan malecad o waco ato arekakay.
Ano maraay ini ko kakacawan kopihifangan ano hacikay aka
Tawalan koselal iso a miawawway
A no maaraw iso koromaay aniyaro kiso aka tawalen I falohang
Painian no mama ko opih iso
Ano mailo to niyaro ato malinaay mafana kiso to soni no waco

後記: 上文是1998年夏, 拉黑子.達立夫為優人神鼓劇團製作”精神山”的一組作品,呈現於法國亞維儂戲劇節。 當作品準備出發遠行時,老頭目Lekal Makor為作品與拉黑子祈福之祝禱詞。2000年拉黑子.達立夫成為亞洲文化協會受獎人。(拉黑子.達立夫的「颱風計畫與南島語系」見之本人部落格」。


Marangpapaw、Mayawaping 和 Makotaay

智者Marangpapaw 將五大氏族組織起來構成部落,有了八大年齡階級,有了ilisin才有Cepo’,才知道我們是人。

他是站立者,因為他走了,卻留下這個部落Cepo’……1877年後,Mayawaping 頭目哾,如果要結束這一場戰爭,我們必須犧牲所有部落勇士的生命,才能讓我們的母親、孩子及後代生存下來。

這位智者Mayawaping站立者走了,卻留下Cepo精神,創造Makotaay部落,才發現他們的部落好大,我們才有世界的觀念。

《1877年Cepo事件》 : 1877年,Cepo 族人因不滿清軍將領吳光亮未取得秀姑巒溪河道的運輸機能,以替代由成廣澳(現今指成功)運量至璞石閣(現今指玉里)的不便性,派兵駐紮於族人活動區內,清軍大量徵役族中青壯年,藉故騷擾百姓,調戲婦女,引起族人強烈不滿,發生摩擦。最後因漢人通事被族中青年所殺而引發戰爭。Cepo 事件研究可參閱莊雅仲的《原住民部落重大歷史事件-大港口事件》。

《Mayawaping》: 1877年Cepo部落(現今港口村)的頭目,率領族人對抗清軍;部落口傳敘述當時Mayawaping的心情-「他們的人怎麼一直打不完呢? 他們的部落好大啊,我們已戰勝了三次,他們依然有辦法繼續派人來打,我們雖然勝利,但也死了很多人,我們還能繼續打下去嗎?」 Mayawaping感覺一陣涼風吹過,似乎預知部落將面臨的慘痛死亡與必須的抉擇。

《Makotaay》: 很濁的溪水。1877年Cepo 事件,部落的生存空間與活動領域受到前所未有的衝擊, 從此以後,Cepo 的名字變成 Makotaay,又變成現在的港口村……Pangcah的名字變成 熟番,又變成平地山胞、阿美族、原住民,一直到現在 … Makotaay因族人在其溪邊居住,逃逸他處的族人也相繼徙回此地,逐漸形成今日的港口部落。




胡長松 ─ 台語長篇小說《大港嘴》連載

 *本台語長篇小說獲國家文藝基金會創作補助* 

  大港嘴 (04)之二
   

毋過十年的典期欲到矣伊知影伊永錢通共大坵園贖轉來矣。潘來義佇眠床神神神sàm氆氆濛濛感覺有一个人徛佇伊的床邊﹐彼个人細粒籽仔細粒籽假若是一猴。伊位彼的影--nih鼻著死神的氣味。
「你是誰?
彼个人無
位窗仔口雄雄吹入來的風﹐kâⁿ智的味予伊真痛。伊斡身﹐面對全是霉菌的壁目屎滇到目墘。已經是十幾年前的代誌矣﹐嘛是像按呢的一个早起﹐彼時伊的查某子猶出世﹐阿伊嘛乾焦有彼一个體質lám閣鰲破病的後生爾爾。「我對不你。」伊知影he伊的姊夫李添丁的影。伊感覺著彼个影佇伊勼脊骿後濁濁底喘息了後伊的胃腸大力縮一个拍一个深的嗝出來﹐袂輸欲恬喟去。
「毋過有夠矣」伊講:「你離開﹐這幾年你予我的報應凌治敢猶無夠濟
手底so毛。
是我矣﹐阿爸。」
「你走!
秋美吐一个大氣講:「妳看﹐阮阿爸伊這馬就是按呢毋知得位去矣。我想有啥物代誌﹐共我嘛仝款等伊清醒過我會為妳轉達。」[iv]
 
彼場死人的來晉前四界是規身軀臭蟲khè甲皮包骨﹐予人共怹hiàm甲親像怹tse款。痟婆潘採猶死的時怹攏是伊底的。了後痟婆潘採死矣怹嘛浪流乾焦tshun哈利一直佇伊身邊。伊活到八十外歲死晉前佮伊的查某曾仔孫滯佇林投樹林的破低厝仔。伊是佇彼欉綁紅帶仔的林投樹吊脰死--的。彼欉林投樹生甲烏kuâⁿbat四个查某佇hia吊脰。
「心﹐阿祖問妳﹐阿走﹐妳敢猶會隻老哈利睏
﹐阿袂走啦。」
「唉呀个憨查某
彼个查某人吞吞吐吐講:
「彼四个tsô͘有一个共同點﹐就是得的相思病。怹到猶是踅踅唸怹思念的名……私犯宗保叔仔的是其中一个。」
「妳敢是芙蓉春內的彼个瑪的姨婆
「毋he當是伊的大姑婆才。」
跛跤水矣伊一紲路長lò-lò冠山跤載桂竹﹐逐枝攏像在室女的hiah總共有十八枝。阿跛跤的彼嘛有三十歲矣﹐雖步沈重﹐毋過嘛是共牠的牛性地忍leh一步一步共彼竹仔拖來。佃林本徛佇田岸頂﹐伊共鋤頭囥咧對伊揚手﹐阿田洋猶是一四界的槍子孔。
「牛你的孔嘴好矣袂?一紲路通天按呢khok-khok。」
「好矣。早好矣。你無看我這馬跳跳?只不一枝無啥物。」
竹仔創啥敢是欲修理厝的
「才毋是咧是欲做竹排仔的。」
「竹排仔敢是替宋保正做的
「哼nái替彼个人做?這是我家己的。家攏拍算到海彼去網林哥看佇咱是家的份我替你做一隻﹐鬥陣去按怎
「你殼歹去。我哪會曉網魚?父母生我嘛乾焦教我種田爾爾曉啦
「你才殼歹去咧林哥種田來予炸彈tàn用啦个仝宗的林阿舍﹐閣酸閣假仙乾焦會聽話﹐予伊到尾伊的水佮猶是予你啦。較輸來佮我網仔猶實在。仔只就是你的矣袂走﹐閣講﹐無水敢毋是乾焦可惜hiah水袂凍提來淹田。」
「免啦。」佃林本共的汗擦擦咧講:「我猶是種田好。」
……白﹐開佇彼个墓仔……
……白﹐開佇你的彼枝彼枝……
﹐阿
吵我妳敢無看我唱甲tng[v]
 
教堂的柴十字架鴿徛一排婷婷
轉寄『多樣語言的文學價值』這期電子報

寄信人暱稱  寄信人email
收信人暱稱  收信人email

  • 社群留言
  • 留言報主